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八章 后宅之人如果不沾点血,是不会醒悟的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44 2019.05.28 22:02

  谢怡蕴回以一笑,同样讥讽到骨子里:“王妃娘娘,您说这话不觉得搞笑吗?您既要我顾及亲情,又要我顾及友情,既要我承认与我姐姐同流合污,又要我爱护你们家则安,我到底要怎么样呢?是认了我姐姐受我蒙蔽,害了唐则安的孩子,还是与唐则安站在一起指定她祸水旁引,害了唐则安?”

  “您是要我劈成两半,任你们拿捏啊。”谢怡蕴说了这么长一串,顿都没顿一下,只是语气变得逐渐幽微,“于南阳王府有利的,您便要我作证,于我姐姐有益的,她便要借我脱身,有这么便宜的道理吗?公是公,私是私,还请放下私心,查查事情的经过。”

  这一番大无畏的话说出来,在场的人俱惊,却没有人敢反驳。

  谢怡蕴说过,她最不喜不讲道理又爱使蛮力的人,能用语言震慑,她绝不要武力。

  谢怡岚这时开始慌了起来,汗珠不由自主浸润了额头,唐则安好端端的,要和谢怡蕴同起同落,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想解决掉自己。”谢怡岚突然记起了谢怡蕴在谢家时说过的一句话:“朋友的敌人就是朋友。”那时候她还觉得她傻,被抢了一副顶好的簪子一声不吭,没过几日,谢怡蕴就和她的死对头,一个县丞家的女儿玩在一起了,并且将友谊一直保留到了她们来京城。

  这就是谢怡岚觉得谢怡蕴可怕的地方,她蔑视你,是从心眼里不屑与你计较,那顶簪子虽然贵重,但她觉得俗气,也就一文不值,而自己还当做一件了不得的宝贝。

  谢怡岚润了润喉头,干涩地说:“妹妹,你们都站在一处了,我还不是任你们宰割。”

  谢怡蕴点点头,没有否认:“姐姐,你现在确实是任由宰割,但却不是由我,是因为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种的因。”

  所以其实有时候真相也没有那么重要,真相是可以伪造的,南阳王妃心下存了一个防备,这么简单就把谢怡岚定罪了,她觉得有些不真实,遂说道:“既然全二夫人有雄心,有魄力,要依照礼法来,那我们就把人证物证都喊齐了,恭敬不如从命,把你那桂妈妈喊来,谢姨娘可是说糕点是从你那里流出来的。”

  谢怡蕴摇摇头:“喊来也无济于事,早就被我姐姐买通了,况且我喊来了,我让她一口咬定不关我的事,也不是没有办法,黑纸白字的文书其中有什么猫腻,王妃不用我提示吧?人会说谎,但东西不会,刚才我看了看那糕点,根本不是从宣德侯府流出来的,太次了。”

  “你说。”南阳王妃倒想看看她能玩出什么把戏。

  “全家的男人们好像对自己的吃食一点也不在意,也不知怎么的,只要有女人进门,就好像开了智一样,跑到宫里抢了一个江南来的糕点师,小厨房里的所有糕点都是江南风味儿的,而这些,全部是北方糕点。”

  “这也不能说明你不送北方糕点给别人!”南阳王妃厉声说。

  “您说对了,遇上走亲访友,如果别人爱好这个,投人所好送给别人也无妨,可我不会连着一段时日都送和我同为江南来的姐姐北方糕点。”

  “谁知道你想什么。”南阳王妃摸出了一点和谢怡蕴相处的门道,你越挑她的刺,她越觉得你不是个傻。

  谢怡蕴叹口气,本来她不想当着众人的面承认的,可南阳王妃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谢怡蕴也不得不表露一点真实想法,晦暗了神色,凝眉道:“我是有可能送北方糕点给人,可我不会给谢怡岚送,原因很简单,我不喜欢她。”

  虽是同父异母,可人与人的秉性就是那么奇特,你以为应该亲近的,却亲近不了。

  女子的神情坦荡荡,说出来的却是大逆不道之语,这个朝代最看重人伦纲常,谢怡蕴这个样子在南阳王妃等人看来,无异于是在嘲讽她们,她们所恪守的东西死板而没有人情味儿,是一场既知的错误,南阳王妃终于知道了谢怡蕴为何为让有些人生厌,她本来就是让人厌恶的性子。

  忍耐住心底的不适,南阳王妃问道:“那你说,要怎么处置你姐姐?”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问过谢怡岚的想法。

  她顿时就慌了,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地求情,这次倒情真意切了几分,只是对自己干的荒唐事只字不提:“母亲,我肚子里怀的是梁家的血脉啊,您忍心看着梁家血脉没了吗?”

  唐则安这时轻轻笑了一声,出来了这么久,身乏神倦,想起下·身渗出来的血渍,心里感觉后知后觉地抽搐了起来,说话淡淡的,但没由来地冷峻:“我肚子里的梁家血脉也没了。”

  有感应似的,她转头看了看南阳王妃,苍白的小脸上尽是汗珠,唇角弯起微弱的笑纹,道:“母亲,我终于明白了你的教导,后宅之人如果不沾点血,是不会醒悟的。”

  不管那血是她的,还是别人的。

  谢怡岚恐惧地捂住肚子,有预感似的,揪着南阳王妃的衣袖求饶道:“母亲,我还有五个月就要生产了呀。”

  “则安还年轻,还能要孩子,你着什么急。”南阳王妃冷漠地拂去谢怡岚的手。

  谢怡岚慌乱地爬到谢怡蕴面前,道:“妹妹,救救我。”

  “姐姐,做错了事,而不想受到惩罚,你是怎么想的?”谢怡蕴讥笑一声。

  谢怡岚的目光瞬间黯淡了下去。

  下一秒又听到她说:“王妃娘娘,小辈有一个解决之策。”

  终于,露出尾巴了,南阳王妃打起精神,扬扬下巴:“你说我们叫你来走一遭是存了私心,我倒看看你说的解决办法存没存你的私心。”

  “让梁衡和我姐姐和离。”

  “笑话,你姐姐肚子里是我们梁家的骨肉,她想走就走?”

  “我们把她接回谢家,安全生产后,梁家可以随时过来看孩子。”

  “放肆,我好好一个南阳王府,连自家的后辈都看顾不过来吗?”南阳王妃厉声叫了出来。

举报

作者感言

周知知啊

周知知啊

每天写的时候都在想一个问题,我都写了些什么鬼东西,新人作者,谢谢各位食客的光临,正在学习怎么做一个好厨师,目前的感受是很难,我一直只爱及格分,百分制的话我想做到一个拿六十分执照资格证的厨师,会尽情款待的哟。

2019-05-28 22: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