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2:营救(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195 2021.02.11 21:00

  赵达和周吉二人半道上又遇上一个小姑娘。

  前有迟玉卿,这俩人便是想见死不救都不行。

  好在小姑娘没什么大碍,沾了水便醒了过来。

  双儿还以为自己要死在半路上了,她被赶出来时,别说是盘缠了,就是连半块馒头也是没有的。

  她一路上打听,什么消息也没有。到后面,便是人烟都没瞧见了。

  肚子里又空空如也,什么时候倒下的她都不知道。

  看着眼前站着两个魁梧雄壮的男人,她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害怕了,只是本能的往后瑟缩了两下。

  见她如此害怕,赵达和周吉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他们貌似没那么吓人吧?

  “小姑娘,你怎么会倒在路边?”

  周吉看着稍微面善一些,他尽量放低了声音询问她。

  双儿不敢说话,也不敢打量他们了。

  她什么也不说,赵达逐渐没了耐心,便从包袱里掏出一点干粮来,扔到了她面前。

  又对着周吉道:“咱们还有任务在身,她既然醒了,我们也该赶紧上路才是。”

  “若是因为路上耽搁,出了什么岔子,你我二人谁都担待不起!”

  周吉被他点醒了,也不好再紧着双儿询问了。

  不过,他见双儿瘦骨嶙峋的模样,始终不忍心,又从怀里摸出几枚铜子出来。

  “小姑娘,我们也不知你要去何处,问你你也闷声不答,我瞧着你往这边走,便提醒你一声,可不能再往前走了,小心丢了性命!”

  再往北走,会被当作细作误杀,周吉于心不忍。

  “你还是回去罢,省得你爹娘担心。”

  他捡起赵达扔在一边的干粮和铜子一起包了起来,送到了双儿的面前。

  他们的神情和语气都不似骗人,双儿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他们不是坏人。

  想起方才的行径,她的脸有些红,她似乎忘恩负义了。

  若是被阿娘知道了,定要好好说教她一番的。

  她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摇了摇头。

  想到了什么,她又大着胆子看着周吉,眼里带有哀求。

  “大叔,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她不可能去到更远的地方了。

  可是陈傥那边却快等不及了,算她运气不错,刚好就遇上了两位侠肝义胆的好人。

  她知道自己得寸进尺了,不该开这个口的,可她如今没了办法,只能寄希望在这两人身上了。

  这下,周吉的脸色也沉了下来,觉得双儿是故意的。

  知道这么一说不能说服他们,双儿艰难的从怀里将藏得严实的一把匕首摸了出来,央求他们:“大叔,我想求你们带着这信物去更北边的地方寻到认识此物的人,这把短刃的主人受了重伤,若是再晚些怕是来不及了!”

  “二位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没齿难忘,若有机会,便是当牛做马也要还的!”

  陈傥逃跑之前,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特地把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送给了双儿。

  没想到就是这匕首,救了他的命!

  看到她手中的匕首,赵达和周吉二人都愣住了。

  他们将匕首接过去,仔细看了一眼,确定了一件事。

  周吉忙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小姐说过,还有个叫双儿的小姑娘。

  双儿瞧见他们脸上急切的神情,有些错愕,却没有隐瞒。

  “我叫双儿。”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庆幸,幸好他们没有袖手旁观。

  赵达反应快,方才听双儿说小少爷受了重伤,来不及再多说什么,和周吉商议后,快马加鞭的往洪岳赶去。

  两人本是打算让双儿就在附近寻个去处,等他们救到陈傥再一起回去找迟玉卿的。

  可双儿那丫头硬是不肯,她说自己对洪岳熟,可以给他们指路。

  两人盘算一番后,也就同意了。

  将军先前交待过,将人救出便离开,莫要闹出大动静来,双儿跟着,倒也可行。

  小丫头虽然瘦弱,但自小便干的是苦活累活,日夜兼程,勉强还坚持了下来,不至于拖后腿。

  再次踏入洪岳,双儿便要谨慎得多。

  “这里大有古怪。”刚踏进洪岳城,赵达和周吉便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

  双儿不明白他们说的古怪是什么,只是领着他们二人从暗处小心翼翼摸到了那方小院里。

  他们是半夜来的,虽然看守不会太严,可个个都是练家子,双儿自是害怕被他们发现。

  可她都摸到后院了,竟没有看到一个护院。

  她也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又瞧见关押陈傥的屋子里烛火摇曳,她担心陈傥,也顾不上那么多。

  赵达和周吉将刀拔出了一半,随时准备应敌。

  推开房门,只见陈傥倒在地上,浑身是伤。

  他人还是清醒的,看到双儿后,瞳孔紧缩,拼命用眼神示意她快走。

  可双儿却不懂他的意思,她快步到了他身边,将他搀扶了起来。

  “傻丫头,我是叫你快走啊……”双儿进了屋子,陈傥也阻止不了。

  双儿这才反应过来,抬起头四下看了一眼,心中骤然一紧。

  那些消失的护院,竟都在这里等着呢!

  还有一脸凶狠的牙婆,正冲着自己呲牙咧嘴。

  “死丫头!老娘就知道你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双儿恍然大悟,牙婆之所以不杀了她,只是因为想利用她。

  看着被自己连累的赵达和周吉二人,她别提有多愧疚了。

  可他们两人并未有多惊慌,周吉淡定将陈傥背了起来,两人围着双儿,将她护在中间。

  牙婆审视的目光落在他们二人身上,却看不出什么来,不禁皱眉:“你们究竟是何人?”

  赵达眼中有杀意,烛火的映衬下锐利的刀锋还冒着寒光。

  他们犯不着和这些人僵持,这种小场面,他们还用不着惊慌。

  同周吉过了过眼神,赵达便冲上前开路了。

  锋利的刀刃划过,便直接见了血。

  经不住三两下折腾,挡在前面的人纷纷后退,不敢再与他交锋。

  见此情形,牙婆尖锐的声音还在嘶叫着:“一群废物!还不快给我将他们拿下!”

  她以为自己的人对付他们是绰绰有余,却还是低估了他们二人的身手。

  赵达在前面开路,周吉单手持刀应对,丝毫不露怯。

  若不是还要护着双儿,赵达一人便足以将这些人通通放倒。

  两人身手敏捷,护院甚至连他的衣角都碰不上。

  将他们逼到屋外后,两人也并未恋战,直接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

  双拳终是难敌四手,这些人虽然不算什么,可洪岳城中尚且不知水有多深,还是先离开更加保险。

  正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他们前脚刚跑,后边不计其数的追兵都出动了。

  势必不能让他们逃出洪岳。

  亲眼目睹了方才的血腥场面,双儿愣是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浑身都在发抖。

  都走了很远了,她还没有走出阴影。

  倒是陈傥,他在驿站时便杀过人了,心里那关早就过了。

  他们二人的身手不凡,陈傥欣赏还来不及。

  只是,如今他的腿折了,怕是往后习武只会是他的奢望了。

  因为这个原由,他看起来有些落寞。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除夕快乐呀大伙儿,给大家拜个早年了!

2021-02-11 21: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