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浮华在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鬼影

浮华在上 薄荷三仙 1959 2020.06.10 14:50

  云淡风轻,阳光明媚。

  不知是哪个不听话的小男孩用镜子反射阳光照着她的脸,胡潇潇伸手挡住眼睛,嘴里喊着,“谁呀,不许照,快别照了。”似乎不起什么作用,她皱着眉眯着眼睛,从手指的缝隙里看见了刺目的强光。

  并没有什么所谓调皮的小男孩,只有太阳的光线嗮在脸上。迷迷糊糊睁开眼,发觉自己又一次在灯塔的玻璃穹顶下面醒来。她神情沮丧地喃喃,“可惜昨晚又没有看到星空。”随后拾起一个鹅绒枕头扔了出去。

  昨晚到底发生过什么?

  胡潇潇依稀记得昨天夜里,有个男人带着她去看星星,不知是不是正好遇到一辈子都不见得能赶上一回的天文奇观,夜观天象的人密密麻麻,他们总是被人挤来挤去,后来那个男人干脆抱着她,再后来,感觉他抱自己抱得实在太紧差点窒息……

  然后呢?

  然后……至于还有没有其它别的什么细节?她确实回想不起来太多。

  ……

  ……

  回到仲理工大学校园,胡潇潇接到林宥智打来的电话。

  电话另一端,林宥智笑着问道,“以后该怎么称呼你,潇潇还是廖夫人?”

  “我才不要做廖楚雄的老婆。”

  林宥智感到诧异,但他知道师妹不是随便开玩笑,从周六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两天时间,在这48小时里面总要发生些什么事情。他想知道其中的缘由,故意用很平静的语调问道,“一步登天你不要,那你想要什么呢?”

  “我不想一毕业就结婚,连职场是什么样都没见过。”

  林宥智忍不住问道,“嫁人和进入职场有什么冲突?”

  胡潇潇淡淡的回答道,“对一般人来说不冲突。可因为廖楚雄不是一般人呐,他的百亿家产需要有人来继承,而如果要保证培养出合适的继承人,就会一个接一个不停地生小孩,所以结了婚就要马上怀孕,反正我不想现在就结婚生孩子。”

  林宥智并不好奇为什么会生很多个孩子,因为他知道按常理出牌,有钱人都是这个套路。

  他认可了这个逻辑,放弃了想要说服师妹的想法,无奈的回了句,“好吧。”

  他转而语气兴奋地问道,“知道谁最有可能成为富豪的女朋友吗?”

  “师哥你怎么这么八卦?”

  “老板想知道结果,我也没办法。”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满足一下你上司的八卦之心。我知道有一个人最有可能,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比较喜欢看韩剧。”

  “唐秀华、傅颜玉、周睿睿还是……”

  没等对方说完,胡潇潇脱口而出道,“傅颜玉,这名字不好,颜玉怎么听起来像艳遇呢?”

  “到底是不是她们三个?”

  “前两个肯定不是,周睿睿有没有英文名字?”

  林宥智答道,“她的英文名字叫Melisa。”

  “那就不可能是她。”

  听到胡潇潇语气果断的否定了第三个人,他心中已经确认了人选,说道,“我知道是谁了,谢谢你,潇潇。”

  放下手机,林宥智感觉到有两道冒着凉气的冷光射向自己,使他后背的肌肉不自觉抖动了两下。

  转头向后,目光扫视之处并没有发现任何古怪的动静,周围的同事都很忙碌,频频传出敲击键盘的声响。

  他们公司大办公区的布局有些过于紧凑,办公桌之间被不到两根手指宽的薄木板隔着。

  同事们虽然坐得距离很近,但每个人手里都从事着独立的项目,工作模式不是流水线作业,不存在过多的交集,平时彼此之间很少相互干扰,可以概括为谁也不清楚对方在忙些什么。

  林宥智对三姑六婆、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无中生有、颠倒黑白、急功近利,这些贪功求名玩弄办公室政治的黑道手腕一概不关心。

  他在乎的是那个很俗气的东西,嗯,就是钱。

  几个月前,林宥智把宿舍的钥匙交给宿管阿姨,从大学搬出来,跟人在皇都一处老旧的居民小区里合租了一个面积不足40平米的两居室。小区里的居民楼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楼道里小广告贴得满墙都是,楼梯的拐角堆放着不知是谁家的杂物。

  这种房龄长外观老旧、配套设施简陋、室内空间设计局促,被当地人俗称为“老破小”。

  为了少掏钱分担些房租,林宥智选择住在北面卧室靠里的阳台。阳台与卧室之间有门窗阻隔,并不连通。晚上躺在那张可以折叠的简陋单人床上,他抬头望着窗户外面,树影婆娑在左右晃动的间歇,不经意发现了星斗,顿觉心满意足。

  把一叠钞票交给房东后,他的钱包里没剩下什么。

  他生活中80%的烦恼是由缺钱引起来的,剩下的20%是因为赚不到足够多的钱引起来的。因为缺钱,他曾经吃不起饭,谈不起恋爱,将来可能还会结不起婚,买不起房,也养不起娃。

  他从不假装清高,表示自己对钱没有兴趣;退一步讲,也从不拜金认为只有金钱至上。

  更从不视财如命。

  老爸欠下的巨额债务,始终像在他头顶之上悬着的一把利剑,生活在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剑就会掉下来插入天灵盖的恐惧之中,使他时常不自觉地后背发凉。

  但今天的发凉并不是他所熟悉的感觉。

  这种让人捉摸不定的感觉搅得他一天都坐立难安,甚至在卫生间这样密不透风的狭窄空间里,仍然也能感觉到一摸一样的寒风冷意。

  林宥智感觉到鬼影处处跟随着自己,但一扭头却又凭空消失不见。好在时间久了,频繁监视他的人难免不露出些蛛丝马迹。无意间,他发现了那个在暗地里贼头贼脑观察他一举一动的人。

  怎么可能是他?

  如果说谁都有可能,那么唯独他有充分的理由可以先被排除。

  他可是同事公认的道德高尚之人,也是公司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元老之一,辈分高资历老深得黄总信任,偷窥别人这种龌蹉的事情怎么可能是他干的。

  一路跟着黄晓黎从居民楼的单元房起家,到现在的CBD高档写字楼,至于为公司做过些什么重要的贡献,凭老板黄晓黎表现出对他的信任就可以略知一二。

  林宥智对于自己触了老姜霉头的事还一无所知。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