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知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告状

知矜 知妗 2470 2021.01.20 19:38

  搞砸了平南王寿宴,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季阁老连夜进宫,赔不是的紧随其后也不敢落下,宫里宫外倒是一般热闹了。

  武安侯府的人都知道,老侯爷宠傅淮宴宠得无法无天,可傅淮宴从平南王寿宴上回来后,却破天荒的被老侯爷训斥了一顿。

  至于具体原因,倒不是很清楚。

  屋内点了香,晚风轻轻吹进屋子,浓郁的香便钻到了傅淮宴的鼻子里,使得他鼻子痒痒。

  但祖父正在气头上,他可不敢造次,老老实实的跪着,一动也没敢动。

  老侯爷背对着他,虽然看不见脸上的神色,可屋子里的安静却让人觉得无比沉闷。

  “你以为你这点把戏有多高明?真是不知所谓!”

  老侯爷转过身,一双虎眸紧紧的盯着他,面上怒容毫不掩饰。

  “孙儿知错!”

  傅淮宴心下一紧,咬着牙认了错。

  两两无言,老侯爷还是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叹。

  “罢了罢了,终是我高看你了,起来吧。”

  他老人家两眼明显透着失望,傅淮宴很不喜欢这种目光。

  “祖父若无其他教诲,孙儿便先告退了。”傅淮宴起身,又对着老侯爷弯下了腰。

  只是他面上仍是波澜不惊,他会向老爷子证明,他傅淮宴可以续写傅家辉煌!

  老侯爷抬了抬手,示意他赶紧走,却是什么话也没说。

  只是在他走后,才长叹了一口气。

  刚出去,他的随身侍从傅开就走上前小声询问:

  “公子,你今日一没与人起冲突,二没偷看人家姑娘,侯爷何故这么大的火气?”

  反正他是不明白,今儿他们家少爷算是老实了,又没捅什么篓子,偏生老侯爷还不满意。

  傅淮宴懒得搭理他,瞧都未瞧他一眼。

  傅开挠了挠头,又想了一下,忽然恍然大悟一般,追了上去。

  “哦!小的知道了,一定是那个该死的臭丫头连累了少爷你!”

  傅开一直以为迟玉卿是平南王府的丫鬟,今日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傅淮宴跑时,可是被不少人都看到了。

  过后那些嘴碎的免不了拉出来调侃一番。

  和王府的一个小丫鬟扯上关系,可不就是没出息嘛!

  对于自己这个猜测,傅开深信不疑。

  “只是可惜那个臭丫头是王府的丫鬟,不然我一定好好教训她一顿,替少爷出这一口恶气!”

  傅开还以为自家少爷会被他这番言论感动,他甚至都想好赏钱该怎么花了。

  谁知,他刚说完就发现傅淮宴正冷眼盯着他,那凌厉的眼神恨不得将他戳两个洞。

  “不长眼的狗奴才!”

  傅开脖子一缩,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少爷教训的是!”

  他仔细回想着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却仍是不明所以。

  再抬起头时,傅淮宴已经走远了。

  “少爷等等我!”

  ……

  “季无渊?”傅淮宴默念了这个名字一遍,神色莫测。

  ……

  怀梁的夜温凉如水,迟家姐妹回府后,便直接去了老夫人院中将今日宴会之事悉数告知。

  果不其然,老夫人听完后震怒。

  “岂有此理!真当我迟家人好欺负吗!”老太太的鸠账在地上砸得咚咚作响。

  还因为说话太急,差点一口气上不去,幸好有魏嬷嬷在一旁替她老人家顺气。

  迟家姐妹也担心得不得了,比起名声,自然是老太太的身体更加重要了。

  老太太喘过气,看着眼前娇娇软软的两个孩子,又将背挺直了一些。

  “此事你们无需担心,我还没死,那些个不长眼的想欺负你们,也得问过我老太婆同不同意!”

  老太太神色严肃,已经在想如何出这口气了。

  迟玉莞想说算了,可迟玉卿却拉了拉她的手。

  小声让她不要多嘴。

  这事的确还得老太太出面,一味的忍让成不了气候。想当年他们祖父在时,迟家又是何等的风光?

  她很快便要去找父亲了,若是就这样留姐姐和祖母在这怀梁城中,她还真不放心。

  离开了老太太的院子后,看着天上的弯月,迟玉莞终于没忍住哭了出来。

  迟玉卿都被她吓到了,在迟玉卿的记忆中,她还只是在祖母离世那会儿见过姐姐哭。

  细想之后,迟玉卿心里很不是滋味。

  姐姐是不会哭吗?是她根本就不敢哭。

  她是迟家大小姐,她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迟家,她大多时候做的都不是自己。

  不过片刻的功夫,迟玉莞便止住了眼泪。

  她十分娴熟的将帕子掏出,将脸上的泪痕擦了个干净,那双眼睛透着温柔娴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迟玉卿还不知道开口说什么,迟玉莞却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卿卿,姐姐以后一定要站到更高处!”这样才能护住她在乎的人。

  权势畏人,可无权无势便会被人欺负。

  今日之事,像是在迟玉莞平静的心里投下了一枚石子。

  迟玉卿心中不免咯噔一响,暗暗皱了皱眉。

  她抬头,很认真的看着姐姐那双眼睛。

  “姐姐,你还记得父亲曾经告诉过我们什么吗?他说,做我们迟家的女儿,无愧于心即可。”

  这是迟玉卿记了一辈子的一句话。

  可她前世,直到失去一切以后她才明白这个道理。

  迟玉莞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愣,再看小姑娘认真严肃的模样,她有些恍惚。

  她低垂着头,泪忽然又涌了上来,

  “我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迟玉莞嘴角苦涩。

  半大的姑娘最是敏感,迟玉莞不忍老太太四处奔波,便认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

  迟玉卿就知道她是这样的想法,猛然摇了摇头。

  “怎会?姐姐今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替我出头,在卿卿眼中,姐姐便是这世上最好的姐姐!”

  她那时想的不是自己的名声,而是毅然维护自己的妹妹,姐姐的勇敢,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真的!”

  迟玉卿发自内心的夸赞着她。

  见自家妹妹的一张小脸都急红了,迟玉莞把眼底的情绪隐去,终于破涕而笑。

  在她柔嫩的小脸上轻轻捏了两下:“看来我们卿卿真的长大了。”

  姐姐不再纠结,迟玉卿终于也松了一口气,拉着姐姐的手,和姐姐并排走着,脚步轻快。

  将她送回去后,迟玉莞嘱咐了春桃几句,便离开了。

  迟玉卿的衣袖上沾了血,褪下来后,春桃便要将其拿走。

  她却眼疾手快,抢了回来。

  “小姐,可是还有什么别的吩咐?”春桃不解。

  “这身衣裳我不喜欢了,明日拿去扔了便是。你且先下去吧,我累了。”

  “是。”

  春桃虽然觉得奇怪,可她也不会违背主子的意思。

  吹了灯后,便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迟玉卿将沾有季无渊血迹的衣衫抱在怀中细细摩挲着,长夜漫漫,她实在难以入眠。

  也不知道他怎样了,如今有没有睡下,身上的伤疼不疼?

  想到当时凶险,她还一阵后怕,她若袖手旁观了,日后或许连觉都睡不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虽和季无渊是夫妻,却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面容,所以她这才没有第一时间将他认出。

  想着想着,她便陷入了回忆。

  季无渊君子端方,却因为毁了容貌,这才才让她捡了漏。

  前世父亲和老太太接连过世后,她和姐姐便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女。

  两个姑姑有意收留,不论真心与否,倒也不缺去处。姐姐本想带着她一起去大姑母家的,可她却犯了浑。

  

举报

作者感言

知妗

知妗

……忘记设定时了

2021-01-20 19:3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