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4:朝廷钦犯

知矜 知妗 2197 2021.02.24 22:40

  数十万人对一万人,大夏本该稳操胜券,可昨夜前来的夏军却只有寥寥几千人。

  只因他们都是萧齐手下的兵。

  而剩下的夏军,早就连夜撤了回去。

  东边传来战况,永绥攻势猛烈,再不回防,大夏便该覆灭了。

  他们这时才反应过来,好一招声东击西!

  这一仗,大夏败得彻底。

  战败的萧齐到底还是带着自己的残兵败将跑了,即便他有心中一万个不服。

  这一仗,永绥也损失惨重,若不然必然不会放萧齐离开。

  不止是他们,就连村子里的村民也来了,他们先前本就是英勇无畏的将士,得知战况,连夜便带着家伙赶来了。

  陈傥和大牛也来了,不过他们二人没能允许上战场杀敌。

  但二人能长见识便知足了。

  这一晚,他们二人都成长了太多。

  鸡叫便是天明。

  众人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了下来。

  可迟玉卿还没来得及放宽心去好好歇息一番,自家师父便被平南王拿下了。

  还说什么“朝廷钦犯,其罪当诛!”

  虽然和胡神医相处的时间不长,但迟玉卿知道胡神医的为人,这个理由,未免太荒唐了。

  她知道平南王权势大,但她也是胡神医的弟子,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毅然去找了平南王理论。

  “王爷,不知我师父犯了何罪,竟背负起如此大的污名!”她仰着疲惫的小脸,眼中写满了不屈。

  平南王脸上是化不开的怒容,一双虎眸瞪着她,丝毫不留情面。

  “好大胆子!你的意思是本王污蔑他不成?”

  “民女不敢!但民女以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师父他老人家一生悬壶济世,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以神医相称,这样的人又岂会是王爷口中的罪大恶极之人?”

  迟玉卿只相信自己体会到的,若胡神医品性难断,她又何至于死皮赖脸都要往上贴?

  她既唤他一声师父,便不会对他老人家的死活不管不顾。

  可她的辩解非但没有让平南王怒气消散,反而更加气恼了。

  “呵!误会!小丫头,本王既然抓了他,便从不会有什么误会之说!”

  “你若再胡搅蛮缠,便别怪本王不讲情面了!”

  平南王放了狠话,眼里也流露出了杀机。

  那冷冽的眼神,让人忍不住脖子一凉。

  迟玉卿始终不肯低头,还是老侯爷赶来,好说歹说才将她拉走了。

  出了平南王营帐,便是老侯爷也忍不住拍胸脯。

  “小祖宗,你没瞧见方才那老东西的眼神吗?”

  “他想杀你呀!唉!”

  平南王很庆幸,庆幸自己来得早。

  不然这固执的小丫头定然得把命交待在那了。

  他可不是说笑的。

  也就是这两日平南王反常罢了,若是在怀梁,这丫头该死一万次了!

  他是确定自己惹不起,可他是知道,平南王还没胆杀他一个侯爷。

  但她就不一样了。

  迟玉卿抬眼,满是倔强和不屈。

  “可是他抓了我师父!”

  她此时委屈极了,她一点都不害怕,反倒是很自责。

  老侯爷顿时无语,他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复杂,最后叹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你的师父竟是他……”

  他还说这小丫头如此,应是得了高人指点,他们也毫不避讳,说是有个胡神医悬壶济世,他却不知原来那胡神医竟是他。

  他?迟玉卿心头疑惑,看来他们都知道师父的往事。

  老侯爷正欲开口解释,她却突然跑了。

  老侯爷追也追不上。

  迟玉卿又大着胆子跑了回去,这次她没有再惹怒平南王了。

  她只求平南王能让她见师父一面,有些事她想自己亲口问他。

  从别人嘴里听来的,她不信。

  所幸,平南王同意了。

  她见到了被关押起来的胡神医。

  他被绑在狭小的屋子里,她去的时候,他老人家正在浅寐。

  见状,她鼻子一酸。

  她小心上前,动作缓慢的坐在了他身边,生怕吵到他。

  可就算她动作再微小,胡神医又怎会不知道是她来了呢。

  他睁开眼,瞧见小丫头红红的眼睛,有些心疼,想拿自己的手绢给她擦擦泪,又突然想起自己的手被绑住了,动不了。

  他只好缓缓摇了摇头,无奈道:“傻丫头,都哭了一夜了,别哭了。”

  话虽如此,看着她眼角晶莹的泪珠,他的内心还是很触动。

  多久没有人为他哭了呢?他已经记不清了。

  迟玉卿听话抹泪,却也十分坚定道:

  “师父,不管怎么样,徒儿都相信您!”

  胡神医没有看她,只是微微笑了笑。

  良久,才缓缓出声:“我这样的人,又怎配做你的师父?”

  “你我从未行过师徒之礼,便算不得师徒,你走吧。”

  他说过,他们做不成师徒。

  这么快,报应便来了。所幸,他没有连累了她。

  迟玉卿沉了脸,她当然清楚胡神医的意思,可她却不是那没良心之人。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沉下心来,郑重的跪在了他跟前。

  “您教我本事,便是我的师父,尽管您不认也一样!这欠下的拜师礼,徒儿今日便一并补上了!”

  说罢,她便虔诚的给胡神医磕了头,全了这拜师礼。

  她虽小,却满是真诚。

  胡神医不能动,也阻止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犯傻了。

  “这天底下怎会有你这样的傻丫头……”他何德何能?他忍不住自问。

  但无疑,他的内心还有欣喜,这是他无法否认的。

  迟玉卿破涕而笑,笑得很天真。

  “证明师父运气好啊,白捡一个傻徒弟。”

  胡神医也笑了,从心而笑。

  她这一拜,他便拒绝不了了。

  知道她来的目的,不想在死前留下遗憾,胡神医也没有再隐瞒。

  胡神医向她说起了往事,一件很久远却始终难以忘怀的往事。

  靖安之前乃是仁化王朝,也是沈氏江山的第三朝。

  那时,不仅有迟老将军,武安侯这样的大人物,在怀梁,还有个声名远播的御医。

  太医院首席名叫古岳,稳坐太医院第一把交椅的位置几十年。

  按理说他这样的人,早就应该是桃李满园了。

  事实也是,太医院就没有人不想做他的弟子。

  但偏生他这人脾气古怪,放出话来,此生只收一个学生,只要天赋最高的那个。

  后来,他还真挑出了一个弟子。

  弟子出师,继任了他的位置,他便不知所踪了。

  听人说,他是厌倦了追名逐利的日子,想去云游四海,做个游医悬壶济世。

  这样的结果,本是再好不过的,可是之后发生了一件事,让他不得不赶回怀梁。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让他沦为了阶下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