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沈侪楚,你可真是一如既往的无趣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39 2019.05.09 23:01

  “边防线不是有专门的大臣管辖吗?”谢怡蕴问道,嘉庆帝登上皇位以来,韦元的国运就不怎么行,开始大兇从敲敲打打,变成了满攻,以宣德侯府为首的武将一派建立了边防应急机制,一旦有了紧急情况就派人增援,像东北边陲被撕裂了,宣德家理应派人在边防线上盯着,而不是让主帅的大公子回京。

  这很不寻常,要么是宣德侯府在朝中受到了切实的桎梏,要么是圣上对大权在握的宣德家起了疑心,要么是宣德家要向圣上要什么东西,必须得一个身份恰当的人才要得回来。

  但具体原因是什么,谢怡蕴不知。

  只知道全珣回来的第一晚就带着全琮入宫了,回来之后,就把全琮的胸口踹青了。

  军务上的事,全琮从不多言。

  沈侪楚敏锐地观察到了谢怡蕴的变化,她想事情时,脑袋会不自觉偏向别处,眼珠子也会乱动,动得越快,望着越漫不经心,其实想得越多:“二小姐。”说完,沈侪楚就后悔了,这个称呼已经不恰当了,那个如蒙尘的珍珠一样耀眼的少女此刻已经嫁为了人妇,他道:“二夫人,我们的手伸不到那里。”

  他们也无非是商业上出众了些,兼在农业上有些造诣,说到底,还是个普通人,不可能连帝国权力争斗的细节都一清二楚,他们没有这个能力。

  “沈侪楚,你可真是一如既往的无趣。”谢怡蕴叹道,她本来就没想让他回答,这个问题回答出来也没有丝毫意义,倒不如说,她在问自己,宣德侯家究竟在这个帝国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为了这个角色他们又要舍弃什么。

  “夫人您也一样。”沈侪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淡淡地回道,他们曾有心灵相亲的时刻,仅仅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自然知道谢怡蕴哪些是问句,哪些不是,但没有规定哪些他不能回,所以他们都很无趣。

  谢怡蕴不置可否,从某种意义而言,他们可以算作一类人,直奔主题问道:“这几天在城外探查都到了什么?”

  沈侪楚想了想,特别疑惑地说出口:“很奇怪,流民中好像一夜之间就流传出了一种言论,说当今天子不仁德,以致百姓失守。”

  “这太正常不过了。”谢怡蕴嗤笑,像这种煽动民·心的把戏,不怎么老道的政客都做得出来,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家做的,她想了想,道,“你再让人散点消息出去,就散现在散的这些,但要做得很隐秘,不能暴露了身份。”

  “好。”沈侪楚略略深思了一下,答道,“可是为什么?”他想知道她的目的,或者说是为了谁,因为他隐约感觉到了,现在她做的所有事不全是为了她自己,沈侪楚有点怕是他心中的那个答案。

  “总不能让我父亲和弟弟莫名其妙死了吧?”谢怡蕴满不在乎地回。

  现在储君之争正严峻,她弟弟和父亲又被推到这么醒目的位置,是个人就能把他们当活靶子,嘉庆帝只顾着自己快意,谁要是挡了他的道儿,他就要谁垫背,所以风向一定不能往东宫引。

  “不是为了他吗?”沈侪楚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

  “谁又说得准呢?”谢怡蕴淡淡道,一旦你处在了某个位置,你的一举一动,你做的所有事都不可避免地影响了和你有纠葛的人,他们被动承接着你选择的所有事。

  谢怡蕴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全琮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她也不可能会嫁进宣德侯府,“也许是有的吧。”良久后,谢怡蕴发出了一声叹息。

  若不是为了他去皇帝面前卖个面子,要来那块地,顺便帮圣上解决心腹上的问题,她可能也没有这么认真。

  “我们要‘开张’了。”谢怡蕴弯起眼睛笑笑,像个月牙一样。

  “好。”沈侪楚没有犹疑地答道,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了,谢怡蕴可能要动手,完全受人牵制不是她的风格。

  谢怡蕴三下五除二,语速非常快地吩咐:“南洋那几艘商船的货物要全部卖掉,一部分让镖局把银子运到京城来,不过速度太慢了,我们要把之前存在商行里的银两取出来,另一部分直接换成货物,亏一点也没关系,我们只换京城商户的。”

  “好。”沈侪楚点头。

  “我们要在城郊建一座新城。”她想说小型卫星城,但怕沈侪楚不太明白,也就没说透。

  除了城郊适合盖临时收容所,但那块位置绝佳,本就处在边地回京城的要道上,因为一直是皇家御地,所以一直绕道走,谢怡蕴想把这块地用起来,宣德家之后递消息更方便了。

  沈侪楚一直知道谢怡蕴与众不同,但每次仍为她的才智震烁:“好。”

  “还有我们之前培育的那批优质麦种可以种了。”谢怡蕴喋喋不休地吩咐。

  那批麦种以前交给过朝廷过,但不知道挡着谁的道儿,根本就没到专司农业的大人手上,倒是有个皇家粮商闻着味儿找了过来,谢怡蕴又不缺钱,给别人做嫁衣,她脑子秀逗了?还不如现在交给流民种下去,在城郊扎根。

  “好。”虽然那批麦种花费了几年时间,殚精竭虑才培育出来,但与其闲着,还不如派上用处,这点他和谢怡蕴的想法一致。

  “还有,我想去一趟城郊,亲自看看地形,设计一张建造图,你若有时间,和我一起去更好。”谢怡蕴和沈侪楚一起共事了很久,虽然名义上是主仆,但更像朋友,大家心领神会,一件事情说出来无须磨合太多,若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能指出来,旁人看不出其中的厉害之处。

  常言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哪怕是全力,也只是在驭人和管中窥豹方面出众,在农、商、土木建造上,他没有经历过系统的训练,有所不足,虽然他也是个极其聪明的人。

  至于全琮,在以小见大和以微见著上更恐怖。

  所以这件事,只能要沈侪楚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