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1:老东西(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146 2021.02.20 23:15

  行军打仗的事,迟玉卿不懂,但她近来和胡神医学了不少东西。

  别看她年纪小,可她悟性却是极高,虽然她时常惹得胡神医气急败坏。

  碾药的活她是娴熟得不能再娴熟了,胡神医便教她辨别药材,有时也让她自己动手配药。

  她回忆着老头说过的,随手抓起两株草药,便将它们合在了一起,准备放进碾槽中碾碎。

  “你这个坏丫头!还不快住手,小心糟蹋了我的药材!”

  眼看着迟玉卿就要犯错,胡神医连忙扑上去将他的宝贝药材夺了回来,小心护在胸口,生怕她再拿去了。

  迟玉卿吐了吐舌,也有些小尴尬。

  不过她将跟陈傥学来脸皮厚发挥得淋漓尽致,她一本正经道:

  “师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徒儿下次肯定不会再弄错了!”

  很明显,她的死皮赖脸大法又气得胡神医吹胡子瞪眼。

  “我看你就是死活不长记性,白长了一颗华而不实的脑子!”

  “还有,我说过了我不是你师父,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每次说到这个问题时,胡神医都是一张严肃脸。

  迟玉卿才不管,和这个糟老头相处了这么些天,她早就将他的脾气摸透了。

  他就是嘴上说说,才不会和她一般见识。

  他分明就是心里藏着事。

  他虽然从未提起过,但迟玉卿小小的脑袋里有过许多天马行空的猜测。

  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往事,让他耿耿于怀了这么些年。

  “师父,我听他们说,您以前在宫里当过差,是真的吗?”她撑着小脸,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满眼都是好奇。

  因为自从平南王来了后,胡神医便回了村子里,将药炮制好了后,便让她送过去,像是在躲着平南王。

  她没想到胡神医听到这个问题,顿时脸色突变。

  想要说些什么,但看了她满脸的纯真后,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只是长叹了一声。

  平川的落日很壮观,抬头便能看到怀梁见不到的盛景,大抵是触景伤情,胡神医将怀里抱着的两株草药扔给了她。

  “往后仔细着些,切记,这两种药材不能放在一起。”

  背过身嘱咐了她这么一句话后,便消失在了晚霞里。

  迟玉卿盯着手中的两株晒干后便难以分辨的草药,耸了耸肩。

  看来,她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将草药仔细分开,这回她记下了。

  ……

  平南王坐镇平川,很快朝廷的增援便到了。

  不仅有足够的军需,还派了数万援军。

  这回,领旨前来的人乃是武安侯。

  平南王和武安侯这两个大人物齐聚平川,可谓是难得一遇。

  特别是两人本不太对付。

  要说他们俩,还真是积怨已久。

  先帝在位时,一个是皇亲一个是国戚。

  那时武安侯的可谓是风光无限,不仅有爵位加身,手里还有实打实的兵权。

  平南王一心为皇室,想着历史上外戚干政的先鉴,便觉着武安侯没安好心,为此,他还屡次向先皇谏言要防着武安侯。

  另一边,武安侯也觉得平南王心思不浅,平南王身为正儿八经的亲王,就算他真的起了心思,也是名正言顺。

  两人经常在朝堂上斗得不可开交,私底下就更是不得了了。

  后来,新帝继位,平南王至高无上的荣耀加身,武安侯反而落寞了下去。

  这时,平南王也不屑再与他生事了,后辈们也才重新开始有了来往。

  但这俩老头的恩怨不是说解便能解开的,互掐了那么些年,心平气和自然是不可能的。

  ……

  迟延章大抵真是铁打的,修养了几日后,便开始下床活动了。

  虽然还不能提枪杀敌,但他那生龙活虎的精神,还是让平南王称奇。

  迟家将门果然名不虚传。

  武安侯前来,迟延章当然不敢怠慢,大肆铺张不至于,但薄酒还是免不了。

  武安侯本就欣赏他,又得知他的事迹后,眼里都冒着光。

  那毫不加掩饰的眼神,仿佛是在看自家儿子一般。

  迟延章被他这样盯着看,倒是先不好意思了起来。

  平南王也在,俩人算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老东西,你还真是好算计啊!”

  俩人的陈年恩怨谁人不知?平南王没将迟延章当外人,自不避讳,看着武安侯那嘚瑟样便忍不住骂道。

  他就说那老东西先前推拒不来,却让他来打这个头阵,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这个老东西不仅利用了他,还借了他的势。

  他在后面优哉游哉,将这轻松的活儿揽下,还得了这般隆重的招待。

  平南王真是气得牙痒痒。

  他越气,武安侯便越高兴。

  他端起酒碗,笑眯眯的同平南王做了个敬酒的动作。

  浊酒下肚,他才回应道:“王爷说笑了,傅某人可没那个胆子算计王爷。”

  酒碗空了,迟延章忙给他老人家满上。

  夹在两个老头中间,迟延章也很头大。

  “这酒不错,比怀梁的琼浆玉液好喝多了,王爷不妨也尝尝看。”

  平南王自不会领情,别过脸不屑一顾。

  武安侯乐呵呵的饮酒,也不理会他。

  他本是想和迟延章喝个痛快的,但人家有伤在身,忌酒,可惜了。

  不过有平南王在,看着那张臭脸,他的兴致倒是极高。

  一个人喝酒也能尽兴。

  眼下,两个老东西都在,便不愁退敌之策,迟延章这下完全放心了。

  大抵是太高兴了,一不小心,武安侯竟喝醉了,抓着迟延章的手将他看成了老友,也失了分寸。

  “迟兄,我真是想死你了!呜呜呜呜……”

  “我对不起你啊迟兄!我没有遵守约定,你千万别怨我……嗝……”

  “来来,我们喝酒,一醉方休!”

  “嗝~”

  ……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丢人丢到了平南王面前。

  平南王哪里见过这般场面,甚是新奇,还特意凑上去验证他是不是装的。

  结果武安侯一看到他那张老脸便破口大骂,本就是醉意当头,自是无所顾忌。

  “个老东西,你怎么还活着啊!”

  ……

  听着武安侯口无遮拦的言语,迟延章都忍不住心惊肉跳。

  他无奈扶额,忙在中间打圆场,一边要看着武安侯,一边还要顾着平南王,也是心累。

  平南王气得吹胡子瞪眼,想到是自个儿自找没趣,也不好说什么,气冲冲的甩袖走人了。

  烂摊子留给了迟延章,耍起酒疯的老头子,比谁都麻烦。

  光是想办法安抚他,便让迟延章一阵头疼。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我可太喜欢傲娇毒舌师父了哈哈哈哈   有人pick老头嘛   ————————   前文中发现一个小bug,明天会修。

2021-02-20 23: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