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坦白

知矜 知妗 2122 2021.01.27 22:56

  过目了信中所述,傅淮宴神色凝重,匆匆离开了周园。

  那些个公子哥还以为是哪家姑娘写给他的,将这件事当做是笑谈一桩,并未在意。

  傅开则是将情况打探清楚了才回去复命:

  “少爷,那丫头自称是我们侯府的下人,想来定是对少爷有所图。只是她究竟是什么来头,奴才没能查清楚。”

  傅开有些无语,谁不知道他家少爷出门只会带他一人,带那些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鬟作甚?

  偏生还有蠢货信,他又从心里默默将右相府的人鄙视了一通。

  傅淮宴捏着信,在想那人究竟是谁。

  傅开又问:“少爷,信上写了什么?”

  他猜不透自家少爷的心思,但他此时的看上去颇为凝重的,或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傅淮宴自然不会告诉他,将信收好,宽袖一甩扭头便走。

  “今日之事,你若胆敢在祖父跟前胡言乱语……”

  “奴才明白!少爷放心,奴才什么都不知道!”

  他还没说完,傅开便指天发誓了。

  他虽然嘴碎,可自家少爷让他守口如瓶,他可不敢以身试法。

  傅淮宴没搭理他的讨好,目不斜视,可思绪早已偏远了。

  将这些事安排妥当,迟玉卿才放了心。

  她这几日也没有白跑,她还打探到了一些消息。

  一说起这事她便气愤不已,亏她还相信陈傥,结果那小子竟然骗她。

  他说的是押送军需的队伍半个月后才会出发,实则不然。

  他还是没想带她一起走。

  算算日子,也就是三日后了。

  若非时间紧迫,她也不会这般着急。

  她一回府,便去了姐姐院里。

  她就快要走了,也不知何时才会回来,她有很多话想要对姐姐说。

  冷不丁,迟玉莞还以为她被人欺负了,正打算开口询问,她却猛然投入了自己怀中。

  妹妹小小的,瞬间抱了满怀。

  姐妹俩谁都没有说话,享受着对方的温暖。

  过了许久,二人才换了个姿势。

  不过迟玉卿还是窝在姐姐怀中,像只小猫儿。

  “怎么了?卿卿可是有什么话要对姐姐说?”迟玉莞觉得她怪怪的,心中有些许忐忑。

  迟玉卿点了点头,先是试探性的发问:“姐姐,如若我以后不在你身边了,你会想我吗?”

  她睁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盯着她。

  迟玉莞愣了一下,对…她这个问题有些错愕,反应过来后,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却并未急着给出回答。

  于迟玉莞而言,她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妹妹会从她的视线中离开。

  见她一脸的茫然,迟玉卿笑了笑。

  “我逗你玩呢,姐姐,你该不会当真了吧!”

  她正打算隐瞒的时候,迟玉莞却认了真,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握住迟玉卿的手,郑重道:

  “父亲说过,我们姐妹二人中,你的性子最像他,姐姐也是这么认为的。姐姐虽然不知道你这个小丫头一天都在想些什么,可姐姐也知道,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不管怎么样,姐姐都希望你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这个回答,是发自内心的,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她们一起长大的,迟玉莞又怎会听不懂妹妹话里有话呢?

  若是以往,或许她会生气,会苦恼,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曾经不懂事的妹妹就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

  她每天都观察着妹妹,她当然清楚妹妹的变化。

  而且,对于妹妹的叛逆,她没办法抗拒……

  迟玉卿哑然,果然,在姐姐面前她所有的伪装都无济于事。

  她终究还是瞒不过姐姐。

  沉吟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看向姐姐,目光坚定而又真挚:

  “我要去找爹爹,三日过后便要出发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也没必要再瞒着姐姐。

  迟玉莞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猛然听到她说的这个消息还是吃惊不已。

  她显然还没缓过来,张大了的嘴巴久久没合拢。

  “你是什么时候做的决定?”

  迟玉莞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妹妹一觉醒来后就不一样了。

  妹妹还是妹妹,却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她了。

  迟玉卿便将告诉陈傥的那个梦,又同迟玉莞说了一遍。

  和陈傥的反应一样,她显然不信。

  可女孩子的心思终究敏感,迟玉莞还担心,担心这个梦会成真。

  “可是,若是如此,书信一封便是了,为何你要亲自跑这一趟?”

  她才十岁,如此这般年幼,想要顺利到达父亲身边,又岂会是说的那么容易?

  这其中的艰难险阻,迟玉莞都不敢细想。

  她担心父亲,更担心妹妹。

  迟玉卿却没再细说了,若她不去,父亲只怕凶多吉少。

  有人想要父亲出事,又怎会露出半点风声来?若只是书信,根本就送不到父亲手里,或许还会打草惊蛇。

  只是这些,她都只能烂在肚子里。

  见她迟迟不语,迟玉莞微微有些气恼。

  妹妹还是对她有所隐瞒。

  姐妹俩谁也没说话,就这般僵持着。

  先妥协的,终究还是迟玉莞。

  她叹了叹气:“罢了,姐姐知道你的性子,既是你已经决定好了的事,便不会再反悔了,不管我说什么都一样。”

  “我不知道你在梦中究竟看到了什么,又对我隐瞒了些什么,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如果非去不可的话,一定要照顾自己,知道了吗?”

  说着,迟玉莞没忍住掉了泪。

  迟玉莞不喜欢掉眼泪,可是看着小小的妹妹眼中闪烁的那份坚定时,她实在憋不住。

  她从来不会怀疑妹妹的用心,只是恨自己没用。

  迟玉卿眼睛也红红的,她看着姐姐点了点头。

  “姐姐,我走了以后,你要多陪祖母说说话,她老人家啊最是别扭了。”

  姐妹俩都是老太太的心头宝,缺一不可。

  姐姐和自己心意相通,有些事不用她说姐姐也能明白,可祖母不一样。

  祖母若是知道她要离开怀梁,一定不会同意,又或许,伤到老太太的心,她就不想走了。

  总之,迟玉卿是万万不敢在老太太面前袒露这些的。

  迟玉莞止住了泪,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你这丫头,还知道关心人了,你放心吧,我会和祖母等着你回来,和爹爹一起回来!”

  迟玉莞也很久没有见过父亲了,她真希望这世上没有纷争,这样,父亲就能一直陪在她们身边了。

  迟玉卿重重的点了点头:“那一天不会太远的!”

  从小女孩嘴里说出来这句话,明明很可笑,可不知道为什么,迟玉莞就是相信她。

  之后,迟玉莞率先提起往昔,姐妹俩便一起回忆着往事,一桩桩一件件都历历在目,姐妹俩笑了又哭,哭了又笑。

  佐证了妹妹就是妹妹,此时迟玉莞对她的心疼是大过一切的,她还对迟玉卿口中的那个梦很是忌惮。

  一切的转变都是从那个梦开始的,那一定是很可怕的梦。

  迟玉卿却并未再提及了,她只想和姐姐好好待一会儿。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这一章之后再修改一下,逻辑不够

2021-01-27 22: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