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0:搜捕(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246 2021.01.30 18:33

  平南王一声令下,怀梁城门口的守卫比往日多了两倍不止。

  此时,迟玉卿和陈傥还不知为了找他们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

  两人在箱子里什么也看不到。

  直到队伍被叫停,两人才后知后觉。

  要去边关,首先便要出怀梁城。

  老太太为了找他们俩,势必会惊动平南王,以平南王的权势,在最快时间内设防不是难事。

  也是从他们的对话中,迟玉卿和陈傥这才知道,担任此次钦差的人是谁。

  他叫季海,是季阁老的义子。

  说来,当初季无渊之所以能平安回到季家,全是指着季海。

  季海是从乞丐窝里长大的,是个漂泊浪子,十几年前季家人将季无渊丢失,便是他将其捡到。

  后来,二人便一直相依为命。

  对于季无渊来说,季海不止是他的救命恩人,更是亲人。

  恩重如山,季阁老二话没说,收季海作了义子,允他入了季家门楣。

  季海不是什么莽夫,他学了一身的本事,季阁老还特意为他谋了一份差事。

  他也没有辜负季阁老的栽培,虽然官身不大,但已经足够了。

  只是,季海任了钦差一职,她还真不知晓。

  后来,季海英年早逝,她嫁进季家时,也只剩下一块冰冷的牌位了,

  只是季无渊从来不会同她说这些,之所以她会知道这些,还是她从季家的下人嘴里听说的。

  “我等奉命例行检查,还请大人海涵!”

  领头的侍卫铁面无情,将搜查令举起,一副不容拒绝的口吻。

  平南王动怒,想将人找出来,满城搜捕也是应该的,问题是,不该拦下他们。

  季海不耐道:“你是平南王的人,怎么查到本官头上了?”

  他们押送的是军需,就算是查,也轮不到他们来查。

  任他平南王权势滔天,也查不到官家头上。

  “王爷之命,卑职不敢违抗。季大人也无需动怒,若是误会一场,王爷自会亲自去向圣上请罪!”

  意思是,他便不用操这份闲心了。

  王府的人盛气凌人,就差没有直接上手了。

  季海皱了皱眉,在想如何阻止他们,两边就这样僵持着。

  还在箱子里的两人也是紧张坏了。

  陈傥苦着脸,小声道:“这下好了,还没出城便要被抓回去了。我呸!还上上签呢,我就知道是招摇撞骗的!”

  见迟玉卿没搭理他,他又说道:“我虽然是皮糙肉厚,可要是就这么被抓回去了,爹娘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我们可说好了啊,你回去不许哭,是你自己非要跟着我跑的,可不是我撺掇你的啊!还有,你要是还有良心的话,一定要记得替我求情啊!”他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两人听得到。

  可以听得出来,他害怕极了,说话都带着颤音。

  她没生出同情,倒是想笑话他一番。

  得不到她的回应,陈傥就当她同意了。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他已经隔空产生痛觉了。

  他知道,迟玉卿不会挨打,而且这个鬼丫头精得很,外祖母最是疼她,才舍不得动手收拾她呢!

  可自己就惨了,不仅回家要被父母问候,以后他都没脸去迟家了。

  不想听他再絮絮叨叨,迟玉卿低声道:

  “不想被发现就闭嘴!”

  别到时候季海坚持下来了,结果他们自个儿暴露了就完了。

  陈傥被她唬的一愣一愣的,也不敢说话了。

  ……

  季无渊一听说平南王如此张扬,也觉得有哪里不对。

  老侯爷更是发话,说什么也要让他去凑这个热闹。

  奉命凑热闹这事儿吧,他其实没多少兴致。

  不过他倒是聪明,直奔城门口而去了。

  季海死活不肯让他们开箱检查,两边险些就打起来了。

  “季大人,你如此遮遮掩掩,莫不是这里面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先礼后兵,王府的人已经失去了耐心。

  季海冷笑:“季海一片忠心,自有圣上来评判,倒是阁下拦我多时,误了时辰,怕是平南王也担不起这个责吧!”

  晚出城一个时辰,便不知何时才能抵达,是天大的忌讳。

  两边僵持不下,长长的队伍堵在城门口,真不好看。

  傅淮宴赶去的时候,平南王世子正好也到了。

  沈自瑜虽然着急,但他知晓分寸。

  先是拱手同季海点过头,才提及搜查一事。

  “还请季大人莫要气恼,这些个狗奴才我自会收拾。不过,大人有所不知,父王已经征得陛下口谕,如今不管是谁要出城,都得好好检查一番的。”

  沈自瑜还是笑,给人的压迫感却不比平南王少。

  季海无话可说,只好拱手回礼,退了一步。

  “既如此,世子请便。”

  沈自瑜同侍卫点点头,一众侍卫便上前查看了。

  季海面上看不出什么,不过衣袖里藏着的一双手,还是渗出了些许细汗。

  迟玉卿和陈傥屏住呼吸,都以为完了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且慢!”少年的声音格外清朗。

  迟玉卿微微震了震,这个声音是傅淮宴。

  陈傥自然也听出来了,心想他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看热闹的场子。

  沈自瑜和季海都看了过去,毕竟是傅老爷子的孙儿,不看他的面子,也得给武安侯几分薄面。

  傅淮宴轻轻一跃,便跳下了马车,脸上还挂着笑。

  不等他们说话,他便自顾自的说道:“我呀,最喜欢凑热闹了,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能少了我呢!”

  他的做派,让两人顿时都黑了脸。

  “世子伯伯,我听说你们家进贼了,还让他从平南王府逃了。世子伯伯,不是我说,看来王府真是养了一群闲人呐!”

  “不若这样,我回头让祖父挑几个身手敏捷的送到王府如何?”

  他是来看热闹的,就要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风范,耍得了嘴皮子将人气得牙痒痒才不枉跑这一趟。

  沈自瑜的脸色别提有多黑了,他的忍耐力在这小子面前不堪一击。

  王府的侍卫手也跟着抖了两下,等这事儿完了,第一个遭殃的铁定是他们了。

  “贤侄可真会说笑!”沈自瑜咬牙切齿的回应。

  傅淮宴勾了勾唇角,当是没看见了。

  只是,光站着大眼瞪小眼,并非他的目的。

  傅淮宴瞧不上季海,从始至终就没正眼看过他,目光一直都落在后面的箱子上。

  “既是要检查,不如让我去替世子伯伯瞧上一瞧?”

  他可不是问句,说完便朝着那几口大箱子走去了。

  沈自瑜想拦,却被季海制止了。

  “世子爷莫急,横竖是看看我这里面有没有藏人,谁去瞧都一样。”

  “若是不让他如意,只怕还要耽搁更久,还请王爷见谅!”

  比起锐利的侍卫去一番搜查,他当然更愿意让这个小纨绔一探究竟,左右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

  又能看出些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