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又入险境(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320 2021.02.04 20:00

  劲装侍卫将驿站团团围住,一番搜查无果,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小小的驿站已然是人去楼空。

  “大人,脚印还是新的,他们应当还未走远!”这驿站应当只是掩人耳目,后山遍布的尸体说明了一切。

  地上还是湿的,很容易留下痕迹。

  被称作“大人”的男人却抬了抬手:“不必!”

  线索到这里,便断了。

  他稍加思索后,便提笔写了几个字,唤来飞鸽,将这一消息传了出去。

  ……

  陈傥带着迟玉卿,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终于看到了人烟。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到平川了。

  这里是洪岳镇,乃是平川最繁盛的城镇。

  虽已入平川境,可这里离军营还远得很。

  也就是说他们还要没日没夜的跑上三五天。

  太久没合眼,陈傥早就精疲力竭了。

  迟玉卿也担心他,便主动提出先在此休整一晚,待明日再出发也不迟。

  反正已经到了平川,他们也好趁机打听打听。

  要去边关,洪岳便是必经之路,或许能打听到季海的下落。

  陈傥自然是一万个愿意,欢欢喜喜的拉着她去找落脚的客栈了。

  两人是从怀梁出来的,虽然衣着朴素,可那浑身挡都挡不住的矜贵气质却是掩盖不住。

  刚入城中,便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二人。

  随意一打听,两人便来了洪岳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

  他们一踏进客栈,四面八方的目光便聚集了过来。

  陈傥拉着她手的力道又紧了几分,他很不喜欢这种明目张胆的窥视。

  “可巧,刚好就剩两间房,二位客官随小的上楼便是。”

  陈傥出手阔绰,小二很是殷切,眼中都冒着光。

  两人跟着小二上了二楼,两间房就挨在一块儿,自是最好。

  “二位是从皇都来的吧?”小二将人带到,忍不住问了一句。

  两人没有回应,小二便又说到:“是小的多嘴了,那二位客官便好生歇息,小的便先告退了。”

  嘴碎是大忌,小二很知趣的闭上了嘴。

  他走后,迟玉卿才和陈傥说起了他方才的举动的不妥之处。

  “二哥哥,财不外露,这人生地不熟的,晚些莫要睡太熟了才好。”

  陈傥适才反应过来,也是后悔不已。

  他挠了挠头:“是我大意了。”

  “不过你放心,我自有防备!”

  这下,不用她说,他也不敢放松警惕了。

  离开了怀梁,果然步步都是危机。

  她走之前,他还特意嘱咐了她。

  “迟卿卿,有事便叫我。”

  迟玉卿点了点头,转身推开了隔壁的房门。

  他们已经平安抵达平川,想着也是时候给祖母写一封信报平安了。

  过了这么久,她早就想念他们了。

  平川的夜空每一颗星星都格外的明亮,她靠在窗口,一抬头便能看见不停变幻流淌的星河。

  她把思念都写在了信上,一连写了好几张才作罢。

  其中还有写给季无渊的信,只是,她还不敢将信传给他。

  情不自禁写下,也只能藏在怀中,不敢叫人窥探半分。

  想着想着,她便觉得很困,将写好的信收拾好后,慢慢合眼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她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身体也是轻飘飘的。

  睁开眼一看,着实将她吓了一跳。

  她没在客栈!

  她靠在墙角,周围堆放着积了灰的杂物,还有老鼠发出吱吱响的声音。

  她想起身跑,可她的手脚都被绳子绑住了,浑身无力,她动也动不了。

  “二哥哥!二哥哥!”

  她想知道陈傥是不是也被绑了。

  可是,唤了半天也没人回应。

  她更加担心了。

  自己只是被绑在这里,而陈傥的处境怎么样还不知道。

  喊了一会儿,她便没再喊下去了。

  她现在什么也不知道,连怎么自救都没有任何头绪,只能干着急。

  没过多久,房门被打开了,才有一束光照进狭窄的屋子,一个面黄肌瘦的小丫头探了探头。

  她手里拿了两个白面馒头,低着头走到了迟玉卿面前。

  怯生生的给她松绑后才将馒头递给了她:“姑娘,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她有些怕自己,这是迟玉卿的第一感觉。

  听着这个脆生生的声音,迟玉卿觉得有些耳熟,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她盯着小丫头看,小丫头却只管回避,蜡黄的脸颊上也浮现出了两抹红晕。

  “你叫什么名字?”接过馒头,迟玉卿状若不经意的问到。

  听着她的声音,迟玉卿想起了巧竹。

  小丫头老老实实答道:“我叫双儿……”

  双儿……

  迟玉卿手中的馒头掉在了地上,滚了好远。

  小丫头心疼馒头,追着将馒头捡了起来。

  她抬起头时,迟玉卿看清了她的那张脸。

  正是巧竹没错!

  他乡遇故人,迟玉卿看着她不自觉便红了眼。

  双儿还以为她是因为馒头掉了而委屈,急急忙忙用手绢擦了两下,又将馒头递给了她。

  “姑娘莫要嫌弃,不脏的!”

  她说的馒头也说的自己的手绢。

  迟玉卿眼前模糊,她记得,巧竹同她说过,她是平川人氏。

  走运被卖到怀梁,而后又阴差阳错进了敬阳公主府当差。

  之后就一直在她身边伺候了。

  巧竹这个名字是她赐的,以前的本名便是叫双儿。

  她重生后,便一直在打探巧竹的消息,没想到兜兜转转她们主仆还是相遇了。

  这样看来,迟玉卿也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了。

  双儿有些难为情,她总觉得这个姑娘看她的眼神过于亲切了,就好像她们之间很熟的样子。

  可她们此前并未见过。

  迟玉卿含着泪咬了一大口馒头,入口甜丝丝的,比她吃过的所有山珍海味都美味。

  “真好吃!”

  她不饿,只是不想浪费她的好心。

  双儿见她没有嫌弃,也很高兴。

  “我来这里很久了,你和我见过的人都不一样!”

  双儿觉得很奇特,以往新来的小姑娘前几天只是哭闹,别说是进食了,便是她也会被带着骂上几句。

  可迟玉卿却不一样,她非但没有哭闹,反而特别沉着,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掉进了狼窝。

  而且,她吃下了自己给的馒头,一点都没有怀疑她有没有在里面加点什么东西。

  这种莫名的信任,让双儿有些好奇,好奇她究竟是什么人。

  她主动搭话,迟玉卿便借机向她打听了陈傥。

  “双儿,你知道我是怎么来的这儿吗?还有,除了我以外,还有没有其他人,比如说和我一样的外乡少年?”

  双儿挠了挠头,小声道:“这里是人牙子的地盘,估摸着便是瞧姑娘生得好,这才起了歹心。”

  “姑娘有所不知,在我们这种小地方,有些行当是官府都管不了的,我瞧着姑娘气度不凡,应是富贵人家的小姐才对,怎会落入他们之手?”

  双儿很是费解。

  富贵人家的小姐大多有护卫跟随保护,他们就是再无法无天,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将人抓来。

  至于她说的外乡人,她的确有印象。

  她先去给他送了馒头,才来迟玉卿这儿的。

  “那人一直闹,被牙婆教训了一番,也真是个可怜人。”

  对于这些,双儿很同情,但她也只限于同情,自己都是朝不保夕,哪里还能生出别的心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