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重生

知矜 知妗 2910 2021.01.13 10:00

  迟玉卿在房中四处走动着,看着这熟悉的陈设回顾着往昔。

  看到桌上摆放着厚厚的女戒时,迟玉卿心中百感交集。

  经历过眼睁睁的看着亲人相继离去,眼睁睁看着永绥落入他人之手,而她,空有一腔怨念,却什么也做不了。

  她很清楚,这些东西救不了迟家,也救不了永绥。

  她说过的,这一世她要再勇敢一些。

  经历过死亡,她不愿再糊里糊涂的活着了。

  哪怕最后头破血流,她亦无惧。

  很快,房门再次被推开。

  先踏进房门的却是一个温柔似水的少女。

  她始终面带微笑,让人见之便觉得如沐春风。

  她便是迟玉莞,迟玉卿的嫡亲姐姐。

  终于又见到姐姐,迟玉卿的眼泪一下子便憋不住了,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哭着奔向了她的怀中。

  此情此景,谁见了都难免动容,丫鬟们都有眼力见,春桃放下手中的桃酥便跟着迟玉莞带来的丫鬟退了出去。

  没有外人的打扰,迟玉卿哭得更起劲了。

  迟玉莞抱着她的双臂微微有些僵硬,卿卿这时的反应让她不知所措,她来时还担心妹妹不想见到她。

  卿卿和她也从没有如此这般亲密过,她低头看着怀中哭得梨花带雨的妹妹,竟然生出了一种特别奇妙的感觉。

  她试着伸出手,在妹妹的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卿卿别哭,姐姐在呢。”

  她的语调很是温柔,明显就是哄小孩子的语气。

  听到这个温柔无比的声音,迟玉卿破涕而笑,重重的点了点头。

  偏偏她的脸上还挂着珠串,这么看着,真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可迟玉莞并没有觉得怪,妹妹愿意和她亲近了,让她很是惊喜。

  姐姐的怀抱温暖如初,迟玉卿舍不得撒手。

  她只有迟玉莞这一个姐姐,姐姐便是她的依靠。

  可前世的她却因为觉得长辈偏心就和姐姐怄气,不知道伤了姐姐多少回心。

  姐姐却处处为她着想,即便是嫁了人,也时常都在念着她这个没良心的小妹。

  后来姐姐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她甚至连姐姐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这些往事,是她不想回忆的,也是她一直都耿耿于怀的。

  迟玉莞用手绢轻轻将她眼角的泪水擦干净了,又让她坐到了软椅上,大夫说了得静养着,不然到时候唯恐落下病根,就麻烦了。

  见妹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哭,迟玉莞当然是一万个心疼,可她心里也是有怨气的,奈何她只有这一个妹妹,到了嘴边的话又化作无声叹息。

  又细细琢磨了一下,她还是开了口:

  “姐姐知道,你是想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引起祖母的注意。可是卿卿,你其实不用想太多的,我们都是父亲的孩子,祖母她又怎会厚此薄彼呢?”

  “你落水昏迷不醒,祖母还特意去相国寺为你求了一纸平安符,她老人家只是嘴上不说,其实她真的很担心你。”

  迟玉莞无奈,自家小妹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拧巴了,因为母亲的事让她比同龄的姑娘更加敏感,有些事看不清也转不过弯。

  这些话,迟玉莞憋在心里很久了。

  一字一句听完后,迟玉卿眼角酸涩,她还真不知道有这一茬。

  前世也是这时候,迟玉莞来看她,她冷着脸把姐姐赶了出去,姐姐自然也不会同她说这些了。

  是她不知所谓,伤了两个爱护她的人的心。

  迟玉卿想到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太太,心里更是止不住的酸楚。

  她是父亲的第二个孩子,也是最后一个孩子。

  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她活下来了,可母亲却永远的离开了她们。

  她总以为祖母是不喜欢她,可是事实却是,祖母临终前,喊得最多的是她的名字,最放心不下的也是她。

  有些爱她明白得太迟,稍晚一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的眼前又是一片模糊,心想着幸好现在还不晚,她还有机会去弥补。

  见妹妹泣不成声,迟玉莞还有些懊悔,觉得应该晚点告诉她的,她这才刚醒过来,要是又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想安慰,却又插不上话了。

  也不知哭了多久,反正止住她的眼泪的是因为肚子饥饿而发出的奇怪声响。

  迟玉卿也不哭了,还闹了个大红脸,迟玉莞却莞尔一笑,亲自将桃酥捧到了她面前。

  迟玉卿眼珠转了一圈,突然抱着姐姐的手臂开始撒娇:“我要姐姐喂我吃,好不好嘛~”

  迟玉莞只感觉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听着妹妹刻意表现出的软糯语气,她更是不知所措。

  可是,她嘴角上扬的弧度到底还是出卖了她。

  卿卿软软的撒娇,她很受用。

  看着嗷嗷待哺的妹妹,她拈起一块桃酥,精准无误的投喂到了妹妹嘴里。

  “真好吃!我就知道姐姐最疼我了!”入口即化的桃酥下肚,迟玉卿终于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见迟玉卿脸上漾起满足的笑容,她也忍不住尝了一块。

  嗯,是很甜。

  一盘桃酥很快就被她吃了个干净,迟玉莞又嘱咐她好好休息,可迟玉卿却说要和她一起去给老太太请安。

  她能主动想到去看老太太,迟玉莞当然高兴,可她的身体要紧,正想拒绝,她已经先一步跑了出去。

  迟玉莞无奈,又怕她着了凉,连忙拿起披在架子上的小巧披风追了出去。

  迟家出身将门,乃是正儿八经的世家。

  虽然迟家在怀梁的地位不容小觑,但因为到了迟玉卿的父亲这里就绝后了,父亲又常年驻守边关,所以迟家在怀梁诸多世家里逐渐就变得微妙起来了。

  迟老太爷,也就是当年和武安侯一起叱咤疆场的大将军,早些年便以身殉国,成了忠烈。

  老夫人膝下不过三个孩子,迟玉卿的父亲排行老二。

  他也是迟家唯一的男丁。

  到了父亲这里,就只有她和姐姐两个小姑娘了。

  因为一些原因,母亲难产死后,父亲也没能续弦。

  他又常年不在家,老太太便是想操心也没法子。

  整个迟家都很安静,老太太的院子更甚。

  姐妹二人走路都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生怕吵到了老太太。

  虽然她迫切的想要见到老太太,可是处于本能,迟玉卿还是生出了些许的怯懦。

  她们姐妹站在门外踌躇不前,里面却响起了一声颇具威严的呼唤。

  “既然来了,还不快进来!”

  迟玉卿低着头,跟着姐姐推门走了进去。

  老太太头发花白,原本笔挺的背也早就开始佝偻着了。只是她的气势尤在,她的骄傲也还在。

  她又想起了祖母临终时苟延残喘的模样,心中五味杂陈。

  老太太房中点着香,味道很是浓郁。

  可老太太看着却没多少精神,苍老的面容中还透着疲惫。

  她老人家手里捏着一串佛珠,时不时的还在重复手中摩挲的动作。

  迟玉卿想到姐姐说的老太太为了自己,特意去寺庙求的那一纸平安符,眼眶不觉又湿润了起来。

  “祖母,孙女不肖,让您担心了!”迟玉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还顺带给老太太磕了头。

  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老太太和迟玉莞不禁都愣住了。

  可她的眼神却很真诚,眼里更没有做错事的心虚,只有诚恳。

  还是迟玉莞反应了过来,她也同老太太行了礼,端立在妹妹身旁帮腔:“我们卿卿啊这是长大了!祖母,您对我们的好啊,我们姐妹都记在心里呢!”

  是真是假,老太太那一双眼睛能分辨出来。

  毕竟是自己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孙女,老夫人又怎会不动容?

  不过话都到嘴边了,说出口的却还是不变的训斥。

  “没出息!哭哭啼啼像什么话?还不快起来!”

  “魏嬷嬷,给两位小姐看坐。”

  地上凉,小丫头的梦魇刚好,别又染上了寒气,姑娘还小,落下了病根就不得了了。

  魏嬷嬷最懂老夫人,早就备好了软凳,老太太发话,她便让丫鬟们搬到了小姐们跟前。

  迟玉卿将眼泪抹干净,乖乖和姐姐坐到了凳子上。

  听着老太太训斥她,她没觉得有多委屈,反倒是觉得特别暖心。

  “吃一堑长一智,谅你这丫头也不敢再如此顽皮了!看在你刚刚死里逃生的份上,便只罚你抄二十遍女戒罢了,可还服气?”老太太微眯着双眼,漫不经心的说到。

  只是抄女戒,的确算是小惩大诫。

  老太太倒也不是真盼着她老实,只是想让她暂时待在府中安心休养身体。

  “祖母教训得是,卿卿服气!”别说是抄了,就是让她倒着背下来也是没问题的。

  前世迟家支离破碎后,她只身投奔外祖母家无依无靠,若不是凭借着乖巧二字,兴许早就死在吃人不眨眼的后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