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2:老匹夫骂街(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256 2021.02.21 22:03

  果不其然,前后休整了几日,大夏便卷土重来了。

  只不过,这次打头阵的是萧家宗亲小辈,小有几分名望,就连迟延章也是听说过的。

  此人名唤萧齐,说是天赋还不错,单从习武之人的层面来讲,迟延章的确对他颇有几分欣赏。

  听说他是得过萧老将军的指点,现任萧家家主很是器重他。

  让他来做这个先锋,倒也不无道理。

  只是,毕竟还是年轻气盛,萧齐刚来这岐山大关,便扬言要亲自将迟延章的脑袋摘下来。

  可见其志向。

  话说回来,他们胜在个个都是骁勇善战,还有不怕死的无畏精神,正面交锋,永绥的确不一定能讨到便宜。

  更何况,大将军迟延章重伤未愈,便是有心也无力。

  这仗应也不是,不应更不是。

  好在,军中有两个大人物坐镇。

  他们二人早早的就想好了对策,不慌不忙。

  整个营静得可怕,脚步声尤为清晰。

  掀开帷帐,迟玉卿将煎好的药送了进来。

  迟延章接过汤药直接一饮而尽,毫不拖泥带水。

  “爹爹,您说,王爷和老侯爷能行吗?”迟玉卿看着父亲面前摆放着地图,心中难免忐忑。

  她知道那两人是老谋深算,可对方不是什么善茬,若是不吃他们这一套就很难应对了。

  迟延章露出了一个胸有成竹的微笑。

  “区区黄口小儿,自然不是二老的对手。”

  姜还是老的辣,老侯爷毕竟也是做过将军的人,他自然知道永绥这么多兵力堵在平川,除了拖战之外,便没什么别的用处了。

  和平南王一合计,干脆想出了剑走偏锋的一招计策。

  大夏本就擅长作战,正面和他们交锋,自然不敌。

  但若是铤而走险,倒是能打得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大夏和永绥两国虽然以岐山为界限分了南北,但再往东边儿可就不是这样了。

  虽说大夏疆域辽阔,可他们西临大漠,北接层层雪山,东面又有沼泽,算下来,大抵也只有永绥七八个州那么大。

  岐山是永绥的边防,同时也是守护大夏的屏障。

  如今,他们几乎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此,别的地方便不再是坚不可摧了。

  大夏东面有沼泽,永绥也有,在这种情形下,想要穿过去并不难。

  穿过沼泽,便可直戳大夏心脏,就算攻不下大夏,也能拿下一些好处,以慰永绥将士们的亡魂。

  如今这营中连一万人都没有,大夏想要破防,轻而易举。

  可他们要应付的是两个难缠的老头,便是唬也能将他们唬住了。

  迟玉卿心想也是,光是老侯爷那张嘴,就可抵得上千军万马了。

  老侯爷前来不过两日,迟玉卿还未见到他,但有关他的豪言壮语她是一句不落的听完了。

  难怪傅淮宴那厮那般嘴毒,竟是承袭了老侯爷的衣钵。

  “永绥是没人了吗!怎么就派出两个老匹夫出来迎战!”

  萧齐骑着高头大马,长枪指着着城墙上的两个头发已然花白的老头讥笑道。

  这话一出,他身后的士兵也笑出了声。

  这一笑,地都震了三震。

  底下黑压压一片,一眼难以望到头。

  他们放肆的嘲笑将永绥守城的守卫气得直咬牙,偏生两个被骂的人仿若未闻。

  “傅兄,看你的了。”

  平南王笑眯眯的往后退了一步,将战场交给了武安侯。

  这会儿,俩人暂时和解。

  他可是威严肃穆的平南王,破口大骂什么的,实在有损形象。

  武安侯睨了他一眼,飘过一个白眼。

  不过,既然给了他发挥的机会,他也就不推脱了。

  清了清嗓子,将架势摆好了。

  他这人天生嗓门大,不用特意大吼大叫,便能叫下面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哪来的无知小儿,竟敢在你爷爷面前班门弄斧!”

  “老子当年和你萧家老祖宗交手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等托生呢!”

  “好的不学,做贼的本事倒是学了个十成十!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几个字,你萧家人可是一样都不占!”

  ……

  老爷子一句接一句,压根就没给萧齐还嘴的机会。

  他老人家出口成章,也是骂得痛快,使得自家守卫笑得前仰后合。

  平南王在一旁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他这是越老越压不住天性么……

  被他骂了好一会儿,萧齐哪里还能忍,当即便要下马,欲与他一争高下。

  倒是随他同行的将领提醒了他,将武安侯和平南王的身份说与了他听。

  奈何萧齐心高气傲,自是不服,不仅自个儿被人家羞辱了一通,他心目中最敬重的人也被嘲讽,他如何能淡定得下来?

  “有本事,你就进来,咱们好好比划比划!爷爷让你开开眼,什么叫做宝刀未老!”

  “你爷爷就在这儿等着你,你过来呀!”

  ……

  武安侯什么人没见过,他这点心思,武安侯一早就摸得透透的了,嘴上一直就没停。

  萧齐被激怒了,想要攻破城门,偏生那些个将领纷纷劝诫。

  “万万使不得啊!依卑职愚见,他们胆敢如此嚣张,定是做好了应对之策,若我们再鲁莽行事,只怕是会正中他们下怀!”

  “是啊,那老匹夫分明是有意激怒,怕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在前面等着呢!”

  “卑职附议,反正早晚这永绥都将归咱们所有,何不如且再缓缓,待打探清楚他们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后再雪今日之耻也不迟啊!”

  “迟延章久久未现身,这其中必定有诈,卑职以为以退为进才是上上策!”

  ……

  永绥的城楼上,就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弓箭手,看上去的确太过诡异。

  萧齐毕竟年轻,本就不太好压不住这些人,他们再扎堆,一人一句他便说不过来了。

  他虽然很气愤,却又不得不给他们几分薄面。

  仔细一想,确有道理。

  没办法,萧齐怎么来的,又原路退了回去。

  不费一兵一卒,便将敌军逼退,倒也是本事。

  瞧见大夏黑压压一片的大军撤走后,武安侯才松了一口气。

  别看他骂人时那般潇洒,其实他心里也没底。

  幸好,兵法没骗他,这出空城计他唱得还算不错。

  “这方面还是你在行啊!”平南王不禁感叹道。

  像他这般尊贵之人,就学不会这种粗俗的话。

  武安侯看了他一眼,像是骂人骂上头了,用着不知道是哪儿的方言冲着他咿咿呀呀了一句,便转身准备下去了。

  平南王一脸茫然,不解其意。

  倒是上面的守卫没忍住,笑出了声。

  平南王也猜到了不是什么好话,铁青着一张脸追了上去。

  “老东西,方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计只唱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便交给王爷了。”

  “那还用你说?”

  “王爷自己要问的。”

  ……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文风不定,有时正经,有时欢脱(*/ω\*)   作者水平有限,自知经不起考量哈,有错说错,感谢

2021-02-21 22: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