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我只有你一个妻子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1075 2019.03.26 00:03

  所以大兇骑兵才像疯狗一样,哪怕他们已经深入国境很远了,仍旧穷追不舍,因为他们一旦放弃,下次遇上这么绝美的刺杀机会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全琮仿佛对她突然说话,一开口就点名了她的身份一点也不意外,仿佛她就是这个样子。

  “那你为什么还要跑回来救我,你可以自己走的。”

  “你救了我,我也要救你一次。”

  再正直不过的话了,全琮却有点生气,气她一码事归一码事,分得过清,不肯说因为他这个人她才决定搭手救下去。

  “你是哪家的小姐?”全琮问。

  此时他已经有点神智不清,谢怡蕴嘴角张张合合,愣是没有听到一丝半点有用的信息,但看到路边越来越多的行人,他放心了,合上眼,靠在谢怡蕴身上睡了过去。

  一旦没了致命威胁,全琮一直是放纵的性子,当天晚上伤口发炎,反反复复高烧,大夫没辙,说命不久矣,全靠意志力在撑。

  “我活过来了,我就娶你。”

  “嗯。”

  “我活过来了,我只有你一个妻子。”

  “好。”

  谢怡手忙脚乱地给全琮换降温帕子,她贯会装,忽悠旁人认真之事,然而这次,全琮勉力下说出的话,连她都有几分于心不忍。

  那双眸子是那样的亮,天上的星辉普照众人,而他的光辉只落在她身上。

  她像被烫了一下,心久久地抽动了起来,他已经睡去,心愿达成后,有几分心满意足的孩子气。谢怡蕴望了他以后,最后宣德侯府来接人时,她干脆利落,交了出去。

  管家说:“宣德侯府欠您一个人情,若想好了,执这个木牌到宣德侯府兑,只有不是礼法之外的要求,都可以满足你。”

  谢怡蕴摇摇头,心微微裂开一丝缝隙,装得久了,真情都不流露了,她想听从一次本心:“我要他活着。”

  “我们比您更希望如此。”管家全人发自内心回道。

  关于那段记忆,除了归程寻找弟弟一路风餐露宿,一段画面却反复出现在谢怡蕴脑海里。

  全琮由人抬出旅店时,似有什么冥冥指引一样,伸手拉住她的手腕,眼睛没睁,看样子没醒,却意外地很清醒,反复重申:“你答应我的。”

  答应做我的妻子!

  谢怡蕴清晰感受到施在她腕间的重力,轻轻回:“我记得的。”

  听了这话,全琮果然安静了,松开她的手,由人抬了出去。

  管家全人落在后头,特地问她答应了全琮什么。

  谢怡蕴又恢复了面对旁人的伪装模样,睁眼说瞎话:“没什么,此生不复相见罢了。”

  看样子更像山盟海誓啊,全人兜着心底的疑惑,没有问出声。

  谢怡蕴虽然偶尔还会闪现那段旅程的画面,但没有一次想过去找全琮,两人不过露水情缘,散落在大地的一粒沧粟,留有妄想不如不想,日子才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两个月后,全琮以报复的心态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搅得她生活一团糟,谢怡蕴为自己担忧的同时,还未沈家捏一把汗,依她对全琮的了解,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全琮要抬手教训人,最好明天喊父亲去把沈家的亲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