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而跋涉,需要时光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82 2019.05.23 23:12

  谢怡蕴一下马车就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紧张氛围,南阳王府的下人屏息立在两侧,俱无表情,身边除了蕊珠儿,宣德侯府跟来的人全都被隔离了。

  谢怡蕴佯装无事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跟着赵妈妈往里院里走,越往里走,谢怡蕴越明白了一个道理:其人不同,其展现也不同。宣德侯府世代镇守边地,在宅院的布局上,大气、凌冽、灵动、不拘一格,粗看时不觉得出彩,细细打量才对那些看似无用之下的用意深深折服,比如传信待客的甬道背后有一条不起眼的小便道。

  南阳王府就不同了,一条大道直通到底,从门楣上挂着的紫檀木牌匾起,再到一溜溜红宣纸铺的灯笼,谢怡蕴已经快被南阳王府下人身上的烟里火缎子背心绕得眼花缭乱了。

  好在,终于到了正堂。

  南阳王妃等在堂上,没有让人通报,直面面地看着谢怡蕴,赵妈妈在她面前回话:“王妃,宣德侯府的二夫人带到了。”

  她说的是“带到了”,谢怡蕴是个何其敏锐的人,一下子就从这话术里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南阳王府看来不是去“请”她,而是“唬”她来了,但她凭借一贯的心态,很快镇定了下来,平静无波地看了看太师椅上自她进来后就没笑过的妇人,打起哈哈:“王妃娘娘,小辈来得仓促,没带什么拜礼,还请见谅。”

  谢怡蕴此时已经知道来南阳王府大意了,如果谢怡岚联合起南阳王妃来骗她,谢怡蕴无话可说,唯有笑哈哈。

  “你带来的东西怕是我们也不敢收吧。”南阳王妃略带嘲讽地扯了扯嘴角。

  她是个体量很小的女子,是这个朝代最常见的女子的体型,和唐则安如出一辙,甚至那张脸都小小的,谢怡蕴能听出时间沉淀之下习得的威严,她年轻时候必定也和唐则安一样声量很小。

  谢怡蕴笑笑,何必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也换上一副漫不经心地语气,说道:“怡蕴谢过王妃娘娘了,倒为我省了一笔开销。”

  南阳王妃面色一冷:“好个伶牙利嘴的小姑娘,可惜心肠是坏的!”

  “王妃这是什么意思?”谢怡蕴还真是听见新闻了,千里迢迢跑过来捞谢怡岚,人还没见到,倒被人倒打一耙,定了罪了。

  “我们家则安滑了一个孩子。”

  “我知道,来的时候听赵妈妈说了。”

  “你说得到轻巧!”南阳王妃一声厉喝,沉着脸道,“你那个姐姐固然该死,你也脱不了干系!”

  “怡蕴愿闻其详。”谢怡蕴淡淡道,直视南阳王妃的目光,她最不缺的就是尘埃落定前的耐心,她太明白真相来临之前需要穿破黑暗,而跋涉,需要时光。

  南阳王妃在谢怡蕴澄澈的目光下怔住了,还是赵妈妈提醒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强硬道:“让你姐姐亲自和你说。”

  不一会儿,谢怡岚被两个婆子扶着上来了,一见到南阳王妃就哭,扯着她的衣袖道她是无心的,南阳王妃忍无可忍,让婆子把她拉远远的,若是平日里,谢怡岚使出九牛二虎之力都要哭到人心软,只想她现在肚子里怀了孩子,婆子来拉她使的力道又是实的,她才作罢。

  谢怡蕴冷眼瞧了瞧,刻意装出来的哭声传进耳朵里,厌弃之心愈重,这种把戏头两次看还觉得新奇,从小看到大便觉得无趣,强忍了一会儿,若谢怡岚还不开口,她就走了,自己闯的祸,还想别人紧赶慢赶替她抹平,当真觉得人人都欠她的?

  谢怡岚这次还真沉得住气,谢怡蕴脚尖都朝外移了,她都没开口,谢怡蕴看了看,得,就当观光旅游,“蕊珠儿,回府!”这时,谢怡岚说话了,“妹妹,姐姐知道自己一直不如你,父亲看重你,连夫君也器重你,我是个没本事的,你说什么我都言听计从,可你为什么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谢怡蕴应声停下步子,看戏似的对谢怡岚讲:“姐姐,你心里藏了什么话但说无妨,不说出来怎么保你性命?”

  “你送来的吃食里,我怎么知道会有滑胎药啊!”谢怡岚拿出手帕抹眼泪,看起来无辜得很。

  谢怡蕴是派人向南阳王府送过一次东西,但她是送给唐则安的,那日在谢府,唐则安吃了这么多螃蟹,宣德侯府庄头养的螃蟹出笼了,她想着唐则安敢在众人面前与自己的丈夫决裂,突然有点喜欢她了,便派人送来了几十只。

  与谢怡岚毫无干系。

  却没想到奴仆直接提了一个食盒上来,揭开盖子,露出四五种糕点:“王妃,大夫验过了,这些糕点里都加了微量的麝香。”

  谢怡蕴闭上眼睛,直言询问:“我什么时候给你送过糕点了?”

  “每日我房里的婆子都会去宣德侯府的角门等你身边的桂妈妈。”

  “其二,你怎么证实里边的东西是我加的?”谢怡蕴先不去戳穿谢怡岚的把戏,府里的下人太多,难免有个欺上瞒下的,找人一问就知道了,只是她这个姐姐变聪明了,为了做一件事未雨绸缪,连败露之后后手都准备好了。

  谢怡岚早有对策:“既然是妹妹给我的东西,想必也不是差的,自然要先给主母过目。”

  谢怡蕴冷哼,她送的东西,怕谢怡岚碰都不敢碰。

  有时候她真的很佩服这个姐姐,出嫁了还想着祸水往她身上引,无非是仗着自己是谢家的女儿,再怎么谢怡蕴也不会撒手不管,或者是仗着她没办法全身而退而谢怡蕴可以。

  从小到大,谢怡岚除了哭技一尘绝迹,还知道用“能者多劳”为自己寻求便利,毫无疑问,后者杀伤力最大,并且没有遭到反噬。

  南阳王妃其实初闻唐则安头胎滑掉就怀疑到了谢怡岚头上,果不其然一查,是她送的糕点,送的熏香有问题,但谢怡岚说这些都是谢怡蕴送的,真相是什么已经没有关系,南阳王妃只是记起了自己的儿子被全琮打得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而现在则安肚子里的孩子也被那家人害了去,她要出一口恶气。

  “来人,把全家的二夫人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