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脱险(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141 2021.02.06 20:00

  没有恶人作祟?双儿当真幻想了一下。

  “若真有那一天就好了!”

  人活着,总要有盼头。

  双儿此时不信,可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

  迟玉卿但笑不语,心中更加坚定了这一念头。

  双儿听她这么一问,多少也听出她的意思了。

  不想她犯傻,双儿便开口劝阻道:“迟姑娘,我知道你想逃,但是就算你跑出了这个院子,也逃不出这座城的。”

  被抓来的姑娘谁不想跑?哭喊着跪下来求她,求她放她们离开。

  双儿记得清清楚楚,有一次她心软,将一个姑娘放了出去。

  她还为此挨了牙婆好一顿打,还差点被赶出去。

  她天真的以为那个姑娘能跑掉,结果第二日便被抓了回来。

  那姑娘回来后,没有和她再说过话,也没有再生出逃跑的心思了。

  后来就听说被牙婆卖去了青楼。

  此后,双儿便再也不敢多管闲事了。

  至多来了新人时,她会去后厨偷上两个馒头予以他们。

  领不领情,那便是他们的事了。

  迟玉卿皱了皱眉,倒不是害怕,她只觉得心惊。

  驻军不过百里,却管不到此处来。

  不过,她也并未气馁。

  总归会有办法逃出去。

  见她低头沉思,双儿以为她歇了这份心思,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放心,以你的模样,牙婆肯定不会将你留在这种地方的,说不定还有可能去怀梁嘞!”

  一般被抓回来的小姑娘都是如此。

  一说起都城怀梁,双儿便满是憧憬。

  迟玉卿勉强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将她饿了两日,她终于见到了牙婆。

  两个大汉将她扔到牙婆跟前,她便是再疼也没力气喊了。

  牙婆走近,捏着她的下巴,左右打量着。

  “倒真是个不错的苗子。”

  迟玉卿哪里还有力气反抗,对于自己的命运她并不知晓,可她却出奇的沉着。

  牙婆也不免多看了她几眼。

  没有太多言语,只是警告了她几句话后,便又被带了出去。

  “大娘,如今咱们人也凑齐了,也是时候交货了吧。”隔间里出来了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

  牙婆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老娘自有安排,你又是操的哪门子心?”

  “嘿嘿,这不是想着提醒提醒大娘嘛。最近小的手头有些紧,便借大娘几个子,待他日手头宽裕了再补上!”

  说完,他便溜了。

  牙婆反应过来,赶紧去后面看了一眼,首饰盒里的东西果然又被那该死的毛贼盗了去。

  她气不打一处来,院里的小丫头便得遭殃。

  迟玉卿啃着来之不易的馒头,一边听着外面的鸡飞狗跳。

  他们到底还是怕将她饿死了。

  双儿推门进来,急急忙忙将打探来的消息告诉了她。

  说是牙婆要将这些天抓来的小姑娘发卖了去,迟玉卿正好也在行列。

  “我方才瞧见他们已经在收拾东西了,听说明日便要出发!”

  去何处,她倒是不知道。

  说到底,双儿是舍不得她了。

  两人交过心,双儿已经当她是最好的朋友,这一走或许便是永远。

  迟玉卿隐隐猜到了不一般,也没有太过惊讶。

  只是将手里另一个馒头给了她:“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陈傥还在这里,听双儿说,他已经好多了。

  只要不意气用事,便不会有事。

  这时候,她知道,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压到了她的身上。

  双儿只当她是临别时的话语,并未当真,但心里却免不了一番感动。

  两人又坐着啃馒头,双儿吃到嘴里的馒头却是又咸又涩。

  一大早,迟玉卿便和几个姑娘一起被赶上了马车。

  和她同马车的几个小姑娘,无一不是美人胚子。

  只是,她们看起来却没有什么生气。

  想起双儿说的,她们来的日子比她长,受的折磨自不必说,也难怪会是这般模样了。

  她们不说话,迟玉卿也没有主动搭话,她掀开窗口的帘幕,观察着外面的环境。

  这个方向,不是去怀梁的方向。

  与他们来时的路背道而驰。

  一路向北。

  迟玉卿心脏骤然一紧,她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北边不止有永绥的守卫军,再往北……便是大夏!

  她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那颗心还是止不住扑通扑通的跳。

  她不可能真的跟随他们去大夏,她在想一个逃脱的方法。

  养精蓄锐度过了一天一晚,马车也已经脱离了大道。

  瞧着外面的险境,迟玉卿终于下定了决心。

  虽说相处不久,但马车上的姑娘一个个是什么脾气,她还是摸清楚了。

  她突然伸手,一巴掌打了其中一个姑娘。

  那姑娘看上去约摸十二三,是她们中最年长的,也是心思最大的。

  她这一巴掌,把人惹怒了。

  “臭丫头,你什么意思!”

  其他姑娘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都缩了起来,不敢插手她们二人的争斗。

  迟玉卿再学着傅淮宴那厮的语气,故意说了几句难听的话,两人便在马车上扭打到了一起。

  赶车的车夫听到动静也当充耳不闻,顺便又加快了速度。

  山路崎岖,马车再摇晃,看那些个小丫头还闹不闹。

  他是这般想的,可谁知,竟从马车里飞出去了一个人。

  马儿受惊,车夫险些勒不住缰绳。

  “啊!”姑娘们尖锐的声音划破长空,在山谷中回荡着。

  她们谁也没想到,迟玉卿竟会掉出马车。

  好不容易将马车停下来,牙婆过来时,看到少了一个人,脸色阴翳。

  而失手“推”人的姑娘,被吓得六神无主,挨了牙婆两巴掌,也只管淌眼泪。

  “大娘,要不我带人回去找找?”

  牙婆身后的打手站了出来,这无端少了一个人,只怕对方不会买账。

  “不必,这地方我们管不了,还是快些赶路要紧。”

  掉下马车,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一回事,再说了,一个柔弱的小丫头能掀起什么风浪?

  方才,这群小蹄子的叫喊,只怕是已经引起注意了。

  当务之急是将东西送过去,耽搁不得。

  少一个人便少一个人,大不了少赚几个子。

  落地后,迟玉卿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痛!

  浑身都疼,疼得她呲牙咧嘴。

  也得亏是她运气好,没有摔到石头上。

  怕他们折回来寻她,她拖着身子爬到树丛中藏了起来才敢闭眼。

  巡逻士兵寻着动静而来,马车却早已走远。

  而他们也不是并无收获,他们在路上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姑娘。

  斟酌之后,便将小姑娘给带了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