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1:与众不同

知矜 知妗 2185 2021.03.03 23:20

  大夏使团前脚刚来,两国还未仔细商定议和事宜,永绥皇帝便先摆了这么一出,多少有些羞辱之意在里头。

  不过如今局面不一样了,大夏使团便是再不满也只好笑脸相和。

  “诸位平身吧。”皇帝倒是一脸和煦。

  众臣起身,规规矩矩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场欢宴,是永绥的,与大夏无关。

  永绥朝臣有多得意,大夏使团的脸色便有多难看。

  皇帝说了几句话话后,便开始了载歌载舞。

  期间,大夏六皇子离席,季无渊紧接着也起身离开了喧哗的场面。

  傅淮宴一直盯着他的,见状便同老侯爷小声说了两句,得了老侯爷允许,他也跟了上去。

  不过,他绕了一圈才将季无渊寻到。

  只是不见六皇子人影。

  两人正面碰上了,傅淮宴脸上丝毫没有慌张,反而指着季无渊质问:

  “季无渊?你鬼鬼祟祟在此作甚?”

  四下都看了一眼,只有季无渊一个人在此。

  他的脸上戴着面具,看来是真毁容了。

  季无渊眼中未起波澜,应道:“那敢问傅公子又为何出现在此处?莫非傅公子是在跟踪我?”

  季无渊把话说得直白,傅淮宴没想到他会如此回答,一时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这里是皇宫,小爷想去哪里便去哪里,你管得着吗!”傅淮宴没将他放在眼里,浑身都透着着嚣张的气焰。

  季无渊如是一笑,并未应答。

  他的反应淡定从容,季无渊不免皱了皱眉。

  此人敏锐至极,他早就发现自己在跟踪他了。

  是他小瞧了此人。

  被人家发现了,傅淮宴也不好再跟着了,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后便拂袖而去。

  看着傅淮宴风风火火的背影,季无渊的眼神微变。

  六皇子是来寻他的,不过他并未在此时现身。

  也幸好他没有去见六皇子,不然便被傅淮宴撞见了,不妥。

  他如今是季家长孙季无渊,这个身份他还得用下去,不能被人发现端倪。

  看来,往后他要更加小心了。

  毕竟是皇宫,他也不敢离开太久。

  回去的路上,季无渊碰上了一个特别的小姑娘。

  瞧着她的打扮,应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今日盛宴,来的可不止男客。

  她应该是偷跑出来的,被他撞了了个正着,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会说话一般,忽闪忽闪。

  她这双眼睛,他好像在哪儿见过。

  他一时失了神,陷入了回忆,与此同时小姑娘也在盯着他上下打量。

  看到他脸上戴着面具,小姑娘愣了一下,随后丢下一句:“装神弄鬼!”

  说完便提着裙子跑了。

  季无渊却呆在了原地,看着小姑娘娇俏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扬。

  他想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一场宴会,让大夏使团如坐针毡。

  六皇子回到席位上,不出意料的便被旁边使臣训斥了一顿。

  怎奈他们是萧家人,六皇子也只有捏紧拳头,将心头的愤怒隐忍不发。

  不少人盯着大夏这边,见状,忍不住唏嘘议论。

  “看来,大夏实权真在萧家手中,北堂皇室不过是萧家的傀儡罢了。”

  “既如此,他们送上个无关紧要的六皇子作甚?当真是不将我永绥放在眼里!”

  “要不说这萧家人狡诈呢,大夏易主在所难免……”

  ……

  下面七嘴八舌,声音传到了大夏使团耳中,也传到了皇帝耳中。

  大夏使团皆是变了脸色,但他们最后都忍了下去。

  让他们下不来台,皇帝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宴会上载歌载舞,一个个为博君一笑,都拿出了看家本领。

  公子小姐们争着想出风头,场面一度很是热闹。

  他们傅家的小姐也去了,傅淮宴最是捧场,半撑着脸,半倚在桌上,盯着看他们卖力表演,不过他的神色始终漠然。

  不知为何,他兴趣缺缺,反而是要靠着腰间挂着的香囊来舒缓他心中油然而生的烦躁之感。

  他本是嫌弃此物的,但碍于自家老爷子的嘱咐,他也不敢不戴。

  但戴了两日,他便离不开了。

  他晚上都会将香囊置于枕边,闻着特殊的药香,他能睡个好觉。

  见多了这些表演,老侯爷看得直摇头。

  “那丫头还真是与众不同。”老侯爷又想起了迟玉卿那个大胆的丫头。

  一别多日,他不知道那小丫头有没有想念他这个傅爷爷,反正老侯爷是想念那丫头了。

  回来这怀梁之后,他是哪哪儿都不舒服。

  那丫头虽说待人是冷漠了一些,不过这也正是那丫头的独特之处。

  他也算是享受过那丫头的关照,老侯爷就已经知足了。

  老侯爷私心觉得怀梁的女子都比不上她乖巧伶俐,心中认定了她,便是谁也瞧不上了。

  傅淮宴听到自家祖父又对别家姑娘赞不绝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说的话也是酸溜溜的。

  “祖父不若多夸夸明依,我妹妹可不比谁差半分!”

  傅明依是他的胞妹,便是傅家那棵含羞草。

  老侯爷瞪了他一眼,幽幽道:“是,你连你妹妹都不如,难怪不得你父亲欢心!”

  他意有所指,老侯爷也不客气,将他嘲笑了一通。

  老爷子一针见血,傅淮宴顿时哑口无言,只是眼神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正如老侯爷所说,傅淮宴并不得父亲喜欢。

  他是正房唯一嫡子,却不是父亲喜欢的孩子。

  因为自己和他不像。

  这个不像,不是指长相,而是脾性。

  傅淮宴从小便是养在老侯爷身边的,就是他自个儿的娘,想见他也得征求老侯爷的同意才行。

  自小,他便十分顽皮。

  他父亲并不喜欢太好动的孩子,向老侯爷提过多次,要纠正他的性子,可老侯爷每次都充耳不闻。

  只是“充”着他。

  傅淮宴一路闯祸,每次都有老侯爷出面摆平。

  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插不上什么手,渐渐的,便和自己的亲生儿子疏远了。

  他不止傅淮宴一个儿子,他还有庶子,愿意听他话的庶子。

  傅淮宴嘴上是说不屑,但他心中还是憋了一口气的。

  因为这事,他没少欺负府中庶弟。

  他在府上也胡作非为,就更让父亲不喜了。

  若没有老侯爷撑腰,只怕他的地位还不如庶子。

  见他低着头,有些沮丧的样子,老侯爷没忍住开口训斥了他:“没出息!你讨好他有什么用?将来他还得指着你过活。”

  儿子辈无人,老侯爷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傅淮宴的身上,对他寄予了厚望。

  待他这把老骨头入土后,这傅家也轮不到他的糊涂儿子去继承!

  他们不重视他孙儿,他便偏要将最好的都给这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