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心生双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随风起舞

心生双翼 沂湄 1 23 26142022.05.08 12:49

  与此同时,前殿内,飒正在向翰汇报。

  飒说:“王兄,你让我暗查宫人们腹泻的事。我觉得此事系鹃一人所为,母后只是默许其发生罢了。我按照你的吩咐敲打了鹃,说白了,就是和了稀泥。只是这么做委屈了王嫂。”

  翰说:“若是此事丁是丁卯是卯地处理,处罚了鹃,势必伤了母后的颜面。栩栩刚来翼族宫,我担心她树敌太多,日后,各种关系都不好相处。”

  飒说:“奇怪,王嫂很单纯,不像那些久居深宫、被磨炼得七窍玲珑的女人。”

  “你是没见过她父王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她的王弟更是与她手足情深。”

  “哦,那是被保护得太好了,她从小到大可能没见过什么阴谋诡计。”

  “嗯,女人的世界有女人的法则,她得自己去经历,我无法干预太多。”

  “那你去哄哄王嫂吧,她看上去心情糟糕极了。”

  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关心则乱,当时我既担心母后的病情,又唯恐栩栩做错了事情,对她过于严厉了。”

  “哄哄她,让她高兴点,你会的,王兄。你们不是甜甜蜜蜜地一起出游过了吗?哈哈哈哈!”

  翰更难为情了,一脸严肃地问:“飒,我让你集训卫士的事,你干完了吗?”

  “是,马上就去。”飒打了个立正,转身出去,脸上的表情从一本正经转为暗自偷笑。

  时间转回头一天的黄昏时分,在宫墙下,飒拦住了鹃:“借一步说话。鹃,你让我说,还是自己解决?”

  “什么?别闹!太后病了,我忙着呢。”

  “鹃,你最近胖了,需要吃些腹泻药减减肥肉。”

  “你说什么呢?没个正形。”

  “鹃,你让人买了很多沥泻叶,若是都吃了,就一命归西了。今生今世咱们就再也无缘相见了。”

  “你别乱说!”鹃有些慌了。

  “你为什么那样做?嫉妒栩栩?还是喜欢王兄?莫不是因为栩栩损害了你们母族的利益?你这样做,太后知道实情吗?”飒咄咄逼人地问道。

  见鹃眼神闪躲,沉默不语,飒下了最后通牒:“我只给你一天时间,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做!”说完转身就走。

  鹃冲着他的背影,恼羞成怒地喊道:“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她!从前是鹇!现在是她!”

  飒走回来,扳着鹃的肩膀,认真地说:“看着我!鹃,我们一起长大。从前的你活泼可爱。我不想你步鹇的后尘,做个心机重重的人。别让嫉恨蒙蔽了你的心!比起现在,我更喜欢小时候的你。”

  鹃怔住了,望着飒离去的背影,一向镇定自若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飒走了后,翰立刻起身回宫了。他心情雀跃,急欲见到柳陌。这两天,她都没正眼瞧过他。

  翰的寝宫里,柳陌正对着画板发呆。翰走进来,把手放到她肩上。柳陌一动不动。

  翰俯下身,凑近她说:“栩栩,我们出去散散心吧!”

  柳陌地干脆拒绝说:“不去。”

  “走吧。”

  “我累了!”

  “走吧!”柳陌被强拉起来,她不情愿地想抽出手来,翰却握得更紧了,就这样,牵着她的手出宫了。

  第一次见到翰王夫妇如此亲密地出行,宫人们从未见过这种情形,不免惊奇,小声议论。

  站在宫外的小山坡上,坡上秋草已萎黄,山峦层林尽染,深秋时节已经到了。

  翰从背后抱紧柳陌,把她绑在自己身上,握住她的手,伸展开双臂。

  “起飞了!”翰在她耳边说。

  柳陌闭上了眼睛,风声呼啸,涤荡着她的衣裙和长发。

  “别怕!睁开眼睛。”翰鼓励她。

  柳陌慢慢张开眼睛,树梢在脚下掠过,远处的卫士变得好小。她紧张地死死抓住了翰的手。

  翰不由地放声大笑。柳陌闭上了眼睛,不敢四处张望了。

  风声渐渐停息,柳陌只觉得脚下一弹,就被翰旋即抱起。他们落在地上了。

  柳陌随即想甩开翰,却动弹不得,两人被绑在一起了。翰从背后环抱着她,又笑了。

  “是我不好。”翰道歉了。

  “是我不好!我无知,又不省心。”柳陌懊恼地说。

  “我应该先调查清楚的。”

  “咦,有什么隐情?对不对?翰,我也觉得蹊跷。”柳陌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测。

  见翰沉默了,柳陌说:“我购买叠族的蔬果并没有想损害翼族的利益。翼族的东西也可以大量卖到叠族去。比如说:叠族虽然盛产稻谷,但叠族贵族却喜食翼族域的粮食,因为这里的谷物生长周期长,口感劲道。开放贸易后,不一定只是卖到翼族王宫里才能赚钱,销售到叠族会更赚钱的。开放贸易本来的目的不就是互通有无、互利双赢吗?”

  这些信息都是她在叠族时无意中听到的,开放两族贸易后,她也想过这方面的事。

  翰笑了,说:“看来你的小脑瓜里装的东西真不少啊!告诉你个好消息!翩翩王子快来了!”

  “是吗?来看我吗?还是有别的事?”柳陌一连串地发问。

  “一是为了看望你,二是两族之间确有事务需要协商。”

  太好了!柳陌高兴极了。

  翰一直附在她耳边说话,呵出的气息吹得她痒痒的。翰的嘴唇轻轻印在了她的脸颊上、头发上。

  她心里有种异常幸福的感觉,只想永远沉浸在这一刻……

  此时此刻,明净的天色一如水洗般瓦蓝。瓦蓝的天空上点缀着朵朵白云。翰的白衣、柳陌的粉衣被风吹着飘拂在漫天飞舞的黄叶、红叶中。他们在空中低飞、盘旋着……

  好一幅绮丽而浪漫的景观,真让人叹为观止!

  宫墙上,鹃呆呆地站立着,一脸的落寞。

  “多么美的场景!真是神仙眷侣啊!”飒的声音响起来。

  鹃头也不回地说:“你干吗总是鬼鬼祟祟、神出鬼没的?。”

  飒走过来,和她并立着。

  “真让人心生羡慕!”飒感叹着。“鹃,你说,栩栩是不是很招人稀罕啊?”

  “是啊,新鲜的面孔就是招人稀罕的,老面孔总让人生厌。”

  “王兄有多久不笑了呢?原先一直板着面孔,都不会笑似的。你看看现在总是面带微笑,偶尔还会情不自禁地大笑,人也像是重新活过来了。”

  鹃被触动了,她盯着飒说:“你想告诉我什么,直接说吧!”

  “那你保证不生气,也不能以后不理我。”

  见鹃点头,飒正色说道:“因为有王兄顶着,我才没那么早的去受训,少过了多少严苛无聊的日子。但是王兄没有母后的陪伴,没有玩耍的时间,童年、少年时代都这么过来了,想想真是可怜!父王去世后,整天看见他阴沉着脸,你知道吗?我这心里都透不气来。”

  “知道,你整天插科打挥地活跃气氛。”

  飒愣了一下,会心一笑,说:“栩栩心地纯净、性格温柔,人又这么美丽,是上天眷顾,让王兄遇见了她。鹃,你就真心祝福他们吧。”

  “你现在认为我是个坏女人吧。鹇在的时候,备受大家喜爱。她不在了,栩栩又来了,身份高贵,与众不同,你们又都喜欢她。我像这宫墙上的一棵草,谁又会在意我想什么呢。我的家族对我也是寄予了厚望,我却一次次地让他们失望。其实,我自己也不是那么喜欢权利,喜欢攀附的。很多时候,我……我也身不由己。”鹃小声地抽泣起来。

  飒顿时手足无措了,说道:“看,是你让我说的,又哭!像我欺负了你似的。”

  “就是,就是!从小到大,你就只知道欺负我!“鹃怨恨地说。

  “假小子也变成了爱哭鬼,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难看!咦!咦!”说罢,飒做了个鬼脸。

  鹃破涕为笑了,伸手去打飒。飒笑着跑开了,鹃追过去…….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作者感言

沂湄

沂湄

默默守护你,带你一起飞

2022-05-08 12: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