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 后福(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205 2021.02.12 22:49

  赵达二人只顾着赶路,也没功夫去安慰他。

  后面的追兵一直追到了军营辖区才止步,一行人跑是跑了,却也打草惊蛇了。

  陈傥没回来,迟玉卿连觉都睡不好。

  好不容易盼到赵达和周吉将人带回来时,脸上还没来得及挂上笑容,又听到他的腿被打折了的消息。

  她又怎会不知这对于陈傥来说意味着什么?

  迟玉卿难免自责,她还说要保护好他,可正是因为她,他才糟了这份罪。

  看着陈傥浑身是伤,她的眼中顿时溢满了泪水,仿佛下一刻便要喷涌而出了。

  “二哥哥……”

  看到她没事,陈傥高兴还来不及。

  他虽然在意自己的腿伤,可为了不让她伤心自责,他便假装不在意。

  还反过来打趣她:“坏丫头,我还没教训你呢,你倒好,先哭上了!”

  陈傥是生气,气她有什么行动都不同他说一声,自己一个人便做了决定。

  幸好是顺利到了这里,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又该怎么办?

  陈傥之所以拼了命也要逃跑,便是因为担心她出事,心急如焚没了主意。

  一路上赵达他们并未多嘴,他当然不知她遭遇了何等的艰险。

  迟玉卿抹了抹眼泪:“二哥哥,对不起!”

  她宁愿是自己来受这份苦,也不愿意看到陈傥出这样的意外。

  这一路过来,她欠陈傥的太多了。

  “傻丫头,我是你哥哥,你作甚和我说这些。”哥哥保护妹妹,天经地义。

  他最后能来到这里,就已经很满足了。

  其余的事,便以后再说。

  他们兄妹情深,只管相互自责,秀娘却但笑不语。

  待他们说完了,才插上了话。

  “小姐,你先别着急,少爷的腿胡神医兴许能治。”

  兄妹俩一听,齐齐盯着她。

  秀娘才不慌不忙的解释道:“胡神医便是给小姐看诊的那位老先生,听说他老人家早些年还在宫里当过差,后来因为咱们将军的面子,便定居在这里了。”

  “小姐有所不知,比少爷这伤还严重的都有,只要胡神医一出手啊,便没有医不好的病。”

  反正,别看他这人看起来古怪,可他在救死扶伤这方面,没什么好说的。

  听到还有希望,迟玉卿赶紧起身,想亲自去请胡神医前来。

  秀娘却说她已经让大牛去喊胡神医了。

  她做事周全,迟玉卿很是感激。

  趁机,她把秀娘同陈傥简单介绍了一番,陈傥也记住了秀娘。

  没说上两句话,大牛便引着胡神医赶过来了。

  这次父亲没在,而且陈傥的情况尚且未知,她的一颗心都是悬着的,也顾不上招待胡神医。

  知道她担心,胡神医也没有逗她玩了。

  陈傥伤在腿上,除了秀娘被胡神医留下来帮忙,其余人都被赶了出去。

  这下,她便是不相信也只有寄希望于胡神医了。

  他们在外面候着,双儿看着迟玉卿想和她说话,却不知如何开口了。

  她答应迟玉卿要照顾陈傥的,可陈傥还是出了事,她心里很内疚。

  另一方面,知道迟玉卿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双儿便不好像先前在洪岳时那般无所顾忌了。

  方才一直顾着陈傥,迟玉卿这会儿才注意到她。

  是她要将人家带来,自然不可能不闻不问。

  她便上前,主动和双儿说话:“双儿姑娘,是我们连累你了。”

  所幸双儿没什么大碍。

  双儿有些惶恐,轻轻摇了摇头。

  “迟姑娘言重了,说起来,双儿还得谢谢姑娘,幸得他们二人搭救,双儿才捡回了一条命!”她看的是赵达和周吉二人。

  迟玉卿也对他们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过去。

  这两人反倒是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没有辜负小姐的信任,我们便知足了。”

  客套来客套去,终归没意思。

  迟玉卿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看向双儿,认真对她说道:“双儿姑娘,我让他们将你带来这里没别的意思,只是如今外面很是危险,我不放心。”

  “待再过一段时日,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不会拦着你。”

  她虽然习惯了双儿在她身边,可她更希望双儿能过上自己的日子。

  她没必要强行将双儿留在自己身边。

  双儿也明白她的意思,瞧着她眼中的真挚,双儿终于笑了出来。

  “嗯!”

  这个好,她应下了。

  她们正说着话,屋子里突然传出了陈傥的惨叫。

  他的忍耐力向来很好,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声声震耳,可想而知该有多疼。

  她也是坐立难安,替他捏了一把汗。

  “老天保佑,但愿陈公子无事!”双儿望天祈愿道。

  “卿卿,你别担心,胡爷爷来了,他就一定不会有事的!”大牛也安慰道。

  迟玉卿点了点头,但愿如此吧。

  没过多久,便没了动静。

  不一会儿,胡神医推开门出来了。

  迟玉卿赶紧迎了上去,见他面色如常,看不出来什么。

  迟玉卿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瞧着她这般紧张,胡神医笑了笑:“你这丫头,自己还病着呢,倒是操心起别人了。放心吧,那小子没事了。”

  他胡某人出手,便是阎王想留人他也能拉回来。

  “多谢神医爷爷!”

  胡神医哈哈大笑了两声:“什么神医不神医的,你便和大牛一样,管老朽叫一声胡爷爷就是了。”

  迟玉卿应下,跟着他走了两步,小声问道:“胡爷爷,我哥哥日后还能习武吗?”

  她害怕他的腿伤会留下什么后患之类的,到时候他想习武也只有空欢喜一场了。

  胡神医看了她一眼,觉得有些好笑:“你是在质疑老朽的本事?”

  他行医这么些年,就只失过一次手,更何况,他这点伤,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当然不是!”

  迟玉卿吐了吐舌,终于放了心。

  亲自送胡神医出去后,迟玉卿才跑了进去。

  陈傥除了腿伤,身上别处还有伤处。

  秀娘正在给他上药。

  她来了,秀娘便起身了。

  自己的腿能动了,陈傥很高兴,还想站起来给她看。

  “卿卿,我的腿好了!”他别提有多激动了,若不是还没有什么力气,他定是要站起来走两转的。

  他原本都以为自己以后要成一个跛脚了,先前有多失落,现在就有多兴奋。

  做一个正常人的滋味可真好!

  迟玉卿也高兴,赶紧让他消停了下来,接过秀娘手里的药,动作轻柔的往他的伤口上涂抹着。

  一边同他说话:“二哥哥说了,我就是你的福星,有我在,你当然不会有事。”

  脸上的愁容散去,她终于露出了笑容来。

  陈傥深以为然,越发的觉得他这个妹妹是个福星了。

  他们闲谈着,迟玉卿也同他简要言说了如今的境况。

  她把他们看到的,还有她的一些“猜测”都已经说给了迟延章,他知道该怎么做,不用他们这些小孩子去操心。

  若不然,他也坐不上大将军之位了。

  他们俩如今的要务就是好好养病。

  也只有养好病,才有留下的可能。

  腿好了,陈傥别提有多高兴了,来都来了,他可没打算要走,当即便拍胸脯表示喝药什么的他比谁都积极,把众人都逗笑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新年快乐!

2021-02-12 22: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