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7:送别

知矜 知妗 2283 2021.02.27 21:13

  “迟卿卿,我明白了,那个道士就是胡爷爷对不对!”陈傥追问道。

  关于胡神医的事,她并未大肆宣扬,陈傥也是不知道的。

  可演了这么一出,陈傥也猜到了一些。

  迟玉卿只是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并未作答。

  陈傥反应过来,连忙噤声。

  胡神医是道士的话,剩下的便是说不得的人。

  就算真是如此,也得将其烂在肚子里。

  “二哥哥,这次多亏你帮忙了。”

  一码归一码,迟玉卿也是真的很感激他。

  他什么也不知道,明明害怕平南王,却还是愿意帮她。

  “咱俩谁跟谁,要是真能救胡爷爷当然最好了。”陈傥挠头一笑,揽了这份功他还有些不好意思。

  这些日子他没能帮上什么忙,反而是迟玉卿和胡神医,做出了不少贡献。

  她就是不说,他也会主动帮忙的。

  不然他都不好意思再待下去。

  “我听爹爹说,要送你去拜师,你是怎么想的?”

  父亲本是想亲自教导陈傥的,可他伤了根本,以后还能不能上阵杀敌都难说,更别说是教陈傥功夫了。

  西北有个大荒山,山上有个武学门派,据说有几百个年头了,名声很大。

  迟延章年少时便是被老将军送去了大荒山学武。

  若不是他学成要回来接自家父亲的班,他或许还会留下角逐掌门之位。

  有迟延章这层关系在,塞一个陈傥进去还是很容易的。

  只是陈傥已经错过了习武的最佳年纪,这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迟玉卿还是怕他坚持不下去,到时候他又是孤身一人,她总归担心。

  陈傥看着西边的群山,眼神里满是憧憬和向往:“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舅舅问过他的意思,还说若他想回怀梁,便同平南王一同回去。

  他若是轻易便退缩了的话,当初就不会来了。

  所以他在舅舅面前起了誓,五年后他必学成,届时这万里河山,换他来守。

  难得他有此壮志雄心,迟延章很是欣慰,拉着他说了一夜的话。

  算下来,再有小半个月,他也就该出发了。

  走之前,最让他不舍的就是迟玉卿了。

  这丫头很聪明,可是她总是不怕死。

  “迟卿卿,你长大了想做什么?”看着她那张认真的小脸,陈傥忍不住问到。

  寻常女子长大便是嫁人,相夫教子过完一生。

  可他总觉得他的妹妹不应如此。

  也没有人能配得上他的妹妹。

  迟玉卿想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她想做的事多着呢。

  不过她不敢说出来而已,会吓到他。

  “迟卿卿,你长大了一定不要嫁给傅淮宴。”

  冷不丁,陈傥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她认真说到。

  迟玉卿一头黑线,他这脑子里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她嫁给傅淮宴?她怎么可能会嫁给傅淮宴?

  她无奈一笑:“二哥哥,傅爷爷就是随口一说……”

  老侯爷是提过这事,他跟父亲说想将她许给傅淮宴,父亲自是没同意。

  两人便只当做是玩笑话,谁也没放在心上。

  迟玉卿自己也清楚,老侯爷只是觉得当年悔婚心有愧疚,所以才这么一说。

  更何况,父亲是真瞧不上傅淮宴……

  傅淮宴纨绔之名便是迟延章也是知晓的,真真假假且不论,父亲也不喜欢那心机深沉的。

  她自己都没当回事,陈傥倒是信以为真了。

  陈傥轻哼,暂且相信了她。

  “你好像很讨厌傅淮宴,为什么?”

  直觉告诉她,一定是陈傥在傅淮宴那厮手里吃了什么亏,不然他也不会这般记恨了。

  和傅淮宴比,陈傥的确还是太老实了。

  被她一问,陈傥又想起了那桩不堪往事,哪里还敢让她知道,忙摇头装傻了。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真的?”迟玉卿才不信,他可不会撒谎,都写在脸上了。

  被她那双大眼睛盯着,陈傥慌了,赶紧跑路了。

  “我突然想起来,大牛说有事找我,你自己回去吧,我先走了!”

  看着陈傥落荒而逃的背影,迟玉卿忍不住笑了笑。

  有他在身边,的确要欢乐许多。他走了后,就只剩她一个人了,多少有些无趣。

  ……

  平南王回到营中后,便真的去见了胡神医。

  他们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只是,那日罪臣古岳死在了他的营帐中。尸体都被扔去喂狼了,凄惨至极。

  紧接着平南王便下令整顿两日,准备启程回怀梁了。

  平川似乎离太阳很近,抬头便是。

  一行人在朝霞里相送,多少有些不舍。

  平南王端着架子没有多少话,倒是老侯爷,差点老泪纵横。

  他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上战场了,可这回来这一遭,倒是什么遗憾都平了。

  唯一可惜的是,没能将他孙儿的终身大事定下,看着小姑娘明眸皓齿的模样,他难免叹气。

  “贤侄你放心,陛下自当论功行赏,绝不会亏待了你!”老侯爷拍了拍迟延章的肩,给了他承诺。

  这一仗结束,原本迟延章也是该回去听候封赏的。

  而且,他受了伤,只要他想,和老侯爷一样,加官进爵是跑不了的。

  可他舍不下平川的一切。

  他驻守疆场多年,早就对这片土地生了感情。

  他还想再试一试,待到有能力者出现接替他的位置时,他自会放心退出,这是他的坚持。

  老侯爷自是明白,他当然不会多加劝阻,只是该属于他的荣誉,不会落空。

  “多谢侯爷!”迟延章拱手道谢。

  这是迟家应得的,迟延章没有推拒的道理。

  老侯爷健谈,大家都围着他转,平南王绷着一张脸,倒是没有人敢过来招惹。

  迟玉卿却是个例外。

  她非但没有害怕,脸上还挂着笑。

  “多谢王爷高抬贵手!”她给平南王行了大礼。

  发自内心的大礼,没有丝毫的不情愿。

  平南王轻哼,只用余光撇了她一眼,没正眼瞧她。

  迟玉卿也知道是她上回说话太直白,得罪了他老人家,人家能待见她才怪。

  “王爷,此行千里,舟车劳顿,还望王爷保重身体。这是民女亲手做的安神香囊,小小心意,还请王爷收下。”

  知恩图报,平南王网开一面,将这事做了个了结,她自然也得还人家一份情。

  平南王终于正眼看了她一眼,还未来得及做出回应,那厢老侯爷便看到了,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哟,这可是个好东西,他瞧不上给我便是!”

  老侯爷作势还想来抢,平南王眼疾手快,赶紧从她手中拿了过去。

  他瞪了老侯爷一眼,面色不善:“便是本王不要的东西也轮不到你个老东西来捡便宜!”

  “小丫头,香囊本王收下了。”

  有人和他抢,他作甚不要?

  他不仅要了,还将香囊挂在了腰间,气得老侯爷直瞪眼。

  老侯爷眼馋,眼巴巴的看着迟玉卿,指望她还能再掏一个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