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好一个娇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以极其认真的态度听她的想法

好一个娇娇 周知知啊 2074 2019.05.06 20:30

  谢宋氏看了看女儿没心没肺的样子,暗暗叹了口气:“你放心,为娘从今天开始就存银子,到时候好请讼师。”

  “不一定走得到这一步呢。”谢怡蕴点醒她。

  “那又何妨,你想走的时候,为娘撑着你。”谢宋氏满不在乎地道。

  谢怡蕴这次是真笑了,只是眼角有点点的泪光:“母亲,你女儿我很会挣钱。”

  这几年和沈侪楚一起搞商贸,搞农业,挣了不少钱,只是这些谢府都不知道,是属于她自己的暗线。

  “我就想存不行吗!”谢宋氏佯装生气。

  “行,行,您想怎么都行。”谢怡蕴不和她争,转身面向谢茂,却没那么容忍,“父亲,您就纵周姨娘吧,纵得无法无天,纵得有求必应,纵得您擦屁股都擦不干净。”

  “我……”谢茂有苦难言,他对谢宋氏确实没兴趣。

  “您想怎么都行。”虽然谢怡蕴这样说,可谢茂一点都不敢往平常的意思想,女儿的意思分明是,他不收敛,她收敛的机会都不给他了,“我省得。”谢茂不自然道。

  他很害怕女儿凉凉的眼神,因为那代表着,好事受尽,坏事将近。

  “姑爷,天色也不早了,您和蕴儿该回宣德侯府了。”谢茂向全琮递了一个“求救”的眼神。

  学聪明了,知道不想面对,可以避免面对,谢怡蕴都想给她的爹爹竖起大拇指:“您要是想您项上的额头安稳,就和南阳王府隔着一些吧。”

  南阳王府可不是站在太子党边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谢茂一直以来刻意忽视的那根弦突然绷紧了,他的女儿光想着自己在王府的日子,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老父亲的那颗项上人头,期间意味着什么,不难猜吧。

  他起先以为,虽然谢怡岚骗了他,设计了他,甚至踩着妹妹的名声嫁进王府,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也是从小呵护长大的,哪能有隔夜仇,可女儿却存了另一番心思,仗着肚子里的孩子和男人暂时的宠爱,行事嚣张跋扈,一点都不收着藏着,只顾着自己的快意,看来人和人还是不同的。

  “我省得的。”这次,谢茂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真情实意。

  谢怡蕴点点头:“父亲,母亲,我走了。”

  “是。”谢茂也没忍住眼眶有些酸涩。

  “你要过好自己的日子。”谢宋氏谆谆嘱咐。

  “我知道。”谢怡蕴一扭头,和全琮一起踏进斜阳,走出院子,她最后回头望了望挂在门楣上的牌匾“太子太傅之府”,头也不回走了。

  坐在马车上,全琮问她:“最后母亲都和你说了什么?”刚才她们扭头凑在一块的时候,亲亲热热,颊边带笑,在宣德侯府全琮从没看见谢怡蕴这么不设防过。

  “我给她说,你要带我另辟府邸单住,她担心我们没有银两置办物件,准备从现在开始存钱,接济我们。”谢怡蕴随口编了一个理由,谢宋氏就是再向着她,也不能让全琮知道自己岳母的真实想法,全琮现在毕竟是她的丈夫,他又没做错什么,不能让他凉心了。

  全琮以为是什么大事,这下轻松了,特别财大气粗地道:“我当是什么呢,你让母亲放心,我一定给你寻一处好府邸,银钱的事情不用她担心。”

  “我也是这样说的。”谢怡蕴朝他娇俏笑笑,全琮瞧着瞧着,却有点不安了,他看见谢怡蕴的樱唇张张合合,说出来的话令人哭笑不得,“我告诉她,您的女儿很会挣钱。”

  “那您说说,您都有什么产业?”全琮兴致盎然地问道。

  “不多。”谢怡蕴歪着脑袋想了一下,“也就是几个绸缎庄,几对镖局,南洋漂着几条货船,江南地区有好多良田。”

  全琮开始是不相信的,但看着谢怡蕴认真的表情,他又信了:“你做这么多产业干什么呢?”

  “大概是为了许多个这种时刻吧。”谢怡蕴撩开马车上的车帘,露出一条缝隙,可以完整地看到街道。

  本该是帝国最繁华的地方,此刻竟歪歪扭扭,躺着成群结队的流民,谢怡岚当时让人散消息她赠了沈家公子汗巾用的也是这批人,仅仅几块碎银子,就足以让谣言遍布整座帝京,可以想象散落在帝都的流民数量有多恐怖。

  全琮看着窗外,陷入了沉默,自从去岁那场连绵不断的大雪淹没国境两百里,年后一月才停,积攒了几个月的雪水随着春日的暖阳融化,浩浩汤汤地奔涌而去,而河道承压能力又不够,湖泊分流能力又不足,两侧的良田只能泡在积水中,家园被毁了的流民只能往供容能力强的大城市走,现在京城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几批流民,护城军持枪守在城门,饥寒交迫的百姓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只好在城郊找了个地方栖息暂住。

  朝廷也派了人解决,可耐不住受灾波及的人口,像麦穗抽芽一样,越长越多,讽刺的是,灾民又确实没有吃的。

  谢怡蕴道:“我准备开办个粥棚,这样这些流民就不至于饥寒交迫了。”

  “好,我来办。”全琮是在边地生存过许久的人,自然见过人间疾苦。

  “不,让我来。”谢怡蕴拒绝了,说道,“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没有全琮,还办不成。

  全琮正经了神色:“蕴蕴,你要我干什么?”

  “去陛下面前把城郊的那块地要来。”谢怡蕴语不惊人死不休。

  全琮一下子就震惊了:“蕴蕴,那是皇家自开国以来就纳下的御用之地,根本不可能拿来做其他用途。”

  “皇城除了那里,还有其他地方可以容纳这么多流民吗?”谢怡蕴反问。

  也是,虽然抵挡了想要入城的流民,可这么多人在京郊,始终不是一个事儿,全琮看着她,升腾起一股很复杂的情绪,新婚妻子主意太大,令人惶恐,同时也叫人佩服:“我要用什么理由?”全琮褪去了嬉皮笑脸,嬉笑怒骂,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说。

  谢怡蕴顿了一下,遇见一个旗鼓相当的丈夫,意味着少去许多口舌,她突然有点庆幸,全琮是听她的,以极其认真的态度听她的想法,在这个朝代,没有几个丈夫做得到这种地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