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6:打架(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091 2021.02.15 23:40

  “说说吧,你的主子是谁?”迟延章又倒了一碗烈酒,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却没急着喝。

  与他做了好几载兄弟,迟延章怎会不知他有几斤几两?

  若非背后有人,他如何有如此大的胆子做这些事。

  迟延章心中已经隐隐有一些猜测了,只是寻不到确切证据。

  他的人去洪岳走了一遭,可他们还是去晚了一步。

  只怕是杨勇之前也是被蒙在鼓里的,若不然他也不会在营中等着自投罗网。

  杨勇明显愣了愣,不过片刻便别过脸去了。

  “便是我杨勇一手策划的又如何?永绥负我,大夏许我千百石,我为何不能弃暗投明!”他说得理所当然。

  迟延章只觉得好笑,这么多年他还是一成不变。

  他宁愿死,也不肯开口。

  他来时便知道他不会说了,只不过念及兄弟一场,他也付出过真心,总想着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

  可他似乎自作多情了。

  “你不说也罢,左右也无人在乎你的死活。”

  “酒我便放这儿了,喝了好上路。”

  说完,迟延章便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给杨勇留下的,是剩下的半缸酒。

  在他转身离开后,杨勇才动了动。

  尽管他抱着酒缸大口喝酒纵情快意,心里却怎么也不是滋味。

  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他还是活到了第二日,当着所有将士们的面,迟延章亲自将他的脑袋摘了下来。

  杀鸡来儆猴,军中难免有二心之人。

  先前追随杨勇的人不少,正好借着这事,让那些人长长记性了。

  两军交战在即,当以御敌为先,若不然这军营早就该好好整治一番了。

  迟延章如今最忧心的还是如今军备吃紧一事,边关战事早就以八百里加急送回怀梁,却不知什么时候援助的军备才能到。

  他一面在查暗中指示这一切的幕后推手,一面绞尽脑汁的在想如何应敌。

  大战一触即发,气氛顿时便紧张了起来。

  ……

  洪岳作祟的“恶人”没有了,迟玉卿便想着放双儿离开,这时便是最合适的时机。

  她连胡神医那儿都没去,一大早便去送双儿了。

  这些日子,两人形影不离,突然要离开,双儿还有些舍不得。

  陈傥和大牛也在,一听双儿要走,陈傥硬是将所有家当都掏出来了。

  “双儿,我们就在这里,你今后若是遇上什么麻烦,便来这里寻我们。”

  迟玉卿认真嘱咐她,言语中满是不舍。

  若不是永绥马上要和大夏交战了,她也不会这么快便让双儿离开。

  她是怕,若是战事殃及到这里,她护不住双儿。

  要打仗了,双儿也担心,她最放心不下的也是自己的爹娘。

  迟玉卿便是想留,也留不住。

  她刚说完,陈傥也接话道:“是啊双儿姑娘,在洪岳时若不是得你搭救,我都不敢去想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你的恩情,我陈傥没齿难忘!”

  陈傥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他知道双儿的恩情难得。

  更何况,相处这段时间,几人便是最好的朋友,陈傥也舍不得她离开。

  双儿点了点头,眼含热泪。

  “遇上诸位才是双儿的福分,双儿这一走,便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你们保重!”

  双儿以前便没什么朋友,大家都嫌弃她瘦小,说她像长不大的孩子。

  可她做梦也没想到,她能和他们这些富贵人家的少爷小姐做朋友。

  还有一个是将军之女,这些都让她无比惶恐。

  又真心觉得自己幸运。

  迟玉卿点头:“我们便不远送了,你自己多保重!”

  双儿颔首,背着包袱坐上牛车,回头依依不舍的望着他们。

  眼看着越走越远,已经快看不到他们了。

  双儿突然喊了一声:“小姐。”

  那么一瞬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是,并没有人听到。

  双儿走了,迟玉卿略显低落。

  陈傥和大牛也知道,回去时陈傥为了逗她开心,便揭大牛的短。

  大牛早就不似先前那般腼腆了,他觉得没面子,便也揭陈傥的短。

  二人还为此吵了起来,也是让迟玉卿头疼不已。

  “卿卿,你是不知道,大牛见了隔壁春花便走不动道了,还特意下山买了绿豆糕送给人家!”

  “陈傥!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才没胡说,你就是喜欢春花!不过春花姑娘喜欢的是我。”

  “陈傥,你明知道春花喜欢你,你还到处去拈花惹草惹她生气,你……你真是可恶!”

  “唉谁叫本公子魅力大呢。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夺人所爱的。”

  陈傥一副笑脸,大牛却阴沉着一张脸。

  他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的魅力大无边。

  哪知,大牛直接给了他一拳。

  猝不及防,陈傥被他打翻在地。

  被他撂倒,陈傥不服气,两人很快便扭打在一起。

  迟玉卿哪知道他们会真的动手,想阻止又插不进去了。

  结果就是,两人都被对方揍得鼻青脸肿,双双跟着迟玉卿去了胡神医那里。

  胡神医还笑话他们俩,闹了俩人一个大红脸。

  给了药让她替俩人上,迟玉卿没好气,自然手上也没留情,两人疼得龇牙咧嘴。

  “我看二哥哥已经将自己来时的抱负忘得一干二净了,既然这样,倒不如回怀梁,好好做你的倜傥公子哥!”迟玉卿没给他面子,讥讽道。

  被她说教,陈傥只觉得脸颊滚烫,想到和大牛这一架,的确不该。

  他低着头没说话,倒是大牛,忍着痛还替他说了话。

  “卿卿妹妹,我只是一时气不过,不过我也将他打了,你别怪他。”

  毕竟是好朋友,大牛见迟玉卿似乎真的生气了,连忙替他说话。

  他好不容易有个好朋友,他可不想失去了。

  陈傥更加不好意思了,自个儿埋头想了一会儿,倒是想明白了。

  他先同大牛道了歉,才向迟玉卿认错。

  他哀求道:“卿卿,我知道错了,你别跟舅舅说好不好!”

  他心性本就散漫,迟延章又没有空闲管教他,这些天他便放肆了。

  若是舅舅知道他如此不着调,定是不会让他再留下的,他这会儿倒是知道错了。

  可要他就这么离开,他也实在不甘心。

  迟玉卿冷着脸,道:“二哥哥同我认错作甚,留下还是离开那是你自己的选择,跟我可没关系。”

  陈傥急得就差指天发誓了,可惜迟玉卿没搭理他。

  给他们上完药就背着药篓随胡神医去山上采药了。

  陈傥欲哭无泪,和大牛这对难兄难弟互相搀扶着回去了。

  秀娘见他们俩如此狼狈,还以为他们俩是被人欺负了。

  俩人不好意思说实话,便一口咬定说是见义勇为才被人给打了。

  秀娘信以为真,还特意给他们俩做了好吃的,俩人含泪吃了三大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