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9:以卵击石

知矜 知妗 2032 2021.03.01 23:49

  听到这声厉呵,傅淮宴微微皱眉,一转身,便看到以二皇子沈元祺为首的一群人正站在不远处盯着他们这边。

  沈元祺在这群人中最年长,身份也是最高的。

  他微眯着眼,眼神中充满了审视。

  倒是那些个公子哥们像是瞧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只管看戏。

  傅淮宴双手抱在怀中,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他不给面子,可地上还躺着一个人呢,沈元祺赶紧带着一众尾巴赶了过来。

  看清是谁后,众人惊呼:“这不是季无渊吗!他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沈元祺脸上的表情也更加好看了,那双细长的眼睛紧盯着他:

  “人是你伤的?”

  季无渊这副模样,谁见了不得唏嘘一声。

  便是傅淮宴不承认,也一定和他脱不了干系,他们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他动了手。

  傅淮宴挑眉,淡淡说道:“若我说不是呢?”

  他还没找着事做呢,这人倒是先算计上他了。

  不过,自己送上门的麻烦,他也没打算推开。

  他的语气轻佻散漫,沈元祺自然不信他。

  “方才我们这么多双眼睛可都瞧见你了,你还想抵赖不成!”

  沈元祺咬着他不放,早就笃定是他所为了,就差将他给抓起来了。

  傅淮宴勾唇一笑,眼中丝毫不见惧意,语气还是那个语气:“二殿下既然都瞧见了,还问我作甚?”

  他已经默认了自己便是毁季无渊容貌的人。

  公子哥们再度唏嘘,任他们谁也想不到傅淮宴会下这么狠的手。

  他是默认了这件事,可有人还想替他辩解。

  “二皇兄,他们二人无冤无仇,傅兄他何至于伤人至此?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皇兄不妨先将此事查清楚再说。”一向沉默寡言的三皇子沈元清难得开了尊口。

  三皇子和傅淮宴一般大,准确来说比傅淮宴还要小上一些。

  俩人平时看着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这会儿三皇子突然替他说话,倒是让二皇子多留了个心眼。

  傅淮宴也暗暗皱了皱眉。

  “傅淮宴,本殿下且问你,你为何会出现在此?”

  三皇子开了口,沈元祺再怎么样,也得给他几分面子,便先是质问了他一句。

  傅淮宴只是看了一眼昏迷的季无渊,脸上波澜不惊。

  “路过。”他淡淡回答了这两个字。

  这个回答将沈元祺气得够呛,三皇子沈元清也不懂他在搞些什么。

  就更别提那些个嘴巴都合不拢的公子哥们了。

  好不容易有了机会,沈元祺自然不会这般轻易放过他。

  更何况还有个可怜的季无渊,沈元祺吩咐徐大少将浑身是血的季无渊送回了季家。

  出了这等大事,沈元祺作为亲眼目睹的证人,自然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多说无益,他带着傅淮宴进宫请罪。

  今儿个徐大少这个场子,便算是真砸在了傅淮宴手里。

  那边季阁老得知自家孙儿是被傅淮宴所伤,自是坐不住,这回能轻易罢休才怪。

  这下有好戏看了!沈元祺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傅开火急火燎的跑回府,将此事悉数告知了老侯爷。

  老侯爷一听是伤了人,不单单是小打小闹了,他老人家到底还是护着傅淮宴,赶紧让人备好马车向着皇宫方向赶去了。

  也是巧,老爷子和季阁老竟然在宫墙外撞上了。

  两个老头本就互看不顺眼,又都是为了孙儿,还没见到圣上,便已经提前吵了起来。

  季阁老自然比不上老侯爷的嘴皮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季阁老不但没有出一口气,反而还窝了一肚子的火。

  见到圣上后,季阁老便忍受不住老泪纵横了。

  声声都在控诉武安侯老小辱他季家。

  “陛下,老臣只有这么一个孙儿,求陛下给老臣做主!”

  季阁老长跪不起,说什么都要一个说法。

  他知道面对武安侯是以卵击石,可他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老侯爷凝眉,弯下腰来正色道:“陛下,宴儿还小,想他也只是一时糊涂。说来说去,也是臣这个做祖父的没能将他管教好,臣有罪,还请陛下责罚!”

  季阁老不依不饶,他也不是吃素的。

  老侯爷干脆不去辩解,只是将责任都揽到了自己头上。

  圣上便是动怒,也是不敢怪罪到自己亲舅舅头上的。

  圣上两边为难,虽然心中偏向傅淮宴这个侄儿,却又不好偏袒得太明显了。

  只好又将傅淮宴和沈元祺沈元清这三人拎了出来,仔细确认当时情况。

  沈元祺一口咬定是傅淮宴所为,沈元清这次没有多言。

  到了傅淮宴自己说,他还真就承认了。

  没有一丝要辩解的意思。

  “回陛下,人是我伤的。”

  他就像是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一件事一般,丝毫没有觉得不应该。

  直接气得季阁老当即背过气去了。

  傅淮宴供认不讳,圣上无奈,也不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便趁着季阁老晕着的时候,同老侯爷商议了一下,得出个小惩大诫之法。

  便是傅淮宴除了亲自向季无渊赔不是之外,此后还要面壁思过三个月。

  武安侯再给季家相应的补偿,此事便算是翻篇了。

  也好堵住悠悠众口。

  季阁老一醒来,此事便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他季家便是再理亏,面对的也是堂堂武安侯,上次是平南王碍于面子给他们撑腰,这次却不一样了。

  他就是再不满,也不得不含恨吃了这个哑巴亏。

  “你是说他是故意设局?”一回府后,傅淮宴便将自己的怀疑告知了老爷子。

  傅淮宴点了点头。

  季无渊跟在沈元祺身后打转,如今又有谁敢动沈元祺身边的人?

  他仔细观察了,季无渊除了脸上的伤是真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受什么伤。

  被人殴打的戏码,也只不过是为了将他引过去。

  他是要将刀递给自己。

  只是,有一点让傅淮宴想不明白,那就是季无渊为何不惜毁掉自己的脸,也要拉他下水。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何目的?

  老侯爷也想不通这一点。

  这里面大有问题,一时半会儿解不开。

  想不明白,傅淮宴也没有再去纠结什么。

  横竖他欠季无渊一个“道歉”,届时他再去试一试他也不迟。

  他傅淮宴有仇必报,既然季无渊敢算计他,他到时候也得还他一份大礼才行。

  “行了,此事你便不用管了。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他自诩聪明,却也被人摆了一道,老侯爷没骂他就已经算仁慈了。

  傅淮宴自个儿也不好意思,应下走人了。

  将他打发走后,老侯爷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季海还在平南王手中,平南王知道幕后之人是谁,却没有任何动作,真不知道那个老东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谢谢小朵小也小年的月票!❤

2021-03-01 23: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