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8:我保护你

知矜 知妗 2170 2021.01.28 22:49

  在姐姐的帮助下,迟玉卿很快就收拾好了行囊。

  最后的两天里,她哪里也没去,就和姐姐在府上陪着老太太。

  老太太虽然觉得诧异,但她也没有理由排斥这份依赖。

  午后的暖阳并不灼热,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当然,还容易使人犯困。

  迟玉莞乖巧的坐在凳子捧着书看,一双眼睛时不时的扫向将书盖在脸上睡得正香的妹妹。

  这么久以来,迟玉卿难得做了一个好梦。

  老太太看着这一幕,眉眼温柔极了。

  魏嬷嬷在身后替她捏肩,也笑:“奴婢瞧着二小姐果真是长大了,往后老夫人也能享享清福了。”

  老太太这一辈子,单用一个“苦”字来形容。

  她年轻时便和老将军聚少离多,有时候好几年才能见上一面,即便是这样,老太太也将迟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后来儿子娶妻生子,也走了他父亲的老路,迟家又得靠老太太撑着,一刻也停不下来。

  眼看着两个孙女长大成人,总算是能轻松一些了。

  老太太眉眼含笑,倒是没做答复,只是轻声吩咐道:“那丫头开心便好,你去准备一些吃食过来,孩子们如今正长个儿,饿得快。”

  “奴婢这就去!”魏嬷嬷应声退下。

  不一会儿,魏嬷嬷便端着精致的糕点回来了。

  是姐妹俩都喜欢的桃酥。

  闻着香味,迟玉莞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了一眼,魏嬷嬷正对着她笑,老太太还是一副严肃模样。

  迟玉莞微愣了一下,也反应过来了。

  这两日和妹妹赖在祖母这里,她也算是摸清了祖母的脾性。

  她以前和祖母相处,总是会特别紧张,祖母不苟言笑,她难免胆怯。

  别说是像妹妹那样赖在祖母怀里撒娇了,就是说两句软话她也是不敢的。

  不敢靠近,便会生疏,即便是亲人也一样。

  可是这些日子下来,迟玉莞已然没有先前那般拘谨了。

  她大大方方的对着老太太露出了笑容,随后在妹妹肩上轻轻拍了两下。

  迟玉卿正做着美梦,冷不丁被叫醒了,眼中写满了迷糊。

  她的睡相显然不怎么好,嘴角还挂着一条调皮的银丝。

  几人反应过来,皆是捂嘴笑了起来。

  连老太太也是没忍住,嘴角微微上扬,看上去心情极好。

  迟玉卿后知后觉,伸手摸了一下,当即埋头装傻了起来。

  这也太丢脸了!

  迟玉莞笑着接过魏嬷嬷手里的桃酥,递到了她面前。

  “看来我们卿卿方才是做了一个美梦呢。”迟玉莞一边打趣着她,一边捻起一块桃酥丢进了自己嘴里。

  迟玉卿两颊红红,十分不好意思。

  可奈何桃酥太合她胃口,她很快便识趣的埋头吃了起来。

  老太太和魏嬷嬷相视一笑,看着两个孩子吃东西,是一种享受。

  一盘桃酥很快便被姐妹俩一扫而光,迟玉卿还特意将最后一块留给了老太太。

  她捧着桃酥,跟献宝似的:“祖母,桃酥可甜了,您也尝尝吧!”

  老太太不喜甜食,大家都知道。

  迟玉莞还以为她不会吃,可老太太却面不改色的接过桃酥吃了下去。

  连魏嬷嬷都很惊讶,看来老太太是真的宠迟玉卿这个小丫头。

  “味道不错。”瞧着迟玉卿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老太太难得做出了评价。

  迟玉卿笑得更开心了,吃人嘴软,她又大着胆子窝在老太太怀里撒娇了。

  岁月静好,莫过于这一方小院的祥和。

  ……

  夜色渐浓,迟玉卿却毫无睡意。

  明日一早她便要离开了。

  东西都收拾妥当了,可她心中实在难以平静下来,

  她想了许久,还是提起了笔。

  一封信写了许久,每写一个字,她便要叹一口气。

  好不容易写到尾,又觉得有失妥当,离别最是废宣纸,她算是明白了。

  直到烛火燃尽,她才将笔放下。

  五更天过,天还未亮,只有零零散散几颗星星还在闪烁。

  两个小姑娘便爬了起来。

  守夜的家丁迷迷糊糊,也注意不到动静,两人很容易便溜了出去。

  巷尾处,迟玉卿将写好的信交到迟玉莞手中,实在不舍,和姐姐紧紧相拥着,谁也舍不得先松手。

  一声昂长的鸡鸣声,才将两人拉了回来。

  迟玉卿抹了抹眼泪,和姐姐依依惜别。

  “傻丫头,若是情况有变,一定要及时回来,知道了吗!”

  迟玉莞巴不得她说那个梦只是唬人的,这样妹妹就不会离开了。

  可是,小丫头去意已决,她拦不下,也不敢去挽留。

  迟玉卿不敢看她的泪眼,别过一张小脸,将如泉涌的眼泪生生憋了回去。

  “时候不早了,卿卿该走了!”

  她转身深吸了一口气,大步流星。

  她不敢回头。

  迟玉莞知道,这次是真的分别,她将手中的信紧紧的捏着,转过身去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穿过小巷,迟玉卿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一人也没有。

  照亮她前行的路的,是天上的星星,以及朦胧的月光。

  迟玉卿等了许久,终于等来了鬼鬼祟祟的陈傥。

  看到她,陈傥吓得脸色一白,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仔细一瞧,还真是她。

  迟玉卿歪着头对他甜甜一笑,把陈傥着实吓得不轻。

  “二哥哥你可真不够意思,竟然想背着我独自离开,还好我早有察觉。”

  她露出八颗牙齿,顺手将自己的包袱扔给了他。

  陈傥眼神幽怨,他还以为她会上当,可这丫头也太精了,骗不到她。

  都这时候了,他再也推拒不了。

  “还愣着干嘛呢,再不走可就天亮了!”

  迟玉卿白了他一眼,走在了前面。

  陈傥欲哭无泪,一咬牙跟了上去。

  陈傥早就计划好了怎么走,路都被他摸熟了。

  天刚破晓,两人也到了集结点。

  陈傥拉着她,轻车熟路的绕过官兵,躲了起来。

  趁着那些官兵都到前面去了,他们俩便趁机躲在已经检查过的箱子里,大气都不敢喘。

  迟玉卿还沉寂在离别的伤悲中,便没有说话。

  陈傥还以为她生气了,欲言又止。

  半晌,他才戳了戳迟玉卿的手臂。

  两人本来就蜷缩在箱子里的,迟玉卿猛然回过神来,差点撞到头。

  事已至此,陈傥怕她到时候不但不替自己说话,还要向舅舅告他的状,当然不敢得罪了她。

  只得小声解释了一下:“迟卿卿,我胆小,害怕保护不好你,所以才……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虽然真的很不想承认,可他的确是害怕了,所以一开始就没对她说实话。

  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别说是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了。

  迟玉卿哭笑不得,这算什么?她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

  她一开始的确气愤,可是回过头仔细一想,便没什么好追究的了。

  陈傥是什么人,她最是清楚。

  “我干嘛生你的气,你这不是还有一半真话嘛。”

  她当即便十分霸气的拍了拍他的肩:“以后我保护你!”

  陈傥:……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谢谢推荐票❤

2021-01-28 22: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