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带着图书馆回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冬至(二)

带着图书馆回大明 豆芽孢子 2065 2020.01.10 22:00

  吃饭的时候会一直有音乐,音乐停,就是该放下筷子的时候。

  光禄寺和序班分别把御案和群臣案撤下去,群臣拜过之后,朱允炆就可以走了,群臣也就可以离去。

  然而这一次在群臣拜完之后,朱允炆并没有出去。

  而是对群臣说道——

  “朕在《少年中国说》中提到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然而,少年老成之说,亦是我中国称人之语也,年长而勿衰,泰西人相勖之辞也,此亦东西民族涉想不同、现象趋异之一端欤?”

  “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

  。。。。

  “利刃断铁,快刀理麻,决不作牵就依违之想,自度度人,社会庶几其有清宁之日也。”

  “。。。朕陈六义,幸平心察之。”

  “自主的而非奴隶的——”

  “进步的而非保守的——”

  “进取的而非退隐的——”

  “世界的而非锁国的——”

  “实利的而非虚文的——”

  “科学的而非想象的——”

  “诸位勉乎哉!”

  这是***在《新青年》的创刊辞,朱允炆拿过来发表了一通演说,劝勉大臣们要保持年轻的心态,积极向上。

  内容当然已经进行了大量的删改,以符合现在的情况。

  许多后世才有的词汇朱允炆也对其进行了简单的解释,不能解释的则删除。

  还有很多不符合朱允炆身份的词句,也是改了很多。

  即使朱允炆这么说,很多大臣肯定也会不理解,或者难以接受。

  看现在,朱允炆都演讲完了,台底下仍然一片寂静。

  不知道是在消化吸收朱允炆的演讲内容呢,还是在发呆。

  朱允炆也没理他们,而是直接回乾清宫了,在那里还有一场呢。

  朱允炆走后,群臣哗然。

  有资格的纷纷涌向六部尚书,想让他们解释一下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郑阁老,陛下这是何意?”这是一点都没听明白的。

  “是啊,严阁老,科学作何解释?”这是某一部分不明白的。

  “陛下是不是在说我们不干事,没有追求?”这是年纪大的。

  “毛阁老。。。”

  “齐阁老。。。”

  “好了,大家安静。”吏部尚书毛泰作为六部尚书之首,发话了。

  “陛下的演讲,演讲一词也是陛下所发明,曾征求过内阁的意见,我等在此之前是知道文章的内容的。”

  “明日的《大明日报》会刊登陛下的文章,请诸位同僚细细品读后再来询问。”

  “现在还请诸位出殿吧,不要坏了礼仪。”

  听了毛泰的话,群臣才反应过来现在还在大殿中呢,如此喧哗的确是坏了礼仪。

  群臣排好队走出殿门,队伍马上就乱了,就跟放学的小学生一样。

  本来官员们还想去找内阁大臣询问,但一看内阁和军委碰头了,知道他们又要事商议,只好远离。

  军委将军们的屁股还没好,走路一扭一扭的,他们也在询问此事。

  “陛下真把演讲词给你们看过了?”胡日飞问。

  毛泰也是一肚子气,说话的语气就不太好:“怎么可能,皇上将这事瞒的死死地。”

  “皇上没给我们看,但给解缙看过了,之后解缙将此事转告给我们。”

  “解缙。”胡日飞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解缙一路小跑过来,没人知道朱允炆找了解缙,所以他周围只有几个相熟的同僚。

  不然的话,他早就被围起来了。

  胡日飞略微压低了声音:“陛下什么时候给你的演讲词?”

  解缙也不想暴露自己看过演讲词的事,也压低了声音道:“胡将军,诸位阁老和将军,在半月前陛下就把文章给臣了,让臣替他润色一番。并嘱咐臣一定不能传出去。”

  “半月前?”胡日飞吃了一惊,“陛下这是早有预谋啊。”

  解缙继续道:“陛下原来的文章中有很多臣看不懂的词句,陛下说臣看不懂的就标出来,后来陛下改动了几次,才改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看不懂的?”众人都很惊讶,这世上还有解大绅看不懂的句子?

  解缙张嘴就来:“在文章开头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后面还有一句‘人身遵新陈代谢之道则健康,陈腐朽败之细胞充塞人身则人身死;社会遵新陈代谢之道则隆盛,陈腐朽败之分子充塞社会则社会亡’。”

  众人一听,的确是有些难以理解,何为细胞?细小的同胞?

  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老夫只听过新故代谢,未曾听说新陈代谢。”郑沂捋了捋胡子,说道。

  “我也未曾。”解缙也道,“不过所谓当其取于心而注于手也,惟陈言之务去,以陈代替故字倒也贴切。”

  听着一帮人开始谈论这些,将军们悄然远离。

  且将大臣们对演讲的反应放在一边,这边朱允炆从奉天殿走出后,继续去乾清宫赶场。

  乾清宫举行的是家宴,皇室子弟都会来。

  等他们都到了,朱允炆发现原来在京的还有这么多人。

  每到这时候朱允炆就忍不住想,要给他们找点事干,不管是公主还是驸马。

  在场的就是公主驸马们最多了,他们都不出京,整日里无所事事。

  即使很少欺压良善,平日里破事也做了不少。

  家宴比大宴仪简陋的多,当然气氛也祥和得多。

  都是老朱家的子弟,朱允炆也不会扫他们的兴。

  这次朱允炆也没有搞自助餐的模式,那样太随意了,在冬至日不太适合。

  现在朱允炆也吃不下去,就坐在龙椅上看着他们欢声笑语。

  “皇后可开心?”皇后马氏就坐在他的左手边,太后在他右手边。

  这种场合,皇太后的地位还是低了一些。

  “回皇上,妾身很开心。”

  朱允炆点点头,又对吕氏说道:“母后,把文奎交给乳母吧,你也歇息歇息。”

  “哀家要亲自抱着他才安心,皇上不要管。”

  朱允炆能说什么。

  接下来朱允炆又一一对公主驸马和亲王郡王们勉励了一番,让他们好好学习啊,遵守规矩啊等等。

  这是应有之义。

  等到小太监喊“宴毕”的时候,朱允炆便起身离开,接着皇后离开,家宴算是完成了。

  冬至日也过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