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3:夜袭(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233 2021.02.22 22:43

  两个老头回到营中时迟玉卿还未走。

  老侯爷刚瞧见迟玉卿时,两只眼睛里都在放光。

  迟玉卿也是一眼便认出了这个老头,不过她还是在父亲的介绍下,同老侯爷行了大礼。

  她始终不卑不亢,举止进退有度。

  老侯爷本就欣赏她的胆识,这会儿见了面,更加心生喜悦了。

  他傅家也有娇娇软软的女儿,只是,他并不喜欢墨守成规,小辈们也不敢逾矩,终是太无趣了。

  “丫头,我和你祖父乃是至交,你便唤我傅爷爷就是了。”

  当然,把傅字儿去掉他就更满意了。

  他表现得很殷切,迟玉卿却有些不知该有如何反应,虽说老侯爷前几日醉酒就已经打破了她的认知,但印象中不苟言笑的老人,变得如此这般和蔼可亲,终是有些反差……

  平南王毫不犹豫的拆了他的台,嗤笑道:“某些人还真是好意思说得出口,这么些年了,迟家老夫人还是宁愿绕远路也不从你傅家门前过,你这脸皮也是真够厚的!”

  武安侯府和相国寺在同一条街,但老太太从未走过这条捷径。

  平南王将话说得很直白,嘲讽意味十足。

  老侯爷脸都气绿了,可他的确又无从辩驳。

  但,和平南王起的梁子,他没打算就这么算了。

  “论起厚脸皮的功夫,王爷也是不遑多让啊!迟家二姑娘原本有婚配,就因为被王爷看中,便硬是搅了人家定好的亲事!王爷说说,这般行径与那地痞无赖又有何区别?”

  反正如今是在平川,山高皇帝远的,武安侯也不怕别人闲言碎语,他和这老东西斗了半辈子了,若是到老了还不能说上两句痛快话,岂不是白活了?

  两个老家伙针锋相对,后辈们更加尴尬。

  迟延章是知晓婚约之事的,他也没真的将这桩口头婚约当一回事。

  若老侯爷真的遵守约定,将女儿嫁给他,他便遇不到孩子们的娘了。

  所以,一切皆是上天注定好了的,已经成为遗憾的过去,便让它过去便是。

  他夹在两个大人物中间,两边调解,也是焦头烂额。

  老一辈的恩怨,迟玉卿还真是知之甚少。

  老侯爷说的迟家二姑娘就是她小姑迟姝,这事儿她倒是知道。

  老太太在小姑只有八岁时就给小姑选好了了一个老实本分的夫家,想着是待小姑及笄后便将她嫁过去,也好有个依靠。

  后来小姑长成大姑娘了,便不再是当初那个憨厚的小丫头了。

  她不仅有着出众的容貌,而且才气斐然,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

  后果就是,小姑被平南王选中,想将她指给自己儿子做世子妃。

  对于这门高枝,迟家老太太并不想攀。

  便以迟姝已有婚约在身为由,婉拒了平南王。

  可平南王是什么人?

  他做下的决定,便没有办不成的道理。

  迟家傲骨啃不下,他便将心思动到了男家。

  天子脚下,谁敢和平南王抢人?

  男家慌忙带着信物去了迟家接触婚约,期间不过几日的功夫而已。

  迟姝便是这样嫁进平南王府的,也幸好平南王世子是真心待她,算是佳偶天成。

  只是,自家爹爹这一码事她便没听过了。

  迟家也没人敢提出来触老太太的霉头。

  从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辩中,她总算是听明白了。

  她没觉得有多可惜,有时候缘分便是如此。

  只是,武安侯到底是违背约定在先,的确是不太光彩。

  闹了好一会儿,俩人才消停了下来。

  这俩老头谁也不服谁,但也仅限于过过嘴瘾,活像两个顽童吵架一般,看得迟玉卿忍俊不禁。

  平南王自是说不过武安侯,败局初显他便气冲冲的走人了。

  美名其曰,为晚上的行动做准备。

  他走了,老侯爷更无所顾忌了。

  拍了拍迟延章的肩,一把鼻涕一把泪:“贤侄,我对不起你啊!我……唉!”

  他收回手,在自己大腿上又拍了两巴掌,一副悔恨不已的模样。

  迟延章又想起了他喝酒那晚的模样,吓得脸都白了。

  “侯爷,您什么都不用说,您和我父亲之间的恩怨,我也无从干涉。但是请您放心,您永远都是值得我迟延章去尊敬的人!”

  若不是前辈人打下的基业,也不会有他迟延章的现在,他尊重每一个英雄。

  他说的这番话,着实让老爷子震惊不已。

  心中也更加内疚了,若说前面的反应是故意的,那现在他就是真于心不安。

  他眼珠子转一圈,突然落到了坐在一旁发呆的迟玉卿身上。

  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不过他这会儿可没敢将心思说出来。

  不管如何,倾诉了一番之后,他便要好受多了。

  ……

  夜袭——

  既是声东击西,便得做全套。

  算算日子,往东走的将士们也该到了。

  他们在此驻地,能做的只有不让他们有喘气的机会。

  入夜后,平南王便让侍卫领着人马潜入了大夏营中。

  大夏自以为攻城容易,连带着值夜的士卒都非常容易自满。

  想要在敌营做点什么,显然轻而易举。

  一把火,一阵山风,火势冲天。

  “起火啦!快救火!”

  “起火啦!”

  “有刺客!抓刺客!”

  “在那边!”

  ……

  这把火绵延不断,有山风助力,还真不好扑灭。

  最后救下来的粮草,至多也只能再撑个几日。

  而偷袭的人,早就跑得没影了。

  萧齐气得骑上烈马,拿着长枪便追了出去。

  一路到了永绥城关下。

  城楼上,平南王和老侯爷以及迟延章都在。

  萧齐见到迟延章,心中便压不住高涨的怒火了。

  握着长枪指向他的方向:“堂堂大将军,竟卑鄙到如此地步!迟延章,有本事你就下来与我一战高下,我倒要看看,使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本领究竟如何!”

  终是少年意气,他单枪匹马杀到此处,便足以证明。

  老侯爷皱眉,正欲还嘴,却被他制止了。

  “他说得不错,虽说打仗不讲仁义道德,可终究不够坦荡。”

  说完,迟延章便从侍卫手中接过自己的长枪,从城楼上飞跃而下。

  “那小子身上的伤还没好呢,能应付得了吗?”老侯爷很是担心。

  萧齐嘴皮子的功夫占不到便宜,可老侯爷一看便知,那家伙是个练家子。

  若是迟延章没受伤还好,来两个萧齐也应付得下来。

  平南王不会武功,也看不懂这其中的门道,索性就目不转睛的盯着下方战况。

  远处的火光照耀了天边,迟玉卿也没有睡意了,她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是什么,可总归是担心。

  她正打算去找胡神医时,恰好碰上了来寻她的胡神医。

  师徒二人想到一块儿去了,不敢有所耽搁,胡神医骑着马带着她一块儿下了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