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亲信(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235 2021.02.08 20:30

  随着她的目光,那两人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三人交换了眼神,迟玉卿又以来时的姿势,被其中一人扛着飞奔逃亡。

  林子里窸窸窣窣,四处都有声响,还有箭雨。

  他们这是下了死手。

  不过纵然后面的人追得再紧,这两人也没显得有多慌乱。

  迟玉卿被晃得头晕眼花,可她还不敢晕,她怕命丧于此。

  好在,俩人靠着对此地的熟悉,成功甩开了身后的追兵。

  将她小心放下后,迟玉卿很给面子的吐出了一大口血。

  她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疼得她话都说不出来。

  那两人吓得脸白,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全身上下也只翻出了治疗外伤的金疮药。

  “小姐,无论如何,如今保住你的命要紧!属下就是豁出命也要将你送去将军身边!”

  二人汗都急出来了,看着迟玉卿这般,倒不如以他们二人的命换她的命。

  他们的赤胆忠心让迟玉卿很是触动,但她也绝不可能认同这个想法。

  她捂住胸口,气息凌乱:“说什么胡话呢?我命大着呢,还死不了。”

  缓了缓后,她又才看了他们一眼,申请严肃且认真道:

  “你们凭什么为我而死?你们是保卫永绥的大英雄,就算是死,也该死得其所!”

  她不过籍籍无名之辈,不值当。

  她的这一番话,让两个大男人差点没忍住眼泪,一番交心,两人对她是更加信服了。

  “小姐,你是怎知有埋伏的?”二人想起来还觉得后怕,也亏得有迟玉卿,不然他们都要命丧黄泉了。

  他们也想不明白,为何迟玉卿会发现,他们却没有半分察觉。

  迟玉卿无奈勾了勾唇角,轻描淡写吐出三个字来:

  “我猜的。”

  她又未习过武,怎会察觉到有什么埋伏。

  不过是直觉作祟罢了。

  这俩人知道早上谷中异动之事,她想若是杨勇的话,一定不可能让他们再活着回去。

  她当时便是觉得有些压抑,就好像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所以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没想到杨勇竟真的想赶尽杀绝。

  虽说她是猜的,可那两人还是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如今她说什么,他们都愿意去信。

  确定脱险了,迟玉卿半眯着眼,最后交待了他们两句,才闭上了眼睛小憩。

  她真的快坚持不住了,若非想到父亲,想到陈傥和双儿,她宁愿一觉睡下去,再也不用醒来。

  ……

  是夜,乌云遮住了月亮,天上黑压压一片,有种沉闷之感。

  大将军迟延章心口跳得厉害,心神不宁,半夜还盯着地图在看。

  拉开帷帐,杨勇抱着酒坛子进来了。

  迟延章无暇其它,盯着地图上一处标红点的地方冥思。

  杨勇瞧见那个位置,眼皮跳了跳。

  他将酒坛子扔给迟延章,故作轻松道:“将军,左右无眠,不若和兄弟一醉方休?”

  迟延章微微皱眉,将酒坛子放在一旁,拒绝了。

  “大夏贼人近来蠢蠢欲动,军中还是少饮酒为好。”

  喝酒误事,这话错不了。他心中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听到他拒绝,杨勇的脸色变了又变。

  “或许是将军多虑了。就算他们真有动作,想我永绥将士们操练数日,与他们比划比划也无妨,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好的。”

  他语气高昂,满是对大夏的不屑。

  迟延章可不认同他的豪言壮语,微微摇了摇头。

  将地图收起,迟延章才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听说你调兵去抓刺客了?那刺客是什么来头?”

  军中小事迟延章管不过来,有杨勇管着这些琐事,他倒是没怎么操心过。

  杨勇点头:“小小毛贼罢了,将军无需操心,我自会解决。”

  迟延章看了他一眼,倒是什么也没说。

  他不肯喝酒,杨勇也不好太刻意,便只说待打了胜仗再喝。

  嘱咐了两句闲话后,便离开了。

  夜很黑,杨勇出去后又去见了什么人也没人知晓。

  只是营中巡逻的士兵突然多了很多。

  太阳落山迟玉卿便醒来了,睡了一觉后总算好了一些,稍微有了一点精气神。

  那两人打了野果予她,虽然不能治伤,但勉强还算能填饱肚子。

  趁着天黑,一人便去打探了一番。

  回来后颇有些狼狈,似乎受了点轻伤。

  “果然不出小姐所料,别说是去见将军了,只怕是还没靠近便成了筛子。”

  幸亏他听了迟玉卿的话,早就做好了脱身的准备。

  只是,他这一去,算是打草惊蛇了。

  营中守卫只会更多,也更加危险。

  迟玉卿猜到了会是这样,他们等着她出主意,她也没有故意卖关子。

  “他既然是瞒着父亲做的这些布防,倒也不难对付,附耳过来,且听我细细道来。”

  她没有什么高明的计谋,无非就是大胆。

  再晚,便来不及了。

  她快挺不过去了。

  她做了决定,两人二话没说便分工好了。

  先前打探的那人去将外围的守卫引开,另一人则带着她闯入营中去见父亲。

  迟玉卿答应他们,待杨勇被扳倒后,自会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

  这是她的承诺,也是他们应得的。

  关口附近,信号弹划破寂静的夜空,格外的响亮。

  这一动静大到将迟延章都被惊动了,还以为是大夏夜半犯边。

  杨勇自知其中原由,怎敢让他插手此事,不得已便自己带着人马去寻那给他使绊子的人了。

  ……

  背着迟玉卿穿行在军营还能来去自如,不得不说,他们二人只做小小哨兵的确是屈才了。

  迟延章还在想事情,听到脚步声还以为是杨勇这么快就回来了。

  “可有查清是谁在装神弄鬼?”

  他一回头,却没看到杨勇,只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士兵,背后还背着一个小姑娘。

  偏生那小姑娘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他第一眼未能将其认出,直到那小姑娘有气无力的喊了他一声:

  “爹爹!”

  得亏迟延章反应快,只是呆愣了片刻,便迈着大步迎了上去。

  迟玉卿稳稳落在了父亲怀里,她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了下去。

  蜷缩在父亲温暖的怀抱中,沉沉睡了过去。

  她太累了,累到不想睁开眼睛,只想在父亲怀中好好睡一觉。

  看着女儿伤痕累累的模样,迟延章心疼不已。

  那人,瞧着大将军眼中的怜爱,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们没有信错人。

  是他将小姐安全护送到的,而这其中发生了何种惊险的事,他都一五一十的告知了迟延章。

  怕将军不信杨勇的别有用心,他还指天发誓,以此说明自己并未说谎。

  毕竟杨勇是将军的亲信。

  若是没有迟玉卿,迟延章自然是不信杨勇会是奸佞,可恰巧是女儿的出现,让他没有理由去质疑。

  看着女儿因为害怕,睡着了也不敢放松的模样,他想杀了杨勇的心都有了。

  管他什么亲信不亲信,但敢动他女儿,便是他迟延章的仇人!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迟玉卿:我怎么不是在晕倒就是在晕倒的路上?我要打十个!   作者:你已经很棒啦^_^

2021-02-08 20: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