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浮华在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谁又是谁的真命天子

浮华在上 薄荷三仙 2073 2020.06.03 08:45

  清晨,一缕阳光洒在胡潇潇的脸上。光线刺激她反射性皱起眉扭动头部,但是无论怎么变换头部的位置,仍旧摆脱不开光照。

  胡潇潇缓缓睁开惺忪的双眼,诧异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下意识地往自己身上拽了拽棉被,冷不防有些发懵。像喝酒喝断片的人一样,好半天才回忆起,昨晚自己拖着沉甸甸的双腿,从旋转楼梯爬上来的一幕。

  双目圆睁,转动黑黑的眸子,胡潇潇仔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这个房间真称得上超级迷你,除了单人床,没有其它。可令人费解的是虽然面积很小,但躺在里面并不觉得逼仄。不经意间,她向上看了看,骤然像盗墓者发现了宝藏一样,欣喜若狂,大声惊呼起来。

  “天呐,也太美了吧。”

  原来灯塔的顶部,被人为改造成玻璃穹顶,明媚的阳光,碧空如洗,朵朵白云漂浮在天际间,不可方物的美景,轻松躺在床上就可以尽收眼底。

  这是一片属于胡潇潇的天空,她乐于把自己幻想成一只井底之蛙。“原来天就这么一点大啊,嘻嘻。”

  联想到昨夜在漫天星斗的陪伴下入眠,觉得心花怒放,同时,却又觉得遗憾万分,懊恼自己一爬上床就睡着了,根本没有领略到夜空的曼妙。

  昨天晚上,想必自己一定睡得很香,现在只觉得浑身精力充沛,能量已经满格,如果再不做些运动释放掉多余的能量,很可能会七窍生烟。

  打开房门,胡潇潇打算下楼晨跑。来到走廊,瞥见对面房间的门虚掩着。依稀记得那间房门的锁,昨晚任凭自己怎么推搡也打不开。原来是有人住在里面,是谁呢?会不会是高跟鞋女孩?她眯着眼睛从门缝里探了探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出了灯塔,她沿着海滩朝向木屋的方向跑去。

  ******

  在一处建筑物的转角处,刚好发现高跟鞋女孩从对面走来,胡潇潇立即朝她挥挥手打了个招呼。高跟鞋女孩似乎没有注意到胡潇潇,面无表情地径直拐进建筑物的里面去了。

  胡潇潇追了过去,想看清楚她要去哪里。进去之后没走多远,发现一扇玻璃门敞开着。走到近处,隔着门上的玻璃,胡潇潇发现里面是一个长方形的游泳池。

  只见高跟鞋女孩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泳池边上,好像在往游泳池里面看着什么。胡潇潇见状,抻长了脖子也朝里面望了望,不可思议的是,泳池里面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胡潇潇自言自语喃喃道,“什么嘛,里面什么都没有。高跟鞋真是个怪人。”说罢便悻悻地离开了。

  谁知她刚走不一会儿,一个脑袋就突然浮出了水面,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廖楚雄。原来他一直在温水泳池里面潜泳,从玻璃门外面朝里看过去根本发现不了。

  当游到靠近泳池边上的时候,廖楚雄双臂撑住岸边从水中一跃而起。上岸之后,朝着泳池后面的一排休闲椅大步走去。

  高跟鞋女孩紧跟上去,恭敬地说道,“廖董事长,没想到您可以在水里憋气这么长时间,真是了不起。从我刚进来到现在足足有4分钟,像您这样水性这么好的人,我还是头一次看见。”

  廖楚雄好像很享受她的吹捧,往旁边一指,说到“行了,到那边坐会儿。”

  高跟鞋女孩的后背挺得直直的,好像正襟危坐在谈判桌前一样。廖楚雄随手拿起,休闲椅上面叠成四方块的浴巾,擦干身上的水份,然后半躺在藤条椅子上休息。

  高跟鞋女孩瞧了瞧浴巾,感觉看上去似乎有点眼熟。她安静地等到对方躺下,才开口道,“董事长,昨晚跟您聊得有些仓促,没有完全表达出我的意思,今天,我想再和您解释一遍。”

  廖楚雄抬手打断她,用中气十足的浑厚嗓音说道,“我了解你们这些外资投行的套路。故意把准备上市的股票发行价格定低了,以便保证自己可以顺利完成推荐股票上市的任务。在新股票发行上市交易,也就是IPO的当天,那些早在股票上市之前就“押宝”进行提前申购的大投资机构,就会随着股价走高在高点卖出,一买一卖吃进不少差价。你们这样做等于把资产白白地贱卖给投机商。”

  经过昨晚的过招,高跟鞋女孩基本摸清了廖楚雄的态度。不容乐观,他对投行存有根深蒂固的偏见。

  于是她开口解释道,“在股票IPO成功上市之前,按照规定流程,我们必须要先询问价格,也就是我们在给股票定价之前,会根据几家大型投资机构给出的投资研究报告里面的报价,确定相对合理的价格区间。所以,投行不能够私自决定股票的发行价格,更准确地讲,定价权不在我们手里。”

  廖楚雄的态度冷漠,“也就是说企业资产的价值,被低估是常有的事。”

  高跟鞋女孩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而且,IPO定价是否合理,仅凭股票上市当天的市场表现是不够做出评估的。股价后续的走势情况,才能够真正体现一个公司本来的价值。因为存在一定的供求关系,所以说市场才是理性的。”

  廖志雄睿智的双眸闪烁出缕缕精光,马上反驳道,“理性?也不完全是理性的吧,前一阵,有些不值得投资的垃圾股,不是照样受到追捧吗?”

  “那只是个别的短期行为,终归会回归理性,从长远看,市场始终是理性的。况且,游轮是重资产行业,需要不断投入巨额的资本,发行A股恰恰可以募集到大量的资金。”

  廖楚雄显出不耐烦,说道“我记得昨晚已经拒绝过你。现在我的现金流很充裕,更何况商业银行贷款的利率也很合理,没有任何上市的必要。”

  女孩咽了一口吐沫,把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三年来,她一直在潜心研究重资产行业的经营状况。企业借贷大量资金投放在固定资产上面,靠低成本来维持运营,赚取的利润有一大半用于支付利息。

  高跟鞋女孩用恳切地目光,看着坐在她对面的“顽石”,无奈地说道,“这话本来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是请您听我一句劝,廖总,银行只会锦上添花,只有我们才会为企业雪中送炭。”

  眼见对方全然没有为之所动,她又补充了一句,“希望您可以充分考虑我的建议。”

  廖楚雄说,企业没有上市的必要,也就是不打算考虑上市。而高跟鞋女孩却在想,企业选择在什么时候上市,才是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

  常言道,话不投机半句多。高跟鞋女孩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张精致考究的名片,双手毕恭毕敬地递到他面前,说“如果您改变主意的话,欢迎随时与我联系。”廖楚雄单手接过名片,随便在眼前晃了两下,就放到了一边。

  这时,一个身影从玻璃门外一闪而过。

  高跟鞋女孩感觉自己低声下气,毫无尊严可言,不打算再纠缠下去,说完起身,扬长而去。

  ……

  早餐时间,五个女孩中只剩下四个,高跟鞋女孩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