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1:玩伴(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272 2021.02.10 22:44

  一番思量过后,父女二人也敲定了前去搭救陈傥的人选。

  便是搭救迟玉卿的两人。

  引开杨勇的那人名唤赵达,他们一路留了信号,天亮后赵达便找了过来与他们会和了。

  另一人叫周吉,先前在营中两人都是名不经传的巡查兵。

  两人搭救迟玉卿在先,身手也还不错,迟延章没理由不信他们。

  杨勇生怕他们会找到迟延章,现在外面找不到人,他便要盯紧迟延章这边了。

  这样一来,他们前去搭救陈傥便没那么多阻力了。

  迟延章亲自同他们言说此事,二人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

  二人还觉得是迟延章重视他们,才将这个重任交给他们二人的,瞬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口许下要将陈傥平安带回的承诺。

  迟玉卿将陈傥的特征描述给了他们后,最后还不忘拜托他们将双儿也带出来。

  两人应声颔首,抱拳同父女二人拜别后,便打马扬尘而去。

  迟玉卿将自己的猜测暗示给了父亲,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只告诉她,安心待在此地养伤便是,别的事不用操心。

  迟玉卿也是这么想的,她还太“小”,便是想插手也是有心无力。

  左右她如今在父亲身边,只要将潜藏着的危险挑明了,便一定不会重复前世悲剧了。

  迟延章是暗中出来的,怕杨勇起疑心,没待上多久也离开了。

  走之前嘱咐了先前送粥的妇人照顾她。

  和妇人一番交谈过后,迟玉卿这才清楚了,她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这里不是军营,却离军营不远,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村落。

  这个村子先前是个土匪窝,之后因为战火殃及,便成了一座空村。

  后来住到这里的人十有八九都和军营扯得上关系。

  比如眼前的妇人,人们将她唤作她“秀娘”。

  她是个寡妇,丈夫便是迟延章手下的兵,几年前死在了大夏贼人的手里。

  若不是念着膝下还有个孩子要照顾,说不定早就随她男人去了。

  像这样的不止是她一人,这村落里大多数人家都是如此。

  还譬如战场上失事断了腿脚的士兵,譬如年老没有亲人的老兵。

  迟玉卿很同情他们的遭遇,秀娘却只是一笑置之。

  她说自己早两年也想不开,可是后来日子久了,她便也释怀了。

  他们就住在边关,对于他们来说,死亡早就不可怕了。

  看着和丈夫一样的将士们殊死守卫永绥的疆土时,她便没那么伤怀了。

  若是没有人来镇守永绥的疆域,他们连缅怀故人的机会都不会有。

  这些道理,她明白。

  更何况,当初若不是有迟老将军的支持,提议重建这个村庄,他们连落脚的地方或许都没有。

  迟老将军仙逝后,迟延章也是重情重义,他隔三差五便会前来此地祭拜死去的战友。

  他们这个村落是在他们父子的保护下,才得以生根发芽,他们更加没有道理辜负这一番苦心了。

  迟玉卿听完这些后,满满的骄傲与自豪。

  因为对这里的好奇,她也没有继续躺着了,她略显艰难的起身,让秀娘将自己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出去了。

  秀娘说,这座小院就是迟延章的,他在平川的去处,除了军营,便是这里了。

  院子里就有一树玉兰,不过此时芳菲已过,只有满树的绿意。

  见她一直盯着玉兰瞧,秀娘解释道:“这是将军刚来时种下的,都说平川种不活玉兰,可将军不信,一直悉心照料着,没想到竟真的种活了。”

  “每次玉兰一开花,将军便会过来住上几日,有时候啊,在树下一待就是一天。”

  秀娘能看得出迟延章有故事,却不知是怎样的故事。

  迟玉卿望着头顶层层叠叠的云彩,不由得笑了起来。

  原来,他们谁都没有错过玉兰盛开。

  出了小院,还没走上两步,便瞧见一个小小少年蹲在墙角。

  他从远处便盯着迟玉卿看,一双眼睛里写满了好奇。

  秀娘满面笑容,同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这是我儿子,大牛。”

  迟玉卿友好的同他打了招呼,他却有些难为情。

  “娘,我有大名!”低着头表达不满。

  秀娘哭笑不得,只好又解释了一下:“我男人姓李,这孩子生下来时便请村口的老先生给他取了个文山的雅名,我喊着拗口,便又给他取了这贱名。”

  “你这孩子,还不快过来见过小姐。”

  知子莫若母,自己儿子最是敬仰将军,每回将军来时,他便在外候着,也不进来。

  将军唤她来照顾受伤的女儿,大牛也跟了过来,他也好奇将军的女儿是什么样。

  一天晚上得问她十几遍,她让他自己去看,他又闷着头没了话。

  见迟玉卿虽然瞧着孱弱,但浑身上下的气质卓然,和村里的小姑娘都不一样,他便低着头,很小声的唤了她一声“小姐。”

  看着眼前突然扭捏的同龄人,迟玉卿不禁失笑。

  “我也有大名,我不叫小姐,我叫迟玉卿。”她眨了眨眼,主动示好。

  李文山忽然抬头,眼中闪烁着喜色。

  迟玉卿又道:“你应该比我大,那我以后就叫你文山哥哥,好不好?”

  李文山挠了挠头,默念了两遍,小声应道:“还是叫我大牛哥哥吧。”

  大家都叫他大牛,她娇娇软软的唤他文山哥哥,他反倒是不好意思了。

  两个孩子如何相处,秀娘并未过多干涉,看得出来,秀娘是个有见识的女人。

  “我们大牛也当哥哥了,那以后大牛要保护好妹妹,知道了吗?”

  她摸了摸儿子的头,温柔嘱咐到。

  李文山也点了点头,因为害羞,所以惜字如金。

  他们在前面走,他便跟在后面,怕被她发现,他只敢用余光偷偷看她。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将军的女儿来了,不一会儿大家都跑出来凑热闹了。

  他们每个人都很热情,每个人又特别的善良淳朴,这便是迟玉卿最大的感受。

  看着他们脸上由衷的笑容,迟玉卿也特别高兴。

  她刚来,便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了。

  折回去时,李文山还是不敢进去。

  迟玉卿便拉着他的衣袖,让他大胆进了院子。

  天色正好,她闲着也是闲着,便想到给祖母写信报平安。

  上次在洪岳写的信还没送出去便遗失了,如今都过去这么久了,他们还没有音讯,想必祖母他们一定急坏了。

  她握着笔在写信,李文山便盯着她,眼中有那么几分向往。

  迟玉卿写完家书后,便看了过去。

  他虽然躲得快,可迟玉卿还是看到了。

  她其实早就发现他的小动作了,因为,她不喜欢被别人注视的感觉。

  可她这次却并未生气,她知道,他没有坏心思。

  “你读书了吗?”她状若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李文山摇了摇头:“村里很早就没有先生了。”

  他说,原本是有一个老先生的。

  可后来老先生寿满天年,村里便没有了先生。

  他们这些孩子最大的志向便是长大后投身军营,小时便漫山遍野的跑,即使没学几个字,也没觉得有什么缺失的。

  看到迟玉卿提笔写字,他并没有觉得很新奇,只是越发的佩服她了。

  迟玉卿心中了然,并未自作主张的说什么,将笔放下,很自然的同他说起了别的事。

  还是他性子太闷了,她心想待陈傥来了,俩人还能互补。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迟到专业户⊙_⊙

2021-02-10 22: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