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她不是这里的人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66 2019.05.17 22:58

  谢怡蕴笑笑,说了句和尚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出家人不打诳语。”这群流民信任的是什么?无非是数百年以来出家人树立的形象,这个形象是安全的,没有危害的,又可以拯救他们。

  不管怎么说这群人至少比尸位素餐的朝廷命官强,至少还在为百姓做事。

  但看了一阵,谢怡蕴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和尚们虽然做的是行善的事,但字里行间都在为当今的天子脱罪,若不是宫里那位安插的人,那就是这群和尚的背后另有所图。

  果不其然,谢怡蕴准备走的时候,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年轻和尚,大约三十岁,穿着溜黑的僧衣,白底的布鞋,向她行了行礼:“女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我并不想见你。”谢怡蕴面无表情地开口。

  “女施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们是同道之人,看吧,我们想到一处了。”天子不想管理朝事,流民的风言风语始终会传进他耳里,谁能解决这个问题,谁就会是圣上的眼前红人。

  “可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说了她是妖女。”谢怡蕴在心中腹诽,面上却没有表露,仍旧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样子,“方丈您被上天选中解救众生的人,怡蕴作为一介女子,不能和你比。”

  “谢家小姐说笑了,我看见你头顶紫气盘旋,气运正往你身边集聚,这些人得益于您才摆脱痛苦。”圆觉寺的方丈慧用“出家人不打诳语”的语气道。

  听到他这句话的人都不由自主停下了手里的事,把目光转向谢怡蕴。

  这些和尚还真厉害,三言两语就定了她的性,惹来侧目频频:“方丈,您说什么?我听不懂。”

  “谢家小姐,我有一种直觉,您将做一件大事情。”慧真不过三十几岁,正是最有男子风貌的年龄,他那双眼睛清澈澄明,让人不得不信以为真。

  谢怡蕴忍耐住心底的不悦,尽量装作无辜的样子:“方丈,怡蕴已嫁了夫君,住在深宅大院中,哪里有做大事的机会?”

  “上次见面,我还有一事没有告诉你,现在时机到了,谢家小姐,您选择要嫁的夫君将是你最坚实的助力。”

  谢怡蕴笑笑:“我的夫君不护着我,护着谁呢?”

  谢怡蕴与他打哑谜,也不知道圆觉寺这方丈修行到了什么境界,在江南的时候甫以见她就揪着她疯言疯语,其中最令人后脊生寒的是:“她不是这里的人。”慧真说得很含蓄,似乎他的能力还不足以让他参悟这里究竟是哪里,但能够确切说出这句话的,谢怡蕴在这个朝代只见过他一人。

  旁人形容她,要么是如出一格,要么是格格不入,爱的人尊她敬她,恨她的人咒她骂她,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清晰地认为她不属于这里,慧真要给她算命运,谢怡蕴是有点害怕的,他怕他那双眼睛看透什么事情,谢怡蕴的来历是她最大的秘密。

  “谢家小姐,树欲静而风不止,您也左右不了这件事。”他的意思是,上天交给她的事情,一定会让她完成。

  “疯言疯语!”

  “谢小姐,这才是你的样子。”——这才是你隐藏的样子。

  慧真慢吞吞地戳破他认为谢怡蕴此刻戴着的伪装。

  谢怡蕴在心底无波地笑了笑,空有一具年轻的躯体,说起话来老气横秋,实在令人厌弃。

  这还没完,慧真动用他这段时间集聚的信任,煽动那帮流民说:“快来拜拜这尊活菩萨,她将保佑你们。”

  慧真的话刚落,乌泱泱的一群人就跪了下去,口里呼着:“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您在天显灵,救救我们这些可怜的含灵。”

  求救声此起彼伏,渲染在谢怡蕴周围,这次她是真的笑了,三十几岁就能坐上圆觉寺方丈之位的人,果然杀人不眨眼睛,如此一来她和宣德侯府就彻底暴露在众人的眼光之下了,慧真的目的是什么?虽然他说得真诚,但谢怡蕴绝不相信他们是同一类人。

  这时,人群里一个穿着破烂的流民指着她,发现新事物一样,吃惊地讲:“她是宣德家新娶进门的二夫人!”

  笑话,她除了回了趟娘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个从北边流亡过来的人,竟然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这声叫喊成功让人群安静了下来,场面一时变得有些寂静,那群流民望着她的神情突然变得很复杂,虽然让他们无家可归的是东北防线的将领,但宣德家是统帅,应当难咎其职。

  谢怡蕴捏捏发疼的眉心,头一次感觉到棘手,慧真出的这几手重拳,拳拳打到她没有能力还击的点上,有次序地逼近,次次带起翻腾的血肉,她突然静了,清清嗓子,大声道:“诸位,我非常痛心你们的遭遇,我也明白你们对我的情绪,但我只想问你们一个问题,现在在边地拼死抵抗,为大家守住国境线的人是谁?”

  “是宣德家的将士!”谢怡蕴根本没等他们的回答,直接道,“他们在前线替我们阻挡着大兇的压力,为了更多的百姓不用生离死别,不用背井离乡,他们愿意承担这些事情。”

  “可他们也是普通人啊,也和你们一样一个爹妈所生,也会惶恐,也会有生的贪念,可他们没有后退。你们拜我,其实拜的就是前线的将士,是他们带给了我们最坚实的安稳。”

  “可他们也让我们切实地背井离乡!”人群中有不满的声音。

  “你年纪轻轻为什么不去参军?为什么不用你的躯体保护你的家人、你的村民、你的家庭?”谢怡蕴一个斜视扫过去。

  那名青年没再说话了。

  “家乡是靠自己保住的!”掷地有声的几个字砸在地上,众人都噤了声,谁不想在故乡落叶生根,辗转到陌生地域,又怎么会有归属感呢?

  谢怡蕴敏锐地抓住了众人的离愁情绪,缓声安抚道:“现在宣德军已经收复了潍城一带,回到家乡指日可待,大家不要害怕,有魄力的就去参军,老弱病残就在城郊附近,朝廷缓过气儿来,不会让自己的百姓孤苦无依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