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套路表哥

知矜 知妗 2253 2021.01.23 16:32

  二人走时,陈傥还将抽到的上上签给带走了。

  迟玉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拉着一阵狂奔,身后几个小和尚追了几步无果,只好作罢。

  二人以前没少这么胡闹,对于这种事迟玉卿已然是见惯不惊了,难得重温儿时的感觉,她也放肆了一回。

  只是,她当他只是一时兴起,所以对他的喜悦并没有很在意。

  “坏丫头,你就不想知道我方才许了什么愿吗?”她爱搭不理,他又追了上去。

  迟玉卿看了他一眼,很不给面子的摇了摇头,吐出两个字:“不想。”

  她的猜测是,他心中所想无非也就目光所及之事,她并不感到好奇。

  她越不在意,陈傥就越是藏不住事,他清了清嗓子,故作正经的说到:

  “我决定了,我要去找舅舅了!将来我也要做舅舅那样的大英雄!”

  “咳咳!”听到这句话后,迟玉卿猛烈咳嗽,给出了非常大的反应。

  他是认真的?

  她不由得侧身盯着他细看一眼,打量过后还是缓缓摇了摇头。

  纵然知道他有理想报负,可是这并不实际,至少不应该是现在。

  不说别的,就陈家而言,从小到大一再抹杀他的志气,即便是让他做一个受家族庇护的庸才,也不愿意让他将生死交给上天。

  若是不然,早在他幼年便会送他去拜师学艺了。

  她抬头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二哥哥是在同我说笑吗?”

  他最是清楚自己的处境,怎会突然开始胡言乱语。

  想到这些,陈傥脸上的笑容的确收敛了几分。不过他看了一眼手中紧握的上上签,顿时又信心满满。

  “这可是上天的意思!”

  他不想再待在怀梁无所事事了,他渴望的是身披坚甲,手握重剑上阵杀敌,守卫永绥的大好河山。

  那才是他心之所向。

  以前他总是往迟家跑也是因为他仰慕舅舅的英姿,他做梦都想成为舅舅那样的大将军,只可惜他生在了陈家。

  看着他眼神中的这份坚定,迟玉卿沉默了。

  前世他离家是几年后的事了,那时的他什么也没有了,有的只有一腔保家卫国的热血。

  这一世他还是那个胸怀大志的少年,不一样是,这一世的他还年少。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她突然很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问到:

  “二哥哥可知,一旦上了战场,随时都有可能埋骨他乡!你难道就不怕死吗?”

  他却很诚实,点了点头:“当然怕!但是你大概不知道,我也问过舅舅同样的问题。”

  他就喜欢听舅舅讲他们行军打仗的事,每当听到将士们流了多少血,大战又死了多少人时,陈傥的确很害怕。

  舅舅去边关前,陈傥曾问舅舅,难道他就不害怕这一去之后就回不来吗?

  他以为舅舅这样的大英雄会说自己无所畏惧,可是舅舅却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摇了摇头。

  他虽然不懂为什么,可是舅舅明知道有多危险,却从未想过放下手中的长枪,他想或许有一天他也会明白的。

  陈傥不知道,迟玉卿却清楚得很。

  父亲他肩负的又何止小家的责任?

  父亲一生守护的是大义,死亦无惧的大义。

  想到严肃却又不缺乏柔情的父亲,迟玉卿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她眨了眨眼,忍住了不听话的眼泪。

  “二哥哥,我们一起去边关找我爹吧!”她没有同陈傥开玩笑。

  她不想让陈傥留下遗憾,如果他非去不可的话,那他们就一起去边关找父亲!

  她很诚挚的发出邀请,陈傥却伸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

  “坏丫头,你没病吧?你又在说什么胡话呢?”

  他是男人,保家卫国天经地义,这个小丫头跟着他凑什么热闹?

  他是疯了才会带她一起,行军打仗又不是去城外下河摸鱼这般简单。

  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情绪,一下子就被他打断了,迟玉卿抽了抽嘴角,将他的手打了下去。

  “好啊,你若不和我一起,我便去告诉大姑母,你自己看着办。”迟玉卿幽幽开口道。

  她要不是看他实在热忱,她才不会开这个口。

  与其让这小子乱跑,不如跟着她一起,她也放心一些。

  他若因此死了这条心也好,至少还能好好的活着。

  所以,端看他怎么选了。

  陈傥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小丫头打一顿。

  “你果然是个没良心的坏丫头!”

  他是信任她,才会将这件事告诉她,没想到她竟然借此威胁自己。

  但是他话都说出去了,就算他矢口否认,母亲肯定也会多留个心眼,他再想跑就没有这么干的机会了。

  接收到他幽怨的眼神,迟玉卿微笑着充耳不闻。

  知道她不吃硬的这一套,陈傥只好拉下脸开口求她了。

  “我的好妹妹,你说你非要跟着我作甚?你自己也说了,外面凶险万分,就好好待在怀梁不好吗?”

  “我答应你,只要你不乱说,你想要什么二哥哥都答应你,好不好!”

  在这小丫头面前伏低做小,陈傥表示很憋屈,也很懊恼。

  他知道不可能真带着她这个小尾巴跑路。

  他怕还没出城,就因为她被抓回来了。

  到时候这小丫头反过来咬他一口,他就是长两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他甩了甩头,更加坚定了不能带她上路。

  迟玉卿才不和他废话:“少来这一套,我不去你也别想去。”

  她都没嫌弃他是个累赘,他倒还看不起她了。

  陈傥欲哭无泪,她不讲理!

  她作势要走,还没走两步,他慌忙上前拉住了她。

  “好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总行了吧!”

  这次正好有机会,若是犹豫不决,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再有机会了。

  陈傥想了许久,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至于迟玉卿,就姑且先答应她,等之后偷偷跑了,她就是告状也来不及了。

  他是怎么想的,可都明晃晃的写在脸上了。

  她绕着他走了两圈,问:“二哥哥,那你知道怎么去边关吗?”

  陈傥当然是马上摇头,否认了。

  “我怎么会知道!这事儿啊,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回去和兄长他们会和吧。”他信誓旦旦。

  不过,他的眼神有些闪躲,面对迟玉卿那双大眼睛,他根本就不敢直视。

  迟玉卿没放过这个小细节,她“哦”了一声,尾音拖了很长。

  陈傥刚松了一口气,迟玉卿就笑嘻嘻的看着他:“这样啊,那不如我去问问大姑母好了,说不定大姑母正好就知道呢。二哥哥,你觉得如何?”

  看他的样子也不是突发奇想,说不定他还真的有不错的计划。

  “好妹妹,你就饶了我吧!我真没跟你开玩笑,路途艰险,就凭我这三脚猫功夫可保护不了你!”

  被她看得心里发毛,陈傥干脆和她摊了牌。

  这时候他也不敢逞能了,要是这小丫头出了什么事儿,别说是长辈们饶不了他,便是他自个儿心里也过不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