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8:受伤(求推荐票)

知矜 知妗 2202 2021.02.17 23:53

  他的一席话让众人感到无比汗颜,这话若是换了旁人来说,他们只会觉得可笑,但迟家忠肝义胆保卫永绥数十载,并非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这点他们心知肚明。

  他这一席话也让原本垂头丧气的将领们,顿时士气高涨,皆是高声呼喊道:“卑职愿与将军共进退,誓死捍卫永绥疆域!”

  迟延章不露山水,心中却忍不住为之动容。

  ……

  行数百里路,一路安稳。

  平南王便猜测他走这一遭恐怕不是平匪那么简单了。

  果然,行程刚过半,平川便燃起了烽烟。

  前路在交战,平匪便显得可笑了。

  都知道当下应以御敌为先,沈自瑜便想着打道回府。

  但平南王却并未听他的。

  只是让他先带一小部分人回怀梁待命,自己则是继续赶往平川。

  平南王下了令,他便是放心不下也不得违抗。

  平南王知晓了武安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中自有衡量。

  他的亲信一直都在暗中保护,这下他们倒是派上了用场。

  嘱咐好一切后,他才带着一干人马直入平川。

  入夜,疾风大作。

  平南王入平川后,便在洪岳停驻了下来。

  这已然是第五日了。

  呼啸的风声刮过窗户,发出阵阵响动。

  平南王捏着茶盏,淡定从容的坐在烛火下浅寐。

  侍卫十分警惕的立在两侧,一只手始终握着剑柄,一刻也不得松懈。

  烛火过半,才响起了略显急促的脚步声。

  “王爷,人已带到!”

  平南王睁开眼睛,睨了一眼跪在堂前的男人,眼中不见波澜。

  他抬手轻摆,屋内闲杂人等便退去了。

  不等平南王开口,男人倒是先磕起了头。

  屋外呼啸的山风也抵不过这般响。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

  他看起来很是惊恐,额头早已磕得血肉模糊,却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每磕一个头便要喊一句。

  不过他的卑微在平南王眼中,什么也算不上。

  就这么死了未免太便宜他了,平南王一皱眉,身侧的侍卫会意,两下便让他动不了了。

  “诈死想要瞒天过海?季海啊季海,你说说,究竟是谁给你的如此大的胆子!”平南王脸上终于有了别的神色,脸色阴翳,教人不敢与之对视。

  跪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已久的季海。

  平南王在此不前,便是在等候他。

  平南王手眼通天,即便是在平川这种地方,也能掘地三尺将人找出来!

  季海虽然动不了,脸色的神情倒是丰富。

  他睁大了眼睛,急忙否认道:“启禀王爷,无人指示小人,小人有罪,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小人知错,小人愿以死谢罪!”

  在平南王面前,他藏不住,索性如此,那他宁愿去死,也不敢再多说一句了。

  “你以为你不说,本王便不知道是谁在暗中操纵?本王是看在季阁老的份上,才想着给你一个体面死法,不过既然你不领情,那便休怪本王不留情面了!”

  平南王所顾虑的是大全,他暗中查过,季海所为和季家其他人没关系。

  况且这个季海还只是个挂名的义子,平南王心中自有分寸。

  平南王从不打诳语,季海被吓得脸色煞白。

  他想说什么,可话都到嘴边了,又被迫吞了回去。

  “王爷,小人绝无半句虚言!小人自知罪孽深重,要杀要剐,任凭王爷处置!”

  季海眼睛一闭,豁出去了,一口咬定无人指示,将错都认了下来。

  平南王冷笑,将手中的茶杯扔了出去。

  他也不躲,茶杯便径直从他眼前飞到了身后,落到地上便碎裂了,那清脆的声音尤为突出。

  “落到本王手里,想死可没那么容易。”平南王重重的哼了两声,没再理会他。

  “先将他带下去严加看管,命且吊着便是。”

  “属下遵命!”

  平南王并不仁慈,能让当今圣上敬三分的又岂会是等闲之辈?

  他的狠,只有别人想不到。

  他此时不处置季海,便是还不到时候。

  眼下,人在他手里,这会儿该着急的可不是他。

  收拾了季海,报信的探子才进来。

  将信呈上,那抹黑影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平南王展信,看了前面的内容后,紧皱在一起的眉头终于有所缓和。

  将信看完,平南王吩咐身旁侍卫道:“马上吩咐下去,即刻启程,北向岐山!”

  夜半三更,急促的马蹄声惊醒了不知多少人家。

  小儿啼哭,一夜无眠。

  ……

  消停了两日不到,大夏便再次发起了进攻。

  这次,高高筑起的城墙也没能将他们拦住。

  有一部分大夏士兵杀进了永绥。

  他们没有翻越城墙高处,而是另寻了一条路。

  那是当时季家人修筑城墙时,特意留下的机关密道。

  那条路很是隐蔽,整个永绥知道的也没几个人。

  迟延章也是从父亲那里知道的这条路,正因为不放心,还特意派了人前去守着。

  可谁知道,大夏居然会知道那条路。

  他知道,军中的细作绝对不止杨勇一个,但他们定不知道玄机所在,这其中只怕是还有什么别的阴谋。

  不过他也来不及去深究,亲自带着人马杀了过去。

  大夏士兵杀进了永绥阵营,后方攻城的继续在突围,里应外合之下,只怕永绥难以招架得住。

  迟延章手握银枪,骑着烈马,让人看一眼便觉得无比胆寒。

  有他在前面顶着,永绥士兵们受到鼓舞,一个个也攒足了劲往前冲。

  那条路足足十里长,一路上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有大夏的,也有永绥的。

  谁能想到,迟延章愣是以一杆银枪,将进犯的大夏贼人杀得退了回去。

  他也再一次让人见识到,他这个大将军,并不是自封的。

  后方也有人殊死顶着,那是永绥的将士们用血肉堆成的牢固城墙!

  此番,大夏的攻城计划还是没能奏效。

  从夜半到鸡鸣,足足一晚上,大夏才撤了回去。

  他们撤出后,迟延章也终于撑不下去,从马上坠落,倒在了血泊中。

  众人这才知道,他的铠甲之下,早已是鲜血淋漓。

  就连脸上也是一道道皮开肉绽的伤。

  所幸,他还撑着一口气。

  胡神医和迟玉卿一听他受了重伤,赶紧跑了过去。

  迟玉卿一进营帐中,便看到原本威风凛凛的父亲此时正不声不响的躺在那里,她的眼泪当即便止不住了。

  “爹爹!”

  她哪里还忍受得住,慌忙上前。

  胡神医见了也皱了皱眉,紧随其后。

  一身铠甲退去后,迟延章身上的伤便遮不住了。

  他此时的模样真的很狼狈,狼狈到不像是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大将军。

  他就躺在那里,没了那股子凌厉的气势,迟玉卿只觉得无比心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