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灭口(求推荐票,求收藏)

知矜 知妗 2173 2021.02.07 20:43

  “咕咕~咕咕~”

  不起眼的鸽子飞过怀梁上空,稳稳落在了幽静的窗台上。

  从信鸽脚上将纸条取下,傅淮宴不敢打开,恭恭敬敬的把纸条递给了自家祖父。

  老侯爷接过纸条打开看了一眼,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

  傅淮宴难免好奇:“可有查到些什么?”

  他想知道的是季家人安的什么心,他不信小小一个季海敢做出此等偷梁换柱的勾当。

  老侯爷没直接回应他,只是将纸条扔给了他。

  傅淮宴看清了上面的内容,却难免有些失望。

  利用驿站劫匪掩人耳目,不仅没有留下证据,还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谜团。

  “这批军饷若是就这么没了,永绥又该拿什么和大夏抗衡?”

  傅淮宴担心的正是这一茬。

  如今只怕是季海和军饷都回不来了。

  老侯爷摸了摸花白的胡子,沉思了一会儿。

  再抬头时便有了主意,他看向傅淮宴,问道:“依你之见,该如何是好?”

  祖父难得问他的意思,傅淮宴认了真。

  仔细想了想:“行军难,孙儿以为当务之急是稳军心。”

  若是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看来,暗中之人的棋局布局很大。

  他们甚至将手伸得太长了。

  老爷子颇为赞同,点了点头。

  “不错。不过倒也不必太过着急,且再等两日罢。”

  在没有风声传回来时,肝胆衷心只会变成“别有用心”。

  傅淮宴若有所思,但他并没有质疑老侯爷的意思。

  果不其然,不过两日,便有信使赶回,说是押运军需的兵马途中遭遇山贼,不仅丢了货物,人也没能幸免。

  此消息一出,怀梁又热闹了起来。

  ……

  迟玉卿昏昏沉沉间,只感觉自己被人扛着,摇摇晃晃,耳边还有人在说话。

  “你说说,哪有连审也不审便要置人于死地的道理?”

  “唉,咱们又见不着将军,杨校尉发号施令,咱们总不能违抗军令吧。”

  “我呸!那姓杨的就没干过什么好事,仗着自己和将军有私交,便在军中狐假虎威,真是可恨!”

  “嘘!祸从口出,你也知道他为人狭隘,往后便收敛着些,若是被他知晓了,且看看还能不能保住你这条小命!”

  ……

  其中一人便住了嘴,没再说下去了。

  被他们带着穿行山林,一路颠簸,迟玉卿也醒了过来。

  她将他们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不知,迟玉卿却恍然大悟,原来季无渊说的亲信,竟是父亲身边的杨校尉!

  这个杨校尉全名杨勇,是和父亲当年从军时的好友。

  两人志趣相投,交情甚好。

  后来,父亲在击退大夏军队一战中立了头等功,接替其父被封为大将军。

  他也沾了光,被父亲提拔升了官。

  此人在父亲眼中,一直是一个为人仗义的人,即便是有些坏毛病,也无伤大雅。

  可到头来,害死父亲的,便是这样一个人!

  迟玉卿含恨,她来了,便誓要将那不忠不义的小人给千刀万剐了泄愤!

  她一直闭着眼静观其变,待到两人将她放下时,她才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十分清澈,却莫名有一种锐利在里面。

  分明是个小姑娘,却不容让人忽视,两人总觉得她有些熟悉之感。

  但,总归是要防着她的。

  两人拔出挂在腰间的短刀指着她,颇为谨慎。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又会出现在此处!”

  瞧着她的模样,也不像是乡野村姑,莫名出现在边境军营的辖区,这很不合常理。

  说不定先前的动静,便是和她有关。

  让两人愤怒的是,他们将如此重要的事禀报给杨校尉,他却置之不理。

  又让他们来将此女解决了,两人还窝着一肚子火呢。

  迟玉卿瞧着他们眼里的浩然正气,哪里还会害怕,她高兴还来不及。

  “我是来找你们将军的,我叫迟玉卿!”

  听了前面的话,她没必要对他们二人隐瞒。

  若是胡诌一个理由,只会变成孤魂野鬼。

  二人对视了一眼,神色莫测。

  谁人不知道将军姓迟?而此女也姓迟,又说自己是来寻将军的,这番消息足够让两人震惊了。

  但,是或不是,空口无凭。

  她一个柔弱小姑娘,断然不可能只身跑到这里,不能凭她三言两语定论。

  “那你说你和我们将军有何关系?又有何能够证明你身份之物,若是没有,就休怪我二人刀下不留情了!”

  他们心中其实隐隐已经有一些猜测了,只是不敢确认罢了。

  他们给了她自证清白的机会,迟玉卿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早预料到此行艰难,出发前让姐姐将牌子取来随身带着,她想的是若是途中失事,最后也不至于了无音讯。

  说不定还能给父亲提个醒,这也不算亏。

  她将藏在心口处的一块青铜做的小牌子拿了出来。

  “我乃大将军迟延章之女,这是信物,还请二位过目。”

  这块牌子上面刻着父亲的名字,还有特殊的图腾,是父亲出征前特意留下的。

  后来祖母告诉她们,这牌子其实是父亲的手令,见此手令便如同父亲一样。

  有大用处。

  先前姐妹俩一直待在怀梁,自然是用不上。

  两人见到牌子,当即便同她跪下了。

  双手捧着牌子,不敢有半分怠慢。

  “我等先前眼拙,冒犯了小姐,但凭小姐治罪!”

  此物这便是铁证!

  迟玉卿倚着树,将牌子收了回去。

  “你们救了我,我还得感谢你们,怎会治你们的罪呢?快些起来吧。”

  她还有伤,自然不能起身去搀扶,但她言语真挚,已经足够让两人肃然起敬了。

  知晓了她的身份,二人格外的仔细,生怕她再磕碰着。

  她如今浑身是伤,当务之急是要让军医好好瞧瞧。

  二人说明了想法,迟玉卿却轻轻摇了摇头:

  “我还能坚持得住。方才听你们说军中有个杨校尉,他既然让你们灭口,我若再明目张胆的出现,无异于自寻死路。”

  她早已有猜测,现在一想,倒是能想明白了。

  牙婆等人能明目张胆的途径此处与大夏做交易,身后一定有人撑腰。

  而现在看来,那人或许已经浮出水面了。

  她当然不能出现在将军面前,若是她开口了,他便藏不住了。

  别说是她,就是眼前这两位好汉,只怕也是有来无回。

  她将话说得明了,二人仔细一想,脸色煞白。

  “小姐冰雪聪慧!那依小姐之见,现在该如何是好?”

  回去便等于找死,可总得想出个万全之策来。

  迟玉卿看了一眼远处幽深的树林,目光骤然一紧。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作者座右铭:或许可能会拖更,但绝对不断更~

2021-02-07 20: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