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放她一马

知矜 知妗 2310 2021.01.31 20:00

  傅淮宴的目标只有那几口大箱子,他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一一将其翻开。

  看到里面装着的东西时,他的眼底有一丝丝意外,不过很快便消失了,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一般。

  装傻,他从来没输过谁。

  只是,翻到最后一口箱子时,却没有先前那般顺利,似乎有人在里面抵着。

  他的反应很快,手上加重了力道,却只打开了一条缝,没有像前面几口那样完全打开。

  他一蹲下,便和里面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对上了。

  迟玉卿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就那样愣愣的和他对视了一番。

  傅淮宴也没想到,她会躲在里头。

  再一想,便想通了。

  看来什么抓贼一说,不过是无稽之谈。

  他们要找的,是她才对!

  迟玉卿看着他那戏谑的眼神,有些庆幸,还有些紧张。

  他是敌是友,如今还没有定论。

  她更不确定,他会不会帮她。

  在她还在犹豫怎么开口时,他却将箱子重新合上,转身走了。

  迟玉卿顿时松了一口气,她知道,他们如今安全了。

  他走了,躲在她身后的陈傥也松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必死无疑”了,没想到傅淮宴那小子竟然如此给面子。

  迟玉卿没说话,他便又想到了上次平南王寿宴上的事,便开口道:“你别以为他有多好心啊,指不定那小子肚子里正憋着什么坏水呢!”

  陈傥想的已经是自家白菜不能被猪拱了这一层了。

  迟玉卿顿时无语,表哥的心思她最好别猜,反正猜了也是白猜。

  “你少忘恩负义了,咱们欠他这个人情,今后是要还的!”

  不管傅淮宴是出于什么目的,他总归是放了他们一马。

  这个人情,她记下了。

  陈傥瘪了瘪嘴,要不是迫不得已,他才不会领傅淮宴的情。

  是了,傅淮宴并非是想帮她,而是不想多管闲事。

  莫说那里面装的是她,就是换了真的贼,他也不会理睬半分。

  “没意思,我还真当里面真藏着贼呢。”傅淮宴一副很失望的模样。

  后面还有王府的侍卫搜查其它的车马,也没搜出什么东西来。

  搜也搜了,沈自瑜自然不好再说些什么了,沉着脸让侍卫开城门放行了。

  一出城,马车行驶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就是不知道是想守时还是什么原因了。

  迟玉卿虽然没有受过颠沛流离之苦,可她还能坚持得住。

  陈傥就不一样了,也许是闷在箱子里的缘故,车马走了几里后,便蔫了下来。

  为了让他好受一些,迟玉卿大着胆子打开了箱子。

  和其它东西不一样,这几口大箱子是单独装在一辆马车中的。

  她待在箱子里时,便猜到了这些箱子的用途。

  然而在她打开堆积的另外几口箱子后,显然大吃了一惊。

  里面没有雪花银,有的只是堆放得整齐的石头。

  一时间很多个猜测在她脑海中涌现,难不成是季海将这些银子贪污了?

  想了一下她又摇了摇头,觉得这不可能。

  因为季无渊,她对季家人有足够的信任,至少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她不会妄下结论。

  她心头疑惑不减,细眉拧成了一条线。

  难怪方才傅淮宴没有搭理她,竟是如此。

  挤出箱子后,陈傥便好多了。

  瞧着她看着箱子里的石头愣住,他还觉得奇怪。

  “怎么了?”

  迟玉卿摇了摇头:“我只是好奇,为何要装这么多石头。”也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玉石,有什么意义呢。

  陈傥也觉得奇怪,不过他显然没想那么多。

  他挠了挠头:“这我倒是不知道了,我打这口箱子的主意时,里面便只有这些石头。”

  他什么都不懂,更不知道这些箱子是用来装银子的。

  他不明白,迟玉卿也没有同他解释。

  她在想,季海究竟知不知道这件事。

  或者,若真是他将银子调包是想作甚?总得有个理由。

  ……

  平南王将怀梁翻了个面也没将两个孩子找到。

  陈家人自个儿忧心完了还得上迟家向老夫人赔礼道歉,也是手忙脚乱。

  迟家——

  老夫人听到找不到迟玉卿时,险些没能挺过去。

  醒过来又晕过去,吓坏了众人。

  再醒来时,已是第二日了,姓迟的姑娘都在她的床前候着。

  无一不是一脸的担心。

  见她老人家睁眼了,迟瑛赶紧上前,握住了老太太的手,泪眼朦胧。

  “母亲!您可算是醒了!”

  老太太没醒,迟瑛又是着急又是自责,她心中的煎熬一点不比迟玉莞少。

  姑侄二人这两日,眼泪都快流干了。

  老太太撇开脸,没看她。

  她也只好悻悻放下手,让妹妹迟姝伺候着了。

  一边是姐姐,一边是母亲,迟姝还真不好开口。

  只得将老太太伺候好,端看她老人家怎么说了。

  迟瑛跪下,哭得伤心:“傥儿出走,如今仍是不知下落,女儿心里难受啊!母亲!”

  “他是有错,可他也是从女儿肚子里掉下的一块肉啊!千错万错都是女儿的错!陈家已经派人四处搜寻他们的下落了,应该很快就能将他们找到的!”

  迟瑛又哪里知道,他们此刻早已离怀梁十好几里了。

  她哪里还敢奢求老太太的原谅,兄长只有这两个孩子了,虽说迟玉卿是不争气,但总归不该如此。

  可她也是母亲,即便再气愤,总归还是袒护自个儿儿子的。

  她哭得肝肠寸断,迟姝也忍不住跟着抹眼泪。

  自己的女儿又怎会有不心疼的道理?

  老太太虽然埋怨陈傥带走了孙女儿,可是看着女儿这幅模样,又叫她如何狠心?

  老太太几乎不会在人前流眼泪,这会儿却破了例,红了一双眼。

  “我不怨傥儿,我也不怨你,我谁都不怨,我只怨我自己!”

  “怨我当年为何要将你许给陈家……”

  老太太想起当初,她便是觉得陈家人老实,想着能给女儿一个好的归宿。

  可是后来事实证明,陈家人是老实,却老实过头了。

  陈傥不喜从文,他们却从不给他机会,小小年纪便生了一颗叛逆之心,现在想来,其实是早有预示。

  他们都说老太太不喜欢调皮的孩子,诸如不喜欢陈傥。

  可是,老太太真的是不喜欢自己的外孙吗?

  若陈傥生在迟家,老太太必然不会这般逼着他,一定会让他做自己想做之事,就和儿子小时候一样。

  她虽然总是担惊受怕,可那是孩子自己选的路,看到儿子出息时,她打心眼里觉得骄傲。

  可惜,他生在了陈家,一个墨守陈规,畏首畏尾的陈家。

  迟瑛哭得更伤心了,她何尝不是追悔莫及。

  儿子是她生的,她最是清楚儿子的意愿,陈傥每一年的生辰愿望都是拜师学武艺。

  可是,陈家人都觉得这是个天大的笑话,不仅不会依了他,还会将他打一顿,想让他歇了这份心思。

  这些,她都看在眼里,可她却从未想过遵从儿子的意愿。是她自己亲手将儿子推开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