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7:交战(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055 2021.02.16 23:49

  靖安十六年仲夏之初,大夏集结三十万大军进犯永绥边境。

  时隔多年,两国再次在岐山交战。

  然而永绥驻守平川的兵力远远不及大夏十分之一。

  进攻无门,只得防守。

  永绥将士被迫退回岐山防线之内,好在当年季家人修筑的防御城墙还在,虽然没有还手之力,但守上几日等待增援还是足矣。

  察觉到大夏异动时,迟延章便当机立断调动四方兵力,此时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

  “丫头,你来帮忙上药!”胡神医按着疼得呲牙咧嘴的士兵,看向正在找药的迟玉卿。

  “哎!”

  两军交战,伤亡不计其数,也在所难免,胡神医多年受其恩惠,自然不会置之度外。

  他本是打算自己一人前去的,可迟玉卿非要跟着一起,他也没个帮手,想着她这些日子也学了不少本事,便答应了。

  原本迟延章是打算将迟玉卿和陈傥送回的,但迟玉卿据理力争,他也只好松了口。

  她说:“国难当前,任何人都有责任为永绥出一份力,女儿也一样!”

  或许是她眼中的坚定打动了他,他没理由再拒绝。

  送来的伤兵每天都会增加,好在胡神医经验老道,营中还有军医在,还不至于失了方寸。

  直到永绥大军陆续赶到,战局才有了转机。

  又是好几日过去,才终于慢慢消停了下来。

  大夏兵力强盛,又是有备而来,就算永绥增援都赶到,也是不敌。

  可不知为何,眼看着大夏便要攻下边防城墙,他们却在此时突然停下了攻势。

  至于个中原因,实在让人琢磨不透。

  不过,他们有了喘气的机会也好,这些日子下来,不止将营中储备的伤药用完了,就连她和胡神医上山采的药也都消耗一空了。

  眼下这种情形再去山上采药是不可能的了,便只能等着朝廷援助。

  为了照顾受伤的士兵,她已经好几天都没睡过觉了。

  她本就还是半大的孩子,经过这几日的磋磨,让她看着更加瘦弱了。

  其中有多辛苦自不必说,但她愣是一声不坑,跟着胡神医忙前忙后。

  胡神医经过这几日的忙碌,他对迟玉卿这个小姑娘也是更加认可了。

  “秀娘送来的饼子,吃点垫垫肚子。你也坐下休息休息,省得把自己给累垮了。”胡神医揉了揉腰,而后摸出一张饼来给她,自己也抓了一个不顾形象的啃了起来。

  他们这几日便没好好吃过东西,有时一张饼子都吃不完,便要先紧着伤兵。

  战事有缓,营中有军医照看,一老一小难得得了空,也不讲究什么,她接过饼子学着胡神医那样席地而坐,大口啃了起来。

  来这里这么久了,她早就不娇气了,只是身上那股子出尘脱俗的气质没有丢弃。

  迟玉卿一面吃着东西,一边望着那些躺着不能动的士兵,心中无比复杂。

  这些天下来,她好像并没有感觉到累,比起前世眼睁睁看着什么也不能做的无力,她宁愿受这份累。

  她也从不后悔来这里,事实证明,她也没有来错。

  胡神医见她看得认真,忍不住道:“至少,他们还有救。你可知,第一批上战场的将士无一生还……”

  这是个惨痛的事实,胡神医虽然见的多了,却还是忍不住痛心。

  这个事实过于沉重,迟玉卿低着头,眼中起了水雾。

  英魂无处埋骨,这绵延千里的青山便是他们的故乡。

  半晌,迟玉卿才抬起头看向他,道:

  “胡爷爷,我想拜您为师,可以吗?”

  迟玉卿很诚恳,她并非临时起意,她一开始去碾药时,便想着拜他为师。

  当然,一开始私心多一些。

  胡神医却没有多意外,他笑着问她:“说说看,你为何想要拜我为师?”

  迟玉卿立刻认真答复他:“因为我想像胡爷爷那样,用医术救人!”

  若她医术过关,便可以救更多的人了,这是她现在所想。

  胡神医似乎是不满意她的答复,轻轻摇了摇头。

  “你再好好想想,你要救的究竟是什么。”

  停顿了一会儿,他又说道:

  “我可以教你医理,但我做不成你的师父。”

  迟玉卿不解,昂着小脸问他:“为什么?”

  他答应说要教自己医理,必然不是嘴上说说。

  可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愿意做自己的师父。

  胡神医并未立刻回答,而是抬头望着远处的青山,缓缓道:“师父这两个字责任太大了。”

  迟玉卿能从他的语气中猜测到这其中一定有一段往事,可他不愿说出,她自然也不会追问。

  虽说他不愿以师徒相称,可她自己明白,胡神医传授她医理,他便永远是她的师父。

  虽然不知道他以前究竟经历了什么,但待他百年过后,她定会尽到自己身为徒弟的责任。

  没有师徒之礼,但她已经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大夏突然停战,后面必然是有大动作,迟延章一刻也不敢松懈。

  “将军,平川储备的军需早就空了,别说是等后方援军赶来了,怕是再有三日,我永绥的将士们便毫无招架之力了!”

  战事吃紧,而且平川之地本就贫瘠,整个平川都靠的是朝廷接济过活,以至于此次两军交战平川百姓终是惶惶不安,没有添乱便是万幸了。

  战事紧急,他们早就回禀朝廷了,只是这都过去这么久了,竟还未有回应,难免让人心慌。

  迟延章也急,不过他却还要镇定下来,安慰手下将领:

  “平南王已入平川,当务之急是守住!”

  “大夏兵力雄厚,我们只剩下这些残兵败卒,又该拿什么去守?”

  “是啊将军,若不然我们便先退回平川,也好再商议御敌之策!”

  “卑职早就打探清楚了,平南王分明是奉命平匪……”

  “敌国进犯此等大事朝廷都如此怠慢,我们如此拼命又是为哪般?”

  ……

  他们七嘴八舌,可意思只有一个,便是不敌想要退却。

  “我永绥疆土,一分一厘都不容贼人践踏!不战而退的只有懦夫,守不住便拿命去守!”迟延章冷着脸出声,顿时便让喧闹的场面安静了下来。

  他眼里的坚毅决然,让众人不自觉的就低下了头。

  “尔等放心,就算是送死,我迟延章也第一个冲在前头,为永绥战死,这辈子迟某也值了!”

  他从不畏惧死亡,他只怕活着看见永绥落入大夏囊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