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最后一次想到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撞见

最后一次想到你 嬖小夜 2326 2020.02.10 01:31

  一个人,茕茕孑立于天地之间,伫立在有些枯黄的草丛里,宛如石像。周围空旷,四面环树。她闭着眼,感受着耳边传来的鸟鸣,清脆,悠长,密集;感受着风轻轻扬起衣袖,拂过发梢,摸过脸颊,与风耳鬓厮磨......她只是微微地抬起头,眯着眼,望向那遥不可及的太阳。她抬起手,伸向太阳,似要抓住什么般,向着空气胡乱挥着。这样的温暖,她,还想要更多,不够,这远远不够。还是想要更多啊,自己可真是贪心啊。她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一个早上就这么过去了,没有什么症状。正午的太阳有点毒,虽然已经初秋时节了。可那站着的人儿丝毫不动,海晤早饭都没吃,肚子传来的饥饿感一阵一阵,她却什么都没感受到。

  已经中午啦,甄隐看了眼手机,觉得肚子有点饿了,打算去房子那里吃午饭。

  沿着原路返回的甄隐遇到了个手里拿着盒饭的身材魁梧的男子。他把盒饭拿给甄隐,“你快吃,吃完了把盒子给我。”这儿可没有垃圾桶,只有房子那才有。

  “林海晤让你来的?这么严,一点休息时间都不给我啊。”甄隐随口开了句玩笑,他怕时间不够,又怎么可能想休息呢。没想到那小小的一棵草会有如此大的名堂,真是有趣。

  那男子却皱眉,“你随便走,但要是看到小姐就离她远点,千万不许打扰她。”

  估计在做什么实验吧,那份报告不就是要到这里验收吗。男子交代完拿着盒子就走了。

  夕阳渐西下,柔和的日光映照在天边的云朵上,满目朱红。她猛地向太阳落山的方向跑去。脚裸被藤蔓缠住,身体面向草丛倒去,脸,手,胳膊,脚被杂草划伤,嘴角还有些许泥土。她踉跄地爬起,身体前倾着继续狂奔。还差一点,快点,再快点!眼睛有些湿润模糊,她胡乱地抹着,任凭野草割伤,任凭狂风呼啸。她的脚步突然一顿,入眼的是满地乱石的悬崖,她只是呆呆地站在那儿,望着离去的落日,大喊:“我等你-----”手向落日伸去,脚却被身后的杂草绕住。她,再一次摔倒。

  只是这一次,她并不急着站起来,只是愣愣地坐在那儿,听着树叶沙沙-----那悬崖边,有一棵树......

  甄隐仿佛听到有什么声音,寻着声音找去。这声音怎么这么像林海晤的声音,可这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歇斯里地,让人怀疑啊。她,不会出事吧?想到这,甄隐加快了脚步。

  浑身像被抽取灵魂的海晤,双目无光,靠着树。

  夜晚很快就到临,一轮弯月冷清地挂在黑不见底的天空上,四周无星无云,孤冷。山中空洞,夜山凉。

  甄隐大声地喊着海晤,拿着手机打开手电筒四处看。该死,不会真出事了吧。

  甄隐是在树底发现林海晤的。

  她整个人蜷缩着,头埋在双膝间。她像是没有听到回答甄隐的呼唤,甄隐看着这样无魂的海晤,眼中的心疼不言而喻。他知道她今天不一样,但他不知道她会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头发凌乱,浑身是伤,衣服身上粘着泥土。

  “林海晤,我在!”甄隐轻轻地蹲下抱住海晤。突如其来的温暖终于把海晤唤醒。

  海晤的眼睛渐渐地恢复如常,她看着抱着自己的甄隐,眼泪如堤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山中充斥着海晤的哭声,十分诡异。甄隐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海晤,任由她的泪水湿透他的后背。

  海晤哭了许久,抽抽搭搭,有些喘不过气。“走吧,回去了。”甄隐看海晤有些缓过来了,拉着海晤站了起来。

  没想到因为蹲久了,有些踉跄。嘴唇似乎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定睛一看,是海晤的嘴。

  甄隐有些不好意思,海晤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毕竟她也看过诸多的国外名著。只不过她现在脑子有点乱,何况这是不小心的,甄隐是她学生。

  最后是甄隐把海晤背到房子里的,谁让海晤把脚崴了,他把自己学了一天的草药用上,简易地随便敷着。真不懂得心疼自己的身体。

  两层半的小洋楼,四周的路灯亮得让人眼疼,砖红色外墙上爬满爬山虎,石子路上缀着青苔,一直延伸到屋里。

  甄隐还没按铃,硕大的铁门刷得就开了。

  甄隐背着进了楼。

  “小姐,下一次您还是叫一下吧。”一个中年女人穿着一身古德式女佣服皱着眉毕恭毕敬地扶住海晤。

  唔,好冷。刚从甄隐背上下来的海晤脸色有点黑,“自己拆掉。”海晤看了眼那黑衣男子,便随着女佣走了。

  不一会儿,海晤穿着一身黑色紧身中长裙进入甄隐的视野。

  一双白泽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收腰处更是将海晤纤瘦的身材凸显,三千青丝更是被高高束起,直直披在腰间。眼睛有些肿,嘴唇涂上了正红色口红,将小脸显得更白,有些消瘦,有些病态白。

  甄隐呆呆地看着海晤,看到那嘴唇突然想起刚才的触碰,软软的。甄隐有些脸红。

  “开饭。”海晤招了招手,一行人都走去餐厅。

  矩形长桌,非黑即白,灰色笼罩餐厅,黄色灯光,阴郁。

  女佣带着三两个人上好菜,站在一旁。“小姐,一天没吃了,先喝点汤吧。”不知怎的,看到甄隐出现就觉得他可能可以劝劝小姐。

  “一天没吃了?”听完甄隐有些生气,自己有人送饭,怎么她就不记得要给自己送饭?

  海晤只是淡淡地撇了甄隐一眼,异常冰冷。那一瞬的冰冷一下子就消散,仿佛错觉。“我没事。”海晤只是安静地吃完,然后起身,有些踉跄。脚还没好,该死。

  甄隐有些愣,那一眼有他看不懂的含义,她今天不止是有些不一样而是很不一样。她平时虽然冷,但对自己还算柔和。自己最近做了什么吗?

  一顿深刻检讨后,甄隐看向海晤的眼神充满歉意。

  饭后,客厅。

  “你母亲得的什么病?”海晤一边看着资料一边问甄隐。

  甄隐听着一如往常的清冷的声音松了一口气,这,应该是消气了吧。“乳腺癌。”

  “王瑜。”海晤看了眼那西装男子,放下手中的材料,就打算去实验室了。

  那男子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嗯?”

  海晤皱眉,“放消息,我亲自参与攻克乳腺癌。”声音如往常,清冷,无语调。“条件可以降,不要股权专利也可以。”

  客厅突然弥漫一股寒意,除了海晤,所有人都看着甄隐,眼神复杂。

  小姐不喜做一些生物研究,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从未主动或是放下身段去做。不,除了跟夫人....这个人,看样子要查!女仆和王瑜对视一眼,下去了。

  “一会带你去看。”海晤把资料拿给甄隐,就拿出笔记本啪嗒啪嗒地打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