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和爸妈的异世生活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桂生娘

和爸妈的异世生活录 百里天蓝 2026 2019.10.11 23:41

  “你们要是不放心,下午我就给你们把家银和家砚也送回来。”

  李建刚说得掷地有声,他用得着惦记他们的儿子,他闺女比他们儿子强一百倍!

  村里人议论纷纷,这李大贵家这事干得是不地道。

  李大贵家打的好算盘呀,这是让李老二给他们养儿子呢。

  供三个侄子吃住不说,还得裁衣,还要读书。

  你说李老二对他们也挺好的,昨天刚送了一大堆东西回来呢,他们咋这不知足?

  赵桂生低着头没说话,前天他娘又去镇上了,昨天李大贵就找着了建刚叔家。

  李建文拉着李家墨吼道,“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还不快给你二伯道歉。”

  又对李建刚赔笑,“二哥,小孩子不懂事,才更需要长辈教导呢,您多包涵包涵。”

  李建刚不买账,“小孩子家是不懂事,他说的,是老四你的心思吧?”

  “呵呵,老四,我李建刚没那么贱,上赶着替你养儿子。”

  “我李建刚是为着家里人才回乡的,可你们也别得寸进尺,那我当冤大头了。”

  “家银和家砚是跟着我旁听的,束脩啥的也不要,算他们二伯母的心意。”

  “可孩子只听课,这笔墨纸砚书的,你们自备。”

  “衣裳自带,米粮你们出一半,要不就把孩子都接回来吧。”

  “不是我做二伯的舍不得,是没有这样做亲戚的,且不说先头我就被卖了一回,就当初分户,我也是净身出户的。”

  “爹,大哥二哥,我这心也是肉做的,多少情分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呀。”

  李建刚说得很悲愤,原先觉得他这么有钱还和侄子计较米粮钱的也说不出话了。

  想想也就一半的米粮,而且这俩孩子搁家里吃的那能和李建刚家吃的一样吗?

  没听说这事就是李家墨伸手抓肉扯出来的吗?

  都说家丑不外扬,李建刚当着这么多乡里人这样扯开了说,李家人脸上都觉得挂不住。

  李老爷子劈头盖脸的训斥了李建文一顿,让李建平回家拿家银和家砚的衣服,再准备些粮食。

  李建刚问,孩子们读书的笔墨纸砚书呢,要不让大哥和他一起去镇上买。

  李老爷子说,孩子还小呢,跟着听些就行,先不着急学。

  这一来,笔墨纸砚书都不便宜,二来,李老爷子并不相信王惠英能教出个啥。

  在他看来,老二说他要读书,只是不教家宝他们手艺的借口罢了。

  房子建好了,老二一家就会回到村里住。

  只要老二再做啥吃食买卖,他就让家宝他们过去帮忙去,这样老二就没借口推辞了。

  李老爷子的小心思李建刚不知道,不过李老爷子说的也正和他的心意。

  闺女讲一上午课就讲得声音嘶哑了,他可舍不得再开一个启蒙班,累着他闺女。

  这话头倒勾起了村里人的一点想头。

  隔壁的大华婶的儿子李石头就问了,建刚你是个读书人呀,你还教孩子读书呢?

  不是,我老丈人是个秀才,所以我媳妇闺女都读书识字,我现在也跟她们学呢。

  这样啊。

  李石头也不太相信李建刚媳妇的学识,但还是留了个场面话。

  那等你们回村了,看看能不能让我娃子也听听课,看他有没有灵气。

  李建刚笑着应下来,他知道乡亲们都信不过他媳妇呢。

  他想着等他考了童生的,他们就知道他媳妇的本事了。

  这也是他为他媳妇和闺女想的长久营生,他媳妇就爱当老师,你让她天天待家里闲着,她待不住。

  他闺女倒是能待得住,可他闺女还没嫁人呢,就是嫁了人,她也得自己有本事,被人看重。

  等李建平拿了衣服和粮食过来,李建刚就告辞走了,他下午还得上课呢。

  赵桂生忙了一天回到家,灶房里头没有一丝油烟气,家里头还没生火做饭。

  堂屋里,他娘正坐在炕上做衣服,看颜色尺码是男人穿的,料子也是家里头难得的好料子,只是是读书人穿的长衫,并不是他穿的短褐。

  自己家里房子都是租的,娘却花钱买这么好的料子做衣服送人。

  赵桂生瞧着,并没有生气暴怒,他习惯了。

  赵桂生站在门口挡了亮光,桂生娘这才抬起头来,对他说到,“你下工啦,那赶紧做饭去吧,娘这里加加紧,明儿这衣服就能做得了。”

  赵桂生不想和她说衣服的话题,说是问句,又带着肯定的语气,“建刚叔家在镇上的住处是你说的?”

  桂生娘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说到,“我瞧着大贵叔挺着急的样子,正好听你奶说了,就告诉他了。”

  赵桂生心里浮起股深深的无力。

  “你真不知道李老爷子为啥这么着急?不知道为啥建刚叔交待了房子的事就急匆匆的去镇上了?”

  “娘,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儿子现在还做着建刚叔家的活计呢!”

  桂生娘抬头看了儿子一眼,又不自在的转开了头,“我也没想啥,就是,那毕竟是他爹,能有啥?”

  “这父子兄弟之间,就该多往来,关系才亲近。”

  理了理手里的衣裳,又问到,“你那头的工钱,能和里正说说,先预支出来不?”

  赵桂生只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寻思明天衣服做好了,再给你奶买点东西送去,他们二老住在镇上,柴米油盐样样都要钱呢。”

  “我和里正说好了,得的工钱正好付租子,支不出钱。”赵桂生冷冷的说,转身就准备去厨房做饭。

  桂生娘在后头喊到,“那你抽时间去山上打只兔子,总不好让娘空手上门。”

  隔着背后,看不见赵桂生的表情,只看到他停下脚步,肩膀塌下去,不一会就去厨房拿了工具,饭也不吃,大步出门上山了。

  桂生娘在后头皱了皱眉,叹了口气,去里屋里头翻了块糖出来,含在嘴里,接着仔细的缝衣裳。

  好不容易缝好了,桂生娘揉了揉眼睛,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天已经蒙蒙黑了,赵桂生还没有归家。

  桂生娘把衣服仔细的叠好放好,到院门口往外张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