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撒娇

知矜 知妗 2886 2021.01.14 10:00

  见她如此乖巧,老太太后面要说的话到了嘴边硬生生又憋了回去。

  以往让这丫头抄女戒,她早就哭丧着脸了,这回倒是出人意料的乖巧。

  不过也好,小丫头难得开窍,兴许真是懂事了。

  见老太太眉目平和了,迟玉卿冲姐姐眨了眨眼,姐妹俩相视一笑。

  她们俩在底下的小动作老太太尽收眼底,假意咳嗽了两声:“卿丫头过来。”

  迟玉卿赶紧狗腿子似的起身,一蹦一跳的上前去了。

  迟玉莞无奈轻笑,果然妹妹还是那个跳脱的妹妹,不过这样朝气蓬勃才是她的本色。

  看到她脸上孩子气的笑容,老太太倒是什么都没说。

  她靠拢来,魏嬷嬷便将收好的平安符拿出来递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拿着平安符却没急着给她:

  “这是我前两日托人去相国寺替你求的平安符,日后便贴身戴在身上,免得再无故遭罪了。”

  老太太语重心长,虽然语气严肃,可言语中对她的关心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迟玉卿更加感动了,老太太分明是自己亲自去的相国寺,却说是托别人去的,嘴硬心软,真是个别扭的老太太!

  自从祖父仙逝以后,祖母就深居简出了,每年除了祖父的忌日那天去到相国寺给祖父上香以外,便只待在迟家了,这次是她让祖母破了例。

  她点了点头,郑重将平安符接了过来:“祖母您真好!”

  她将平安符捏在手心,半蹲在老太太身边,把头枕在老太太腿上。

  这个动作,她在梦里想了很久。

  老太太不由得身子一震,她根本没想到迟玉卿会有这般动作。

  自从儿媳离世后,在怀梁这片天,老太太便是两个小姑娘最大的靠山。

  老太太生怕自己管教不好她们姐妹,所以平日里即便是再心疼两个小姑娘,也总是摆出一副特别严厉的模样。

  所以姐妹俩对她更多是敬畏。

  两个丫头各有不同,一个虽然是知礼懂事,可是太过本分,不敢逾矩。另一个则是年岁尚小,尚且不知事。

  迟玉莞早慧,又是长姐,老太太倒是操不了多少心。

  就是迟玉卿这个小丫头,年幼无知又不服管教,老太太每天就愁啊愁,既想着小姑娘哪天能够听话懂事,又不想磨灭了小姑娘脸上的笑容。

  总之她老人家心空空,却也只能对着魏嬷嬷诉说心里话。

  迟玉卿这番动作,虽然让老太太十分错愕,不过那双见证了岁月流逝的手还是做出了内心最真实的反应。

  得到祖母的回应,迟玉卿猛得一下钻进了她老人家怀里。

  “祖母,卿卿以后再也不惹您生气了!”她大着胆子在老太太怀里撒娇,感受着老太太怀中的温暖。

  小姑娘天真活泼,老太太不苟言笑,这一画面看上去虽然违和,可只有她们自己知道,那种感觉究竟是有多温暖。

  迟玉莞虽然为妹妹捏了一把汗,不过她看着这一幕多少还是流露出了羡慕之情。

  老太太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严肃,嘴角反而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她也想如同妹妹一般随心所欲,可她是长姐,必须得稳重。

  “没规没矩的,不像话!”不过片刻,老太太又重新拾起严肃的表情。

  这蹭也蹭了,迟玉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老太太要面子,她也乐得配合。

  见她活蹦乱跳的模样,老太太心里一阵感慨。

  想着她刚出世那会儿,瘦得跟一只小老鼠似的,那些个眼拙的都说怕是将她养不活,没想到这一转眼都已经十年了。

  她们姐妹能平安长大,且不输人,老太太心里自然是骄傲的。

  她如今也实在没那个精力给她们姐妹更多,但只要她还没闭眼,就还能给她们姐妹做靠山。

  端是为了她们姐妹俩,老太太便得再多活两年。

  老太太没跟妹妹一般见识,迟玉莞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祖母绝不会真正责怪妹妹的,倒是她多虑了。

  见姐妹俩在一旁挤眉弄眼的,那亲密无间的模样让老太太都有几分讶异。

  和魏嬷嬷对视了一眼,老太太从心而笑。

  “两位小姐,老夫人该休息了,若是无事,老奴便先送两位小姐出去吧。”魏嬷嬷站出来轻声细语的说到。

  为了迟玉卿这个孙女,老太太真是有操不完的心。

  她在床上躺着的时候,老太太这两天也没怎么合过眼,方才听丫鬟来报说是她醒了,才松了一口气。

  魏嬷嬷本是想劝老太太好好休息的,可老太太硬是就这么坐着等了两个孩子许久。

  也幸亏这两个孩子都是好的,没让老太太失望。

  魏嬷嬷照顾老太太十几年了,主仆情谊自然深厚,所以老太太没说话,她便替老太太出了声。

  姐妹俩点了点头,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一脸倦容的老太太。

  不敢再打扰,姐妹俩跟在魏嬷嬷身后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不让人省心的孙女没大碍了,她也能安下心睡个好觉了。

  魏嬷嬷回来时,老太太已经闭着眼睛在浅寐了。

  她上前给老太太轻轻捏着肩膀:

  “老夫人,这下您啊总该放心了吧,依奴婢看啊,二小姐的福气还大着呢!”

  老太太虽然闭着眼,不过还是应了一声表示赞同。

  她老人家还在想方才小丫头软软的小脑袋,那丫头这一蹭啊,让她心痒痒。

  这一觉睡去,可比往日舒坦多了。

  ……

  送妹妹回去的路上,迟玉莞硬是拉着她讲了一大堆的规矩。

  “祖母她老人家最重规矩,今日是念着你大病初愈才没同你计较,以后可不许再如此大胆了,知道了吗?”

  迟玉莞也心疼妹妹的手,那二十遍女戒还没抄呢。

  卿卿对女戒最是烦闷,偏偏每次犯错祖母都会罚她抄书。

  迟玉卿看着姐姐认真严肃的模样,不禁失笑。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她:

  “可是姐姐,规矩是给外人看的,祖母不是外人!”

  亲人之间若是相处太过生疏,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迟玉卿深谙其道,在老实本分的迟玉莞面前,她活脱脱就是一个小人精。

  她的话让迟玉莞语塞,仔细回味她的话,确实也有几分道理。

  再回过神来,迟玉卿已经走到前面去了。

  迟玉莞看着妹妹欢快的背影,妹妹还是那个妹妹,可她总觉得妹妹好像哪里变了。

  却又没什么不对,她摇了摇头,加快步子追了上去。

  如今正值阳春三月,府中的玉兰花都开了,风景极好。

  听说是因为她们娘亲喜欢玉兰,所以爹爹便在府中一眼便能看到的地方都种上了玉兰花。

  别的不说,光说她们姐妹二人的名字还和这些玉兰大有一些渊源呢!

  娘亲这两个字对于姐妹俩来说,便是代表了无边的思念。

  于她们而言,娘亲既陌生又遥远,可每当听旁人说起爹娘之间的故事时,她们又充满了无限遐想,此时母亲又仿佛离她们很近了。

  迟玉卿踮起脚摘了一朵粉色的玉兰戴在了姐姐头上。迟玉莞十二三,却生得极其温婉秀丽,听府中老人说,她已经颇具娘亲当年的风采了。

  迟玉卿虽然没见过娘亲,可她也在时常在想,若是娘亲还在,她们该是会有多么幸福啊!

  “姐姐,你说,如果没有我的话,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触景伤情,迟玉卿难免有些落寞。

  如果当初娘亲没有选择将她生下来的话,这个家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冷清,兴许姐姐还会有个更乖巧懂事的妹妹,和一个调皮可爱的弟弟。

  只是,一切都只是假设,迟玉卿自己最清楚。

  重生给她带来了新的希冀,可过往的遗憾却怎么也无法挽回。

  迟玉莞脸上温婉的笑容消失,盯着她的眼睛正色道:“卿卿,无论如何你都没有错,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了,知道吗?”

  “我们都是娘亲的孩子,姐姐相信,娘亲最大的愿望一定是希望我们能够安稳长大。别想太多,有姐姐护着你呢!”

  其实迟玉莞以前也怨过她,可当她看到妹妹没心没肺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叫姐姐的时候,她便有再多的怨气也烟消云散了。

  娘亲虽然不在了,可娘亲留下了妹妹这份大礼,她一定会好好珍惜,好好爱护的。

  迟玉卿重重的点了点头,把差点就夺眶而出的眼泪生生憋了回去,嘴角勾勒出了一个向上的弧度。

  “卿卿,你笑起来真好看!”迟玉莞险些看呆了。

  “姐姐才好看,姐姐在我心目中就是那瑶池仙子也比不上!”

  “卿卿这张小嘴可真是甜,惯会哄姐姐开心。”

  “才没有!卿卿说的都是实话!”

  “傻丫头……”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