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热闹

知矜 知妗 2839 2021.01.18 13:47

  他便是傅淮宴无疑。

  他两眼戏谑,将她浑身上下打量了个遍。

  看到他眼里的调笑,迟玉卿的眼神暗了暗,不过也只是一瞬间。

  她没忘记自己现在是来干什么的,刚想脚底抹油。

  他的侍从却不依不饶,拦下她非要她跪下给傅淮宴赔礼道歉。

  她是女客,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更不可能真在傅淮宴跟前卑躬屈膝。

  此处虽然不胜里边儿热闹,可还是有不少眼睛盯着的,特别是有傅淮宴在的地方,那就不缺世家公子哥凑热闹。

  平南王府的人她是找不到了,现在救人更重要,来不及多想,她突然抓起了傅淮宴的手,带着他往季无渊那边跑了起来。

  “傅公子,人命关天,还请你随我跑这一趟!”

  既然方才借了他的名,让他出面相助也好。

  “诶!公……公子!”先前训斥她的侍从见状,赶紧跟了上来,生怕迟玉卿一个小姑娘会对他家公子不利。

  好在,傅淮宴很配合,没有半道上撒开她的手。

  到了之前那个地方后,季无渊果然还不声不响的倚在那里。

  他看起来更加虚弱了,迟玉卿两眼泪汪汪的到了他身边。

  见到这等惨状,傅淮宴不过是睨了躺着的季无渊一眼,他的面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喜怒来。

  倒是后面来的侍从大惊失色。

  “公子,他!他不是季家那个野小子吗?”方才宴会上他可是得了平南王青眼的,又有几人不识?

  不过转眼就被打成了这样,还真是让人大快人心!

  迟玉卿半搂着奄奄一息的季无渊,听到侍从嘴里的野小子,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侍从也不甘示弱,叉着腰正准备训斥她的无礼。

  傅淮宴却冷眼撇了他一眼,他可摸不清自家公子的脾性,到嘴边的话又生生憋了回去。

  还没待她开口求助,傅淮宴突然转身就走了。

  临了却还是对幸灾乐祸的侍从丢下了一句:“将他带上。”

  “是……”

  侍从虽然不情不愿,可自家主子发话了,他只好勉为其难的把季无渊扶了起来。

  迟玉卿连谢谢都还没说出口,当然,除了那个咋咋呼呼的侍从,他压根也不想搭理她。

  不过他肯帮这个忙,迟玉卿终于松了一口气,想跟上去,可仔细想了一想还是做罢了。

  傅淮宴此人虽然古怪,可他还算守信,既然答应了救人,必然不会言而无信。

  出来也有一会儿了,再不回去姐姐该着急了,最后看了一眼他们离去的方向,她便顺着方才来时的路又返回去了。

  快要回去的时候,路上多了很多平南王府的侍卫在巡查,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她是偷跑出来的,自然不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好不容易摸回去了,正好就碰上了到处找她的迟玉莞。

  见她灰头土脸的出现时,迟玉莞很是生气。

  想到方才的情形,迟玉莞没忍住开口训斥到:

  “卿卿!姐姐以为你长大了,没成想你还是如此……如此的不知所畏!”

  迟玉卿不敢反驳,她知道,姐姐一般不会生这么大的气,如若生气,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她没有顶嘴,规矩站着让迟玉莞出了一口气。

  果然,迟玉莞说完后,看到她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时,长叹了一口气。

  “罢了,你还小,姐姐不该对你如此严苛的。你这小丫头本该无忧无虑的活着。”

  她替迟玉卿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温柔似水。

  迟玉卿抬头看到她眼中的无奈,心里很不是滋味。

  因为她是长姐,有很多事都身不由己,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迫长大。

  可她如今也只是刚及金钗年华的少女啊!

  迟玉卿把着她的手,认真道:“姐姐对不起,卿卿知错了!以后换卿卿来保护姐姐!”

  一定会的!护她爱她的亲人,她拼死也要保护好!

  见她突然如此认真,迟玉莞终于破功,无奈轻轻一笑,心中什么气也没有了。

  迟玉莞自然没将她的话当一回事,只是觉得她能有这份心,自己就是受再多的委屈,也是值得的了。

  迟玉卿才不管她信不信,反正她定然会拼尽全力护他们周全,哪怕再艰难她也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好了,你没事就好,我们得赶紧过去向姑母拜别了。”迟玉莞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迟玉卿有些不解,竟然这么快就要走了。

  迟玉莞见她一脸茫然,便简单解释了一下:“听说季阁老的长孙被人打了,若非下人发现及时,险些就没气了!”

  出了这种事,好好的寿宴成了一场闹剧,别提有多晦气了。

  平南王大发雷霆,还叫人去报了官,将那些个欺负人的公子哥都给抓了起来。

  这场闹剧也该散场了。

  迟玉莞见她发愣,还以为她是害怕。

  可迟玉卿却是想的更多,傅淮宴救人,却没用自己的名头。

  此事闹大,平南王必然不会息事宁人,借平南王之手惩治那些人,再合适不过。

  此人太过深沉,想到他那双眼睛,迟玉卿还有些后怕。

  她今日本来也是想去试探傅淮宴的,谁知竟然意外遇上了季无渊。

  她觉得自己都重生了,说不定傅淮宴也重生了,不成想,老天爷只给了她这个机会。

  现在看来,傅淮宴的眼光的确毒辣。三个皇子中,三皇子或许才是最合适的储君人选。

  既然上一世季无渊的选择是错的,她倒想看看,若是让三皇子坐上那个位置的话,是不是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她想得入神,迟玉莞无奈摇了摇头,见她衣衫微微有些凌乱不得体,便帮她整理了一下衣衫。

  却在她衣袖处发现了一处血迹。

  迟玉莞还以为是她哪里受了伤,翻来覆去的仔细检查了个遍。

  迟玉卿这才回神,她也是突然发现,竟然不小心蹭到了季无渊的血。

  不过她倒是没有慌乱,大大方方让迟玉莞看了。

  “奇怪,你并未受伤,那这血迹又是从何而来?”见她镇定自若,迟玉莞十分不解。

  迟玉莞倒是没往季无渊那边想,想了也没有道理。

  “许是方才不小心在哪儿蹭到的吧。”

  迟玉卿随口这么一说,倒也真打消了迟玉莞的疑虑。

  这么说倒也不无道理,兴许是哪个毛毛躁躁打碎杯子的丫鬟所留下的。

  只是总归是晦气。

  还有一些夫人小姐们在同迟姝道别,而且迟姝的脸色虽然挂着笑,但笑容始终不达眼底。

  姐妹二人倒也不急,便站在一旁等候了。

  沈敏君这头也送走了好友,见迟家姐妹还在,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迟玉莞礼貌朝她微微一笑,她看的人却是迟玉卿。

  “玉卿表姐,你方才究竟去哪里了?你都不知道,方才玉莞表姐为了你啊,甚至不惜顶撞了好几位夫人,估摸着明日迟家大小姐不敬长辈的名头就该传遍这怀梁城了!”

  迟玉莞的脸色瞬间一白,自己分明是不想让迟玉卿知道,可是沈敏君却偏要提起这事。

  “敏君,你……”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迟玉莞又不好说什么了。

  沈敏君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口无遮拦”的将她不在时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原来,迟玉卿离开后,迟玉莞便和沈敏君去给那些贵夫人们见礼问安了。

  常言道,没在场的人必然是话题中心。

  所以,她们夸迟玉莞的同时,又明目张胆的狠狠踩了迟玉卿一脚。

  听着是揶揄的语调,可真真假假又有何分别呢?

  一损俱损,迟玉卿再不堪,那也是迟家的千金。

  丢的是迟家的脸面!

  当然迟玉莞也不允许她们说自己妹妹如何如何,当时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直接当着那么多夫人小姐的面顶撞了回去。

  那些夫人们咄咄逼人,迟姝又不好得罪人,只好出面打圆场,只是免不了还有一些阴阳怪气的论调跑出来。

  “事已至此,玉莞表姐受的委屈也只能吞进肚子里了。”沈敏君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迟玉卿握紧了拳头,她就知道没有如此简单。

  不过,她也并非无知无畏。

  那些个夫人固然可恨,可她也知道不能太过冲动,这笔账,她且记下了。

  沈敏君故意告诉她,无非就是幸灾乐祸想看戏罢了。

  迟玉卿只是睨了她一眼,没理会她,而是侧身看着迟玉莞。

  “姐姐,谢谢你!”

  她虽然不在意什么流言蜚语,可她心疼姐姐。

  姐姐不止是为了她,还有迟家。姐姐今日所受的屈辱,来日她一定会讨回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