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相助

知矜 知妗 2402 2021.01.17 13:09

  这宴会上怎么没有公主?只不过人家公主不在这一处罢了,估摸着一会儿便会传到几个公主的耳中了。

  这招使得倒是巧妙,沈敏君多看了她一眼,嘴角含笑。

  “许久不见,你这小丫头竟是顺眼了不少。”季芸娇还真觉得迟玉卿是夸她,顿时眉开眼笑,早就忘了自己过来是干什么的了。

  迟玉卿只是看着她,但笑不语。

  季芸娇,敬阳公主的嫡亲孙女,也是她们姐妹俩正儿八经的表姐。

  季芸娇之所以如此娇蛮,和敬阳公主的过分溺爱撇不开关系。

  而敬阳公主能在怀梁如此霸道,自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敬阳公主乃是先皇的嫡姐,就是平南王见了也得乖乖唤她一声皇姐。

  不过话说回来,敬阳公主倒也不是因为其身份就如此豪横的,她也的确算得上是一个传奇。

  早前这天下还不是大夏和永绥相争锋,最南边还有个小瀛洲。

  小瀛洲靠海,物产极为丰富,国虽小却不容小觑,小瀛洲比邻永绥,因为地势原因,永绥没有办法彻底踏平小瀛洲,小瀛洲也一直是永绥的心头之患。

  这样的局面在几十年前发生了转变,敬阳公主以和亲公主的身份嫁去小瀛洲,之后不过五年的光景,瀛洲便并入了永绥十五洲。

  她在这里面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不需要去仔细考证什么,她为永绥做的贡献断然是不可磨灭的。

  敬阳公主荣归永绥以后,皇家以最高礼遇将敬阳公主嫁给了现在的驸马,季庸。

  彼时,如今的皇帝还是个小孩子。

  嫁给季庸后,夫妻二人相敬如宾,第二年敬阳公主便替季庸生下了长子。

  也就是季芸娇的父亲。

  之后又诞下了一个女儿。

  女儿名唤季嫣,嫁给了迟将军之子。

  敬阳公主也正是在季嫣死后和迟家闹成了仇人。

  巧的是,季芸娇和季嫣的眉眼处有几分神似,比迟家姐妹还要像。

  季嫣死后,敬阳公主思女心切,便把季芸娇宠得无法无天了,谁也拦不住。

  敬阳公主的荣耀不是三两句就能说清的,本该一直这般受人敬仰,可败就败在时过境迁这四个字上。

  新帝继位,至今十六载,敬阳公主的风头犹在,却也早就不如先前了,因为她的做派,反正怀梁各大世家间对敬阳公主都是秉承着敬而远之的原则。

  所以如今跟在季芸娇身边的小姐,都算不得什么高门大户。当然,有见识的世家小姐们也不屑于与她为伍。

  在场的小姐大都围着沈敏君打转,季芸娇觉得没意思,便带着几个小尾巴去了另一边。

  她们走后,沈敏君便和迟玉卿凑近了一些,小声说起了话。

  “玉卿表姐,先前倒是我小瞧你了。”沈敏君说话很大胆,并未拐弯抹角。

  她喜欢和聪明人说话,现在看来,迟玉卿不是蠢笨之人。

  而迟玉莞不笨,但也说不上聪明。

  迟玉卿微微挑眉,权当她这句话是夸奖了。

  “敏君妹妹何出此言?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迟玉卿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

  见她如此反应,沈敏君愣了愣,不过并未生气,反而觉得她有趣。

  她们俩言笑晏晏,迟玉莞则在一旁不知所云。

  该认识的人迟玉卿前世差不多都认识得差不多了,她的心思本也不在这边,跟着迟玉莞和沈敏君到处游离,笑得她脸都疼了。

  好在,迟玉莞见她兴致缺缺,允许她自己随意走动了。

  她身边没个贴身的婢女,所以此次前来赴宴,便只有迟玉莞带了一个梅儿。

  迟玉莞本想让梅儿跟着她,但被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迟玉卿顺着记忆中的方向,悄然离开了当前热闹的场面。

  平南王府很大,大到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第三次回到那座假山旁时,迟玉卿不禁扶额,默叹无语。

  每次来的时候都有丫鬟领着,她只记得大概方向,至于到底是个怎样的构造,她还真忘了。

  正当她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男人的惨叫声。

  迟玉卿看到了希望,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她成功绕过假山溜到了另外一边。

  她躲在大树后,看见的是几个公子哥正将一个白衣少年郎堵在墙角施展拳脚。

  隔的不远,公子哥们的咒骂声和少年的闷哼声都传进了她耳朵里。

  本来这种事情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这里可是平南王府,在平南王府造次,这些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怕被发现灭口,她连大气都不敢出。

  “哟呵!这小子还敢瞪我们!”

  “不过是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野小子罢了,还想在这种场合出风头,不给你点教训,我看你是不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

  说完,几个人又轮流踢了少年一脚。

  此时白衣少年已经没有了动静。

  迟玉卿凝眉,再这样任由他们打下去,只怕是要闹出人命了。

  她虽不想多管闲事,可这里毕竟是平南王府,若是真闹出了人命,于平南王府于小姑都不好。

  他们却丝毫没有在意,视人命为草芥,就在他们做足了架势,准备下狠手的时候,迟玉卿突然扯开嗓子朝着那边喊道:“不好了!傅淮宴来了!”

  事出紧急,便借傅淮宴那厮的名头一用,反正那厮自己也说了欠她一个人情。

  这一句傅淮宴来了绝对比豺狼来了都管用。

  公子哥们一听,还真以为傅淮宴来了,也顾不上查看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了,慌忙离去。

  他们走远了,迟玉卿才敢上前查看少年的伤势。

  只见少年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他被那些人打得鼻青脸肿,看不清容貌,嘴角还挂着血,模样十分凄惨。

  她正四下观望着,单凭她一人,是不可能将他挪动的,更别说救人了。

  回过头,却发现他睁开了眼睛,那双澄净的眼睛里写满了谨慎和不屈。

  看到这双眼睛,迟玉卿愣住了。

  这双眼睛,她认得。

  不知何时,她的眼眶中已经盈满了泪花。

  他正是季无渊,她的夫君!

  也是她心中的执念。

  她不知如何开口,也不敢伸手去触碰他,半伸出的手悬在空中抖动着。

  季无渊闭眼前,视线一片模糊,他不记得是谁动手打的他,唯独记住了那张明艳的小脸,还有她脸上挂着的两串珠泪。

  他不认识她,可他却莫名觉得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此时迟玉卿也顾不上什么重逢不重逢了,将他安置在一旁的凉亭中后,便赶紧小跑着去找人来救他了。

  她虽然心急如焚,但还是想着最好去找平南王或者小姑父出面来解决此事,毕竟人命关天,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可她还未踏入内里更为喧哗的宴会,在一处转角后,突然撞上了一堵肉墙。

  她还没抬头看清是谁,便听到一声呵斥。

  “大胆!不长眼的死丫头,竟敢冲撞我家公子!”

  迟玉卿撞到了鼻子,还险些被撞出血,听到质问,她赶紧抬头看了一眼。

  面前的少年,剑眉星目,面如冠玉,一袭紫衣矜贵傲然。

  他就站在那里,便是不容让人忽视的存在。

  迟玉卿是认识他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