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为了一个破鞋,脸面都不要了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1045 2019.04.08 07:40

  南阳王一听,就怒了,招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招惹宣德侯府家看上的,扯过梁衡就开始打了板子。

  唐则安最恨这些仗着家族余荫耀武扬威的公子哥,看得那是一个大快人心,趁人不注意,还朝梁衡落井下石地吐舌头。

  南阳王本是誉王一派的,与宣德侯府天然就是死对头,按照常规这种事大家都心照不宣,敷衍下去即可,但此事偏偏在老太后打醮当日被撞破了,南阳王想来想去,与其被宫中责骂治家不严,倒不如卖宣德侯府敌对党一个名声,索性把谢家那姑娘娶了,做个妾。

  梁衡听了他父亲的意思,喜上眉梢,尼姑庵匆匆一见,谢家二姑娘那身段,也是个可人儿的。

  唐则安从小被惯到大,根本不管什么场合,逮着梁衡就是一顿大骂:“猥琐!”

  梁衡却不在意地抖抖眉毛,乜斜了一眼唐则安还没长齐的身段,道:“又没打你的由头。”

  “你无耻!”

  就这样,在唐则安和梁衡的一片鸡飞狗跳中,南阳王府派人求了亲,对谢大人说,虽然你们家姑娘不检点,但是我们也不计较,做个妾,抬举她了。

  谢茂捏紧拳头,怒火中烧,忍耐了再忍耐才没有当面撕破客气。

  谢怡蕴静静听完后,一副兴致很好的样子,对前来送信的家仆说:“这事儿宣德侯府家的全二公子不知道吧?”

  “哪能啊!”家仆咽了咽口水,一路疾奔过来,说得口干舌燥,喉咙都快冒烟了,“全二公子知道后,直接派人去南阳王府闹了,说您是他看上的妻子,拿去做妾就是看低了你和他。”

  “还说了些什么吧?”依照谢怡蕴对全琮的了解,被人莫名其妙辱了羊毛,决不肯轻易罢休。

  “姑娘料事如神。”家仆由衷赞道,“全二公子派全小管家提了把刀架在南阳王府正堂,平日里摆青铜大鼎的那张桌上,撂下一句,谁和他抢主母,他就向谁拔刀。”

  “呵。”谢怡蕴轻嗤了一声,全琮还是意料之中的那么刚。

  “南阳王说……南阳王说……”家仆颤颤巍巍地抖着嘴皮,不敢开口。

  “说什么了?”

  “他全二公子疯了,为了一个破鞋,脸面都不要了。”

  “破鞋”自然是说的她了。

  家仆看谢怡蕴脸色不对,赶忙又找补一声:“全二公子当即就带了人在梁衡公子眠花宿柳的花满楼把他打了,据说肋骨都断了几根,不过一两个月下不了床。”

  “罢,你吃了暖茶,休整休整,待会儿随我一起回府。”再听也听不出个理所然了,谢怡蕴索性让他下去了。

  蕊珠儿疑惑地上前,问道:“姑娘,你真的打算回江南老家?”

  “冤有头债有主,大理寺的大人们抽丝剥茧,断案公正,身为女子也要学会关门打狗,不是?”谢怡蕴过来人似的拍拍她的肩。

  屎盆子都扣在她头上了,此仇不报,怎么对得起她念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

  她先生就算到了地底下,也会骂她不孝的。

  “蕊珠儿,收拾东西,回府!”

  “这件事是大小姐过分了!”蕊珠儿替谢怡蕴不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