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楚秦之狮域孤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1章 新鸠未越岭(中)

楚秦之狮域孤瓷 凤麟岛主 4183 2020.10.24 14:58

  这回执行秘密任务的总共只有三十人,都是各家有一技之长的精干修士。临出发前,杨寒等人被带到一处隐蔽洞府,在一间密室之中,杨寒见到了质子峰金丹后期修士虢也。这人是这支质子峰压阵军队的头领,军中无人不识。

  他身后那张地图几乎占满密室一面墙壁,手指地图,虢也开门见山地说道:

  “这里,这里等等几处,都是我西路大军元婴前辈探察过,疑似【夜飞蝉】所在。你们要做的就是找到真正的空间法阵,如有可能,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摧毁……”

  他在这里停顿一下,环顾场中诸人,似乎是给点时间让大家消化一下,好搞明白“不惜一切代价”的含义。

  大家的理解能力没有问题,参与这次秘密合议的都是筑基以上,哪个不是人精,“这是要牺牲我们啊!”心中不约而同想到,有几个人脸色一下就难看起来。

  压阵修士传令之时只说是侦查,可没说要摧毁,这根本是两个概念好不好?和鬼修打这么久,哪还不知对方厉害,阵战尚且不敌,自己这几十号人深入敌人老窝,一旦发生战斗,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而且,而且还有将近一半炼气修士,跑路时根本就是拖后腿的。

  “还有,我要提醒你们一点:西邙宗鬼修极其狡猾,所以,元婴探察到的那几处,仍未必就是真正的法阵所在……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你们所有人,都要按临阵脱逃论处!”

  虢也最后一句话语气极重,听的人脑子嗡嗡作响:“凭什么,这不是摆明车马让我们去送死!”心中腹诽,可没谁敢质疑。

  “不过,若是能完成此次任务,我保你们每人至少得万点贡献……无论死活。”

  好在质子峰也不是一味强凶霸道,虢也开出了条件。万点贡献究竟值多少?此事离战功评定还早得很,杨寒等多数人并无概念,但总强过白忙一场。

  “可有疑问?”

  虢也说这话的时候,杨寒的目光还在前面坐着的一位金丹身上,那人似有感应地回头竟朝他眨眨眼,脸上几处或黑或红的伤疤格外醒目,正是险些将杨寒置于死地的麻衣社魁首窦鼬。

  说起来杨寒能从那处空间裂缝活着出来,窦鼬真有种见了鬼的感觉,当时第一反应便是这小子身上有重宝。后来在军中,他一直暗中观察杨寒,却没见他显露什么了不起的手段,又难免狐疑。

  杨寒撇撇嘴,对窦鼬报以微笑,打生打死的对手,竟像重逢故友似的。这没什么,该面对总归要面对,杨寒心中并不怎么畏惧,起码他可以确定一点,对方对自己也有些忌惮的。

  “前辈,我有个问题,既然元婴已经找到【夜飞蝉】,为何不顺手除去?”

  场中还是有明白人,一位筑基的问题立刻引起众人议论。

  “咳,是这样的。”

  虢也赞赏地看了那人一眼,心想这些人多半回不来,说与他们也无妨。“咱们的元婴初时也是参战了的,可立刻就引来西邙宗元婴,那是我们才知,原来对手也派来了元婴,只是不知出于何种目的,一直不出手耳。”

  此语一出,立时引得大哗。在场除个别知情者外,其余修士一直以为这场只是金丹层面以下的战争,原来战争双方竟然达成某种默契,元婴修士奇怪地保持了克制。说不通,实在说不通啊,那他们所为何来?这个问题令众人心生困扰。

  若为了抢占地盘,那么为何还要隐藏实力?为了抢占资源的话,倒也沾些边,听说战线南部蛮荒已经被鬼修给祸祸地不像话,鬼修手段极其毒辣:灵草、矿石能收的全收走,古兽、凶兽大多被杀死,转化成骷髅兵或炼成僵尸,根本涸泽而渔,搞得赤地千里。可是他们为何要来攻击狮域的修士大军呢?

  “呵呵,你们不用想这些,若能搞清楚,大人们早动手了。”

  虢也难得一笑,又回答了几个人提出的疑问。原来这回虽是行险,可联军准备还算充分,七拼八凑,给敢死小队的修士配备了克制法器、符箓等物事。

  草草祭炼完法,秘密小队成员连操练都来不及,只相互认识一下,就被派了出去。

  在莽莽群山之中,西路军那点人马根本不起眼,然而鬼修也没到漫山遍野都是的程度,大有空子可钻,不过对方既然有元婴存在,无论杨寒他们再怎么小心,还是很容易被发现。

  “都上来罢!”

  曹隐祭出面黑色大旗,被旷野的风吹过,大旗只波浪起伏般轻微翻舞,却连丝声响也无,随着他一声招呼,众人飞跃到大旗之上。抬眼看看满天星河,曹隐掐个法诀,黑旗裹着众人诡异消失不见。

  旗上之人却很清楚,自己正在群山之间穿行,飞得不高,比炼气修士惯常御器飞行的高度还要略低些;遁速也不快,堪堪比得上筑基初期修士。不过虞樵等炼气修士都有些激动,这件【纽星大行旗】可不是什么普通法器,而是难得的星辰类法宝,具有【隐身】、【吸星】等罕见属性。

  这法宝是出自【云崖】曹家的曹隐问自家元婴老祖借的,而他家老祖,据说就是西线两位元婴之一,只是那种高来高去的大人物,低阶修士是不大能见到的。

  法宝虽好,可这种具有一定空间之力的物事十分耗费法力,而且空间也狭小,远比不上普通飞梭舒适。修士们或立或坐,已经满满当当,想要横躺绝无可能。

  就这么一连飞了三天,饶是曹隐金丹中期修为,也是额头见汗,有些脱力之相,一路光是三阶灵石都被他吸干了五、六块。

  好在前面不远就是地图上标注的第一处目标,领队质子峰金丹打个招呼,曹隐按下遁光,一头扎进密林。

  “再不能往前走了,先寻处据点落脚再说。”

  质子峰金丹很快定下章程,路上遇到的飞行鬼兽越来越多,这边为了防止暴露,都不许神识外放,可修士离开神识就如同凡人蒙蔽双眼,每前进一步都如临深渊。

  挑一处较隐秘的所在,质子峰金丹丢个眼色,同性阵道修士掏出布阵器具,不用一炷香就架好幻阵。

  命众人原地休息,质子峰金丹就自顾自的闭目运功,似乎并不欲与各家修士亲近。其实除了曹家金丹,其余人路上没有耗费丁点儿法力,不过有些憋闷罢了,只是眼下不是串联的时机,都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炼气修士们纷纷取出肉干补充体力。

  杨寒偷眼观瞧,此行三位金丹明显不怎么熟悉,可那窦鼬一路上对另两人的巴结十分明显。果不其然,窦鼬又凑到质子峰金丹跟前,嘴皮不停微动,与对方传音说些什么。

  质子峰金丹对他态度有些冷淡,连眼皮都未曾抬一下,只偶尔皱皱眉头。过了许久,质子峰金丹才睁开眼,向杨寒的方向投去一瞥,杨寒心中一个咯噔,没来得及躲闪,便被叫了过去。

  “杨小友,你看咱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质子峰金丹少见的商榷语气倒令杨寒有些意外,“自然是派人探路,怎么个章程,还请前辈示下。”知道叫自己多半没好事,杨寒只能硬着头皮作答。

  “就是这话,听说你有样变身天赋甚是了得,不知你愿不愿意走这一遭?”

  听他这话,杨寒心中立刻把窦鼬骂了一万遍,“哦”了一声,再无下文。

  “看来这厮亡我之心不死啊!”他那个【蝶变】的本命天赋就窦鼬知道,明摆着是要把他往火坑里推。可那该死的天赋早就失灵,杨寒也没傻到说破自家跟脚,只能先装个糊涂。

  质子峰金丹见他半晌无言,有些恼怒,黑着脸问:“你不愿领命?”

  “前辈容禀,我那天赋确实可以变形,不过,嘿嘿,不过支撑不了太久,怕是一出去就会暴露。我自己倒无所谓,可若牵连大伙儿怕就不好。我听说窦前辈有手灵力化兽,极善潜匿追踪,不如请他先试试?”

  将自己摘个干净,然后顺便摆窦鼬一道算是回敬,杨寒心中窃笑。他早瞧出质子峰金丹是那种板正之人,典型修真呆子性格,修为虽高,若论起斗心眼他丝毫不惧。

  质子峰金丹不傻,也看出他二人之间有事,不过质子峰不插手宗派间事务,他懒得管这种闲事。

  “罢了,你去吧,我再想想。”质子峰金丹大有深意地看杨寒一眼,便打发走他。

  灵力化兽的法子其实根本行不通,一是需要修士神识操控,二是距离远了不行。他们隐藏的地方离鬼修那处据点尚有几十里之遥,灵力化兽根本到不了。

  待曹隐恢复完法力,三金丹一合计,便问众人有无人自愿前往探查的?虞樵刚想报名,被身后的宋思联一指点住,便说不出话来,气得眼珠子鼓起老高。自从与鬼修交上手,他便认定这些人就是杀害雷蚊群堡族众的仇人,每战必奋勇当先。在军中还好,有一众筑基师叔护持,保得他小命无碍,可这回风险极大,杨寒早就嘱咐宋思联对他特殊照顾。

  见无人应声,质子峰金丹干脆掏出名单,点了四人的名姓。杨寒冷眼旁观,都是些没跟脚的炼气散修,心中冷笑:“谁说将不知兵?质子峰金丹很拎得清么!”

  这其实也难怪,到了这种人人自危的境地,质子峰的威慑力已远没想象中大,这三十人小队说白了就是松散联盟,人心本就不齐,他若强行摊派任务,搞不好发生哗变也未可知。

  散修们自不敢抗命,领了破阵用的物事,摸黑往鬼修据点去了。那几人或是身法高明,或是遁术了得,出了幻阵,瞬间消失在黑暗森林里。

  “唉!都是些出类拔萃的苗子啊。”

  杨寒不由在心中叹口气,做过散修的他,大知散修不易。这种任务就是拿命在赌,回得来还则罢了,回不来那可就十死无生。感慨归感慨,还没忘顺嘴对虞樵和沙连发说教一通。

  等了三日,派去的炼气修士总算回来,可是只有三位。跪在质子峰金丹面前禀报,说前面那处据点只是鬼修的藏兵洞,存着大量物资,却并没有【夜飞蝉】。

  “不好!”

  也不知谁大叫一声,那三位炼气散修同时抬起头来,眼神根本空洞无物,手中却各多出枚核桃大的白色果实。身周的灵力元素被剧烈引动,哪个还不知这是要自爆。

  质子峰金丹离得最近,挥掌将那三人击飞,自己则向后疾飞。反应快的已经祭出防御法器,杨寒自打三人回来就暗暗警惕,第一时间祭出保命【蛹盾】,将自家弟子一卷,捎带将几个稍近的修士也带进自己的乌龟壳子。

  “嘭!嘭!嘭!”

  接连三声巨响,当场将两人炸死,断肢血雨乱飞,幻阵内修士被炸倒一片。

  万幸的是三金丹都无大碍,毕竟是炼气修士手段,对金丹造不成大的威胁。不过没人顾得上想太多,四方白惨惨的告警焰火腾空而起,骷髅兵和鬼兽已经朝幻阵这边扑将过来。

  “暴露了,快走!”

  曹家金丹已经祭出黑色大旗,三金丹当先跳上大旗,手忙脚乱将自家修士往旗上摄。

  杨寒丝毫无损,将蛹盾在半空舞得滴溜溜旋转,朝大旗疾飞,不料被一股大力拖着,直接拉进【纽星大行旗】中。收起法术,将蛹中之人放出来,杨寒朝窦鼬拱拱手,沉声道:“多谢前辈!”

  原来他防着窦鼬给自己下绊子,对方反倒帮了他一把。

  总算所有人连滚带爬归拢回来,除了自爆掉那几人,连被炸死的两具尸体都抢了回来。

  就在鬼修第一波法术攻击到来之前,那黑色大旗堪堪再次隐身。“轰隆”一声,就在身后刚刚离开的那个位置,已被无数道法术轰出个巨大深坑,将十几株参天巨树连根抛飞!

  “曹道友,你飞错方向了吧!”

  见曹隐御使飞旗径直朝据点方向飞去,质子峰金丹急得大叫。

  “没,没错!”

  曹隐回头笑笑,借着月色,杨寒觉得这人颇有些道门修士的逍遥自在。

  “嘿嘿,此时探敌人巢穴可谓正当其时。”

  咧嘴笑笑,他对质子峰金丹解释道。对方什么样人,一听便明白他意思,冲他点点头。忽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方才是哪个首先示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