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楚秦之狮域孤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3章 新鸠未越岭(下)

楚秦之狮域孤瓷 凤麟岛主 5213 2020.10.26 14:19

  眼下这般光景,已没回头路可走,质子峰金丹与另两位金丹一合计,也只能与鬼修硬桥硬马做过一场。眼珠子转了转,将梁画桥叫了过去,“小友可有章程?”质子峰金丹放低身段问道。

  “呃。”

  谷梁门筑基做思索状,想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两字:“石柱。”

  “你确定毁掉石柱就可毁掉阵法?”质子峰金丹又问。

  “阵法不可毁,因为,因为此阵核心乃是那些【阵虫子】,不过,若毁掉石柱,至少有七成把握可令那【夜飞蝉】瘫痪。”他答道。

  “够了!”一拍自家大腿,质子峰金丹计议已定,当下便排兵布阵。

  剩余这十九人中三金丹、十一筑基、五炼气,俱都是个顶个的好手,不过眼下不是时机,只能等那些鬼修大队撤走,守备相对松懈之时突袭。

  这一等就是三日,他们在附近林中找个树洞猫着,打坐的打坐,疗伤的疗伤。这回是以卵击石的战斗,能活着回去就是邀天之幸,可是三位弟子无论谁有事,都是杨寒无法接受的。他做了十年掌门,一多半时间都在外头打生打死,辛辛苦苦盘弄出的好苗子真心不多,一找到空子,就拿重话对虞樵几个反复啰嗦,总之就是不能脱离大队。虞樵与沙连发未曾习得传音之法,杨寒不让他们开口,便只能不住地点头。

  “好了,这就出发罢!”

  质子峰金丹亲自去侦查了一回,说是那些鬼修撤的七七八八,如今法阵周围的鬼修不过百十来人。众人心中清楚,那不过明面上的,暗哨还不知有多少,而且按西邙宗鬼修配置,应有三分之一的鬼修是有鬼兽的御兽修士,这些人随随便便就能招出上千鬼物。

  “对方有多少金丹?”遇上这种局面,窦鼬也不能淡定,问这话时脸皮抽搐了几下。质子峰金丹只是摇摇头,他们为了防止暴露,身上的高阶【隐息符】全都用上了,哪里敢放神识去看,根本不可能摸到对方实底。

  走到曹隐面前,质子峰金丹竟弯腰深施一揖,“曹道友,拜托了!”

  “放心,我省得。”云崖曹家金丹眼圈也有些泛红,按之前布置,他是唯一不参与战斗的一个。将这么一位顶级战力闲置实在是不得已,毕竟他要御使飞旗,那可是大伙儿最后的生路了,当然辅助攻击、救治伤员这些也是免不了的。

  “出发!”质子峰金丹大手一挥,颇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概。

  不再需要隐介藏形,更没有婆婆妈妈,质子峰金丹一字当先,一道青色遁光冲天而起,划出道优美弧线,向着山根下的法阵俯冲而去,其余修士衔尾而至!

  “出剑!”

  破阵符都没用,青色长剑一招斩落,如霜雪横秋。吊在队尾负责断后的杨寒,目光穿过军阵的弧线看得分明,还是第一次见质子峰金丹全力出手,原来是位货真价实的剑修。

  本命法宝【秋霜鸦九剑】卷起山中大片水元素,三只青鸦吞吐寒气,打出有若实质的剑气匹练,剑气化三!有些眼力的修士心中免不得大赞一声,一剑三器灵!虽说只是三阶【冰霜青鸦】,可这种多器灵本命法宝炼制极难,而且要求修士神识极其强大才可驾驭。

  “质子峰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很多人心中生出这样的想法也是题中应有之义,特别是窦鼬,他以散修之身修炼到金丹境,平素也是极其自负之人,这位质子峰中期修士不但境界压过自己,平时闲聊才知人家还比自己小几岁,如今见到他手段了得,顿生“货比货的扔”的自行惭秽之感。

  幻阵被划开个老大口子,质子峰金丹连人带剑没入阵中,剑气终于击在真正的法阵防护罩上,发出几声金刚划玻璃的刺耳声响,法阵光罩黯淡几分,却死灰复燃般陡然炽盛。

  “全力攻击,都不要留手!”

  对身后的狮域修士大喝一声,质子峰金丹祭出张三阶【搬山符】,立刻召唤出一只小山般大小的凶猿虚影。鬼修的要害据点一般都有护山法阵,此处概莫能外,而且质子峰金丹试了一剑,便知此阵品阶不低,绝不像纸糊似的幻阵那么容易对付。

  “谁还有【破阵符】?”

  一边喊,手中秋霜剑不停劈砍。

  “我来也!”

  窦鼬狂喊,眼中凶光四射,身后本命虚影大现,金色小箭虚影蕴含金系元素之力蓄势待发,再次见到他这本命【金仆姑】,杨寒心中没来由一阵亲切之感。

  三阶【破阵符】已经用完,有几人储物袋还有存货,都是自家物事,可没人敢藏私,一阶、二阶【破阵符】被一连祭出七八张,狗皮膏药似的贴在法阵罩子上,发出剧烈腐蚀气息。

  一时间,十几道攻击齐出,全都找准对着薄弱处乱打。到底还是【金仆姑】犀利,竟钻出个婴孩般大小的洞口,可那本命虚影也是强弩之末,化成灵气消散空中。

  透着空洞已能看清下面人影绰绰,不得不说鬼修的战斗素养不错,面对敌人突袭并不慌乱,很快就结成防御阵型。还有几个拿储物袋往阵法中枢倒灵石的修士,似乎边干活还一边说着闲话。

  “等等!”

  他们往法阵中倒的可不是灵石,却像是兽晶、矿石之类,这一点有几个修为高些的修士都看到了,心中骂一句“暴殄天物!”可也顾不得想这些,毕竟都对西邙宗手段有些见怪不怪了。

  接下来几轮攻击容易许多,法罩口子越打越大,根本破鼓万人捶,眼看短时间补不起来,质子峰金丹呼哨一声,直扑【夜飞蝉】中心石柱。

  “桀桀,好胆!这么点人,也敢闯我西邙宗大营!”

  一个金丹鬼修怪笑着现身,像是个指挥官,骷髅手指朝狮域修士一指,杨寒便见无数法术向自己这边打来。没奈何,空中打个转身,飞到宋思联几个弟子前面,祭出【金银环】硬接一记。这种军阵群攻法术准头虽差,可杀伤力不小,【金银环】着了十几道法术,六朵枯火如同风中烛火瞬间湮灭,丈许大的乌龟壳子被打得缩小一半。

  一边挨打,还得腾出手攻击夜飞蝉法阵,一时间险象环生。接连几声惨叫,有人从空中坠落,可都如同坠入黑洞,还未及地,便诡异消失了。知道是曹隐出手,大家心中松了口气。

  剩下的人迅速结成圆阵,与鬼修缠斗在一起,质子峰金丹领着三五个筑基则全力攻击法阵石柱。

  “空!空!空!”

  储物袋有的各种法器、符箓,只管没命价朝着石柱招呼,【天雷子】都用上了,炸的石屑纷飞,可那石柱坚挺之极,应是岿然不动!

  向下方战团投去快速一瞥,质子峰金丹眼珠子涨的血红,心中大急:“若不能速战速决,怕是一大半人都得死在这儿,弱点,弱点在哪里?”

  手头虽有老祖赐的保命遁符,可他不打算用,临阵脱逃就算逃得脱质子峰军法,可逃不脱良心谴责和道心受损,还,还有质子峰的骄傲!

  身后本命虚影大现,竟是一道【剑意秋霜】,白色匹练令周遭突然出现一股萧索秋凉的大道之意,许多人手中的法器都莫名滞涩。质子峰金丹裹起白色寒霜,绕石柱盘旋而下,【秋霜鸦九剑】不停砍斫。

  没用,那石柱不知用什么材料做的,真他喵结实无比。

  杨寒他们早就杀红了眼,宋思联的【慈悲普渡剑】散发出数丈长的赤红剑芒,每挥舞一次,便扫倒一片,不大会儿功夫,被他杀死或超度的鬼物竟有数百。死的透透的僵尸和骷髅堆叠在一起,在他们周围堆砌起一道“骨肉之墙”。

  身后【掌土鼓】本命虚影放出,那招【礼度风矢】卷起一道道风刺,成片成片的鬼修倒下。他这些手段连那几个前来围攻的金丹鬼修都有几分忌惮,近战不利,便拉开距离催动法宝攻击。

  “掌门师叔!”

  一声惨叫,沙连发已经被一根骨矛透胸贯穿,惯使的那只一阶中品【青铜翻天铲】已断成两截。好在和他并肩作战的虞樵反应不慢,催动【五岳竹水盂】召唤五山,将前来补刀的几个炼气鬼修砸成一地碎渣。

  将沙连发一把摄了过来,小心替他拔出骨矛,好在未伤及心脏,应无大碍。取出颗二阶疗伤丹药塞进他口中,杨寒又在他身上连点数下,替他止住些。“你先坐下休息!”将他护在自己身后,继续挥舞手中的【心生蜂云剑】与那些鬼物战斗。

  算起来沙连发是自己那未过门的妻子一族,玉树临风沙空鹤的后辈,可自己平时没怎么关照过他,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此次战了,我给你挑把上好飞剑!”

  一剑将一个炼气后期的鬼修斩为两段,回头对沙连发笑笑,杨寒随口许个诺,果然对方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色焕发出些光彩,却连咳几声,喷出几口血,吓得杨寒再不敢多说。

  “这么打下去不是个事!”

  眼看能站着的还不到十人,阵中有人惶急大叫。战场之上士气此消彼长,一方军心若是动摇崩溃,那随之而来就是溃逃,可在鬼修腹心之地,又有几人能逃得性命?就算有曹隐的后手,可军阵一旦打散可就万难救援了。

  “嘭!嘭!嘭!嘭!”

  就在此时,狮域修士头顶突然传来隆隆鼓声,先是稀稀落落几声春雷般炸响,后来愈来愈密集,如同瓢泼大雨般铺天盖地。

  原来是窦鼬,杨寒抬头看时,那货正祭出面大鼓,擂得地动山摇。想起【赤炎洞】中遭遇,立刻想起窦鼬说要将自己炼化进里面的【褫魂皮鼓】,不过杨寒真没想到,这原来也是件法宝,自然不是本命法宝,看样子也有几分邪气,说不得是那厮杀人夺宝搞到手的。

  “天尊放祥光,铜城铁壁墙。狮子下九重,幽魂咽喉悉润通。亡者随光旋转动,出离幽冥赴道场……”

  窦鼬口中念念有词,那魂鼓法宝对鬼修极克制,竟连空中的鬼兽都有被吸去灵魂从空中摔下来的,周遭低阶鬼修更是大片大片倒下。

  原来那厮有这等压箱底的手段,杨寒终于明白质子峰为何会挑他参与这个任务。

  不过,这也就是令战局略略好转。西邙宗金丹越来越多,竟然又有七八个金丹鬼修前来增援的,这还不算他们的同阶伴兽。

  杨寒算是看明白了,鬼修们并不急于消灭自己这拨人,是想再多玩玩。不过鬼修的耐心出了名的不好,其中一个金丹后期鬼修见窦鼬的魂鼓厉害,不甘示弱祭出面镜子法宝,那法宝发出一道黑光直直朝着杨寒射来,心中大惊,立刻祭出蛹盾。好在他这乌龟壳子再次经受住了考验,可旁边一个筑基躲闪不及,被黑色光线射中,身子立刻软软瘫倒,杨寒过去一看,那筑基三魂七魄都被摄了去,哪里还有命在?

  这么打下去就算自己能保命,那几个弟子决计活不成,杨寒大急,一时间都想卷了自家弟子跑路。

  “嘿嘿,你怎么怂了?还有压箱底手段呢,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脑海中传来乐果那死鬼的声音,一点不慌不忙,比杨寒淡定一百倍还多。

  “我草,你不早说?”

  骂了一句,杨寒立刻找质子峰金丹和窦鼬两个商量。

  “怎么,你还有招大威力法术没使,那你还等什么?”

  质子峰金丹听了一半便怒骂杨寒,此时他也是病急乱投医,也不管杨寒这筑基十层修士能否有超越他这金丹中期的手段了,只是忙不迭催促。

  “我这法术催动需要时间,您二人须有一人替我护法才行,还有一人……”

  杨寒瞥瞥那边还在战斗的修士,质子峰金丹立刻明白。对窦鼬喝道:“窦道友,你去替他护法。你,你,你们几个随我走,去那边打掩护!”

  呼啦一声,带着原本攻击夜飞蝉的几人走了。杨寒虽说不愿和窦鼬搭伙,可眼下危急万分,实在不容迟疑。对方似看出他心思,催促道:

  “小友莫要顾虑,什么手段使出来便是,嘿嘿,我知道你一向有些底牌的!”

  窦鼬不怀好意打趣一句,更令杨寒心惊肉跳。无法,牙一咬,心一横,取出蓝小蝶给的那枚【永生之蓝】,没命价将法力灌了进去。

  初时还好,后来渐渐不对,丹田中法力如脱缰野马般被鳞片吸着向外奔流,想想也是,化神手段岂是他区区一介筑基轻易能够驾驭,鳞片上的法术被催动之时,杨寒几乎被抽成了人干。

  不过,效果出奇的好。一片波纹光阵扫过,什么【夜飞蝉】,还有法阵中刚刚还活蹦乱跳的鬼修竟然统统湮灭。

  “这,也太强了吧?”掠阵的窦鼬看得目瞪口呆,对杨寒的忌惮之心更是愈发强烈。

  “我,我草,我快要脱力了,前辈拉我一把。”

  杨寒只感觉自己阳寿都被抽去了几年,心中把个蓝大人骂得要死,却皱着老脸向窦老鼠求道。

  “拉你?嘿嘿,下辈吧!”

  冲他古怪一笑,窦鼬竟驾起遁光走了。“快,快撤!”

  边飞边朝质子峰金丹那边招呼,见法阵被毁,众人一阵惊喜,再不愿与鬼修恋战,呼喊曹隐前来接应。

  可怜杨寒就这么被遗忘了,远远看见自家几个弟子焦急地朝自己这边大喊大叫,杨寒只有报之以苦笑,他已经被随后赶到的大群鬼修团团围住,而他脚下,还有两条灵力大蟒将他死死拖住,根本动弹不得。

  看得出质子峰金丹还是想援救自己的,黑色大旗在头顶隐现几回,终于被气急败坏的金丹鬼修逼退,最后,看到无数向自己射来的法器,不出意外的话,杨寒在下个瞬间即将变成一地碎肉。

  手中那枚美丽的蓝色鳞片之中还封印着一道强大的防御法术,可惜杨寒根本再无力催使,就算能够,那之后他依然难逃一死。

  “可惜,可惜没能给你穿上嫁衣!”

  心中只来得及对未婚妻子多罗栀说这么一句,杨寒只觉身子一轻,便被一道突如其来的黑烟裹着,向山中飞去。

  不知过了多久,杨寒被带到一座秘密洞府之中,然后被重重掼在地上。眼一花,密室中多出一个人来,白衣男子背对杨寒而立,感应到对方身上淡淡元婴威压,杨寒不禁又疑又惊。

  “唉!新鸠未越岭,可惜了。”

  白袍元婴突然叹口气说道,杨寒被他这话搞的一头雾水,“什么?”他条件反射似的问了一句。

  “掌门师兄千挑万选的接班人,如今要在我的手中陨落,岂不是件煞风景之事?”

  那人终于回转身子,嘴角却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冷酷者有之,嘲弄者有之,戏谑者有之,反正杨寒是搞不明白,他只被对方的话给吓到。顾不得修为之差,尊卑之别,指着对方鼻子哆哆嗦嗦地道:

  “掌门师兄?你说掌门师兄?你是何,何,何……”

  那个人是楚秦门的忌讳,杨寒与齐休之间也从没谈论过,可是老楚秦人多少都知道那人的事。

  “没错,我就是何玉!”

  白袍元婴大大方方地认下,却仔仔细细打量起杨寒。杨寒同样看着他,面如冠玉,长身玉立的白袍元婴,年轻的外表配上成熟的气质,令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与之敌对的杨寒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诶!以前还是,还是盲目自信了呀!”

  他心中这么想到。

  

举报

作者感言

凤麟岛主

凤麟岛主

PS:5000字大章奉上,求收藏,求推荐。这章酝酿一个多月了,今儿终于写了一半,收束部分明儿再写吧。

2020-10-26 14: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