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表哥

知矜 知妗 2576 2021.01.22 20:33

  二表哥名唤陈傥,风流倜傥的傥。

  迟玉卿懂事后知道他叫这个名字时还笑话他名字不吉利,被他追了好几条街。

  陈家满门书香,到了陈傥这里就完全行不通了。

  陈恪是儒雅随和的谦谦君子,陈傥就和他反着来。

  在学问方面,这小子刚醒事便被定义为庸才,而且他本人也是不思上进,平日里陈家的长辈没少打骂,但都没什么用。

  他对书本没有兴趣,一心只想像舅舅一样提枪征战沙场。只是陈家人严苛,从来就没有让他从武的心思。

  少年叛逆,陈家想让他向兄长看齐,他偏要走与之相反的路。

  至少在不学无术这一点上,他和迟玉卿不相上下。

  犹记得两人一起闯了不少祸,也打过不少架。

  后来他们逐渐长大,聚到一起那得是逢年过节才有机会了。

  原本迟玉卿落水后,他是要去迟家探望的,不过因为陈老夫人尚在病中,他便不好再去探望。

  多年未见,他现如今就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迟玉卿难免有些恍然。

  他也若有所思的看着她,那双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澄澈,就是莫名多了几分探究。

  见她还在神游,他走到了她身边,伸出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坏丫头,许久未见,莫不是你个小没良心的将你两个哥哥给忘了?”说完,还伸出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嘴角挂着一抹得逞的笑,很是欠揍。

  脑袋瓜上传来短暂的疼痛,终于把迟玉卿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儿时只要是他们俩人一起闯了祸,老太太不问是非首先便会责骂他,陈傥替她背了不少黑锅。

  所以陈傥一直唤她作“坏丫头”。

  她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目光哀怨:“二哥哥,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

  “你?还是算了吧,别家妹妹娇软乖巧,我家的妹妹也就只有名字还有几分秀气了!”他轻轻摇了摇头,不遗余力的调侃着她。

  他话音刚落,她随之就给了陈傥一个大大的白眼,只对陈恪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来。

  “许久未见,恪表哥真是愈发的玉树临风了,方才一路走来,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盯着表哥瞧呢!”迟玉卿嬉笑着打趣陈恪。

  她反正也是“年幼无知”,口无遮拦也无伤大雅。

  果不其然,陈恪只是微不可见的红了耳朵,想说什么又找不到话反驳小姑娘,干脆一本正经的咳嗽了两声,装作没听见了。

  迟玉莞则是哭笑不得,想说她两句吧,也羞于启齿,只能作罢。

  见她对大哥喜笑颜开,却对自己不闻不问,陈傥不免有些吃味。

  “坏丫头,你眼里就只有大哥吗?”他昂首挺胸,摆出一副自信模样来,等着迟玉卿的夸赞。

  虽然不能和自家哥哥比,但他也是一表人才好吧!

  的确,陈傥的长相还真不俗,他虽然长相白净,却并不文弱,和陈恪相比,他反而有种意气风发的浪子洒脱之感。

  这时候的他,是那么的鲜活,眉宇间的自信,让人无法忽视。

  一想到他之后的命运,迟玉卿难免喟然长叹。

  她记得很清楚,前世在他大婚前夕,他终是对自己命运做出了反抗,毅然逃婚跑去参军了。

  后来他就没了音讯,也不知是死是活。

  他有一腔报国的热血,这小小怀梁圈不住他。

  看着他这般姿态,迟玉卿会心一笑。

  没有什么所谓偏见,两人也就是斗斗嘴罢了,这便是他们兄妹二人相处的模式。

  毕竟,太严肃就没什么意思了。

  “二哥哥如今就活生生的站在我跟前,我眼里自然是有二哥哥的。”说完,她还对着陈傥做了个鬼脸。

  她答非所问,把陈傥气得直磨牙。

  正想撸起袖子和她争辩个高下,迟玉莞见状连忙出来打圆场。

  “好了,你们俩还真是冤家,日头渐高,那边有处凉亭,我们还是先过去坐坐吧。”

  说完,她便看了一眼他们中最年长的陈恪,询问他的意思。

  陈恪自然没意见,也不会拂了她的意。

  她都这么说了,陈傥便不会有什么异议。

  他只比迟玉莞大了一岁,可俩人对比下来,迟玉莞倒是更像个姐姐。

  她性子温柔娴静,陈傥也乐意听她的。

  几人很快就到了凉亭中坐下。

  刚落座,迟玉莞就问候了几句陈老夫人如今的情况,算是礼貌。

  兄弟二人皆是没说话,看样子是不容乐观了。

  迟玉莞连连道歉,自责自己不该提起。

  迟玉卿回忆了一下,陈家的老太太的确没挺过这一年。

  本就年事已高又被恶疾缠身,便是菩萨也是留不住的。

  老人家对两个孙儿疼爱有加,两兄弟也是那没良心的,自然是在意。

  不过,这跟迟玉莞又没关系,她也是好意关心。

  陈恪是君子,是见不得妹妹自责的,还反过来安慰迟玉莞。

  这事翻篇,迟玉莞便兴致勃勃的和陈恪讨论起了学问上的事,二人你问我答直接将迟玉卿和陈傥给忽略了。

  他们俩也对这些不感兴趣,只听了两句便不约而同的起身准备开溜了。

  迟玉莞这时也终于想起妹妹了,不过好不容易碰上请教的机会她也不想错过。

  想着有陈傥在,也不会有事,俩人顶多就是嘴上不饶人罢了。

  便没有阻拦他们,随他们去了。

  来一趟相国寺,不去大殿烧一炷香那还真说不过去。

  她所求没有别的,只愿季无渊能快些好起来。

  她的目的虽然明确,但她身旁有个陈傥,他心里还憋着话,自然是不会轻易放她走了。

  没走两步,他就把她拦了下来,直接挑明了问她:“等等,昨日救了季家那小子的是不是你?”

  很明显,他已经确定了,她回答是或不是都一样。

  只是,让迟玉卿不解的是,他为何会知道这件事。

  她的神色变化已经给了他答案,他轻哼了一声:“坏丫头!没想到你竟也如此肤浅,你二哥哥我不比傅淮宴那小子长得好?”

  “傅家那小子分明就一小白脸,哪能跟你二哥哥比,你说是吧坏丫头?”

  他昨日在宴会上看到迟玉卿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不过想到她贪玩的性子,也不觉得奇怪。

  还没等他想好如何完美的过去同她打招呼,就见她拉着傅淮宴跑了。

  身旁的人都在调笑傅淮宴,他却是将脸都气歪了。

  怕他出事,他便顺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所以他是知道真正搭救季无渊的人是她的。

  救下季无渊或许只是善意之举,他并不关心,但在那么多人中选了傅淮宴,陈傥就不能理解了。

  他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这个妹妹的脑子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主动接近傅淮宴那个纨绔。

  难不成真是被他那张脸给迷惑了?

  迟玉卿还以为他想说什么,听到他后面那句便直接无语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

  亏她还真的紧张了!

  “是是是!二哥哥说得是!”这人就得哄着,不然跟他对着来的话,又该惊动老太太了。

  她倒也不是怕什么,就是觉得麻烦。

  虽然知道她是假意恭维,可陈傥还是挺受用的,嘴角又挂上了那标志性的笑容。

  随她一起去了相国寺大殿后,见她如此虔诚,陈傥也忍不住学着她的样子诚心拜了拜。

  她摇了签,只有半吉。

  不是凶兆,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她吐出一口气,接受了这个结果。

  她抽到的一般,陈傥却是抽到了上上签,他原本对这些并不甚在意的,可此时他却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

  “哈哈哈哈天意!天意啊!”他故意将抽到的上上签拿到她眼前晃,说话的腔调极其欠揍。

  殿中香客的目光齐刷刷向他们投来,迟玉卿默默抬起手,用衣袖遮住了一张俏脸……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唔,作者今天还是厚脸皮的求张推荐票吧⑅︎◡̈︎*

2021-01-22 20: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