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和爸妈的异世生活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镇上卖镯

和爸妈的异世生活录 百里天蓝 2128 2019.09.18 20:00

  李幼安一家子能赶上牛车也是费老劲了,你说说卯正是几点,这他们也不能问人,李幼安便一个个的往下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别的不知道,可子时是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往下排,卯时就是五点到七点,可这正就是啥?

  王惠英寻思,正肯定是个整点,应该就是个中间数,六点。

  三人便设了个五点的震动闹钟,到了村口,没看见车,倒是已经有两个妇人提着篮子等在那儿了,李建刚上前招呼到,“两位大姐早啊。”

  一个略丰腴些的妇人笑得一脸褶子,问到,“你就是大贵家的老二?”

  李建刚回是。

  这妇人便说道,“啥大姐呀,我家大华比你爹小不了几岁,听说你买了先头大柱家的房子,那咱们以后就是邻居啦,我就住在你们边上,你叫我大华婶就行。”说完又拉了旁边面色有些病弱的妇人介绍到,“这倒是该正经叫大姐的,她家就住在咱后,你叫她赵大姐,她家桂生可能干了,打猎的一把好手,你家以后要是想吃啥野味,可以去他们家买。”

  李建刚笑着应下了,这邻居大华婶看样子倒是个心善好相处的。

  没一会,里正家的二儿子李仲义赶着牛车过来了,车上已经坐了一个婆子,正是里正媳妇,她手里拿着这阵子家里绣好的荷包去镇上卖,顺便买点东西回来。

  大华婶和赵婶子上车一人给了两文车钱,夸到,“你们家媳妇闺女手真巧,这荷包绣得真好看。”

  李建刚三人身上没钱,正想着和李仲义说一说换了银钱再给,里正媳妇已经招呼他们上车了,“你们的事,你明叔都跟我说了,先上车吧,车钱不着急。”

  李仲义也点头,让三人赶紧上车,牛车不大,王惠英和李幼安坐进去就有些挤了,李建刚便和李仲义一起坐在外头,和李仲义一路闲聊,也顺便学着赶车记着路。知道了从村里到镇上做牛车得半个多时辰,那就是七点多的样子到。又问了村里牛车回程的时间是巳正,也就是十点。

  李幼安昨晚等爸妈睡了,还爬起来看了会小说,今儿又早起,便扛不住靠着老妈眯着了,只由王惠英应付着车里人对他们的好奇,还向里正媳妇赊了三个荷包,给算了五文钱,加上车钱六文,还有房子钱十两,都等回来了再给里正家送去。

  还没到镇上就卖出三个荷包,里正媳妇乐得也更愿意和王惠英闲聊了。

  等到了镇上,李幼安被叫醒下了车,三人打听了镇上两家的首饰店,便径直去了金记。

  到了金记银楼,小二虽奇怪三人的衣服及李建刚的头发,到底还是很热情的上前招呼,知道三人是来卖镯子的,也没有甩脸,只叫三人稍等,便去叫了掌柜的来。

  三人见此松了口气,边看着店里的银饰边等掌柜的来,等掌柜到了,李建刚便拿出了闺女的银手镯。

  掌柜的一见,虽说脸上没露出什么神色,但动作却很郑重,这个手镯做工比店里的都精细得多不说,样式也很是特别,整个镯子没有包圆封口,做成了一条鲤鱼的样子,合拢来,正好鱼头对着鱼尾巴,这是个既新鲜,寓意又好的新样子。

  掌柜的又掂了掂重,说道,“这镯子虽说只有二三两重,但这份做工难得,样子也别致,我便做主给你们五两银子买下。”

  五两?李建刚一家人大失所望,三人原还想着一个镯子就够房子钱呢。

  李幼安不知道这时候的重量是咋算的,反正不是按着现代的重量来的,可这银子她花了六百多买的呢,就换五两?便说道,“掌柜的,您再看看这银子的颜色,我们这镯子纯度高着呢。”

  掌柜的又仔细的瞧了瞧,又让小二叫了店里的大师傅过来看,大师傅对着掌柜的耳语一番后,掌柜的点点头,说道,“这纯度确实难得,不知道是哪家银楼的手艺?”

  呃……这个,李建刚看闺女卡壳了,便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就是以前主家赏的,现如今赎身归家,手头紧,便想着换了银钱家用,掌柜的,咱们这个是好东西呢!”

  掌柜的便没有多问,多给加了半吊钱,李建刚一家也不敢多讲价了,便应下,想着这点银子远远不够用,又看这家店给价实诚,王惠英便又拿了金耳环出来,“掌柜的,烦请您再看看,这个值多少钱?”

  金子?这可比银子值钱多了,虽说只是简单的两个厚斜纹耳圈,大师傅仔细的称了重,又看了色泽纯度,小声给掌柜报了价,掌柜的便说道,“一样纯度难得,给你五两如何?”

  还是不够,王惠英没法子了,直接取了最重的金镯子出来,这个金镯子样式不如银镯新颖,花样简单,只够重,掌柜的出价三十两。

  三人心里大松一口气,可算凑够买房和打井的钱了,再把金项链卖了应该就尽够了。婚戒这东西,不到万不得已,夫妻俩舍不得卖。

  金项链掌柜的出价十二两,李建刚一家自是应下不提,掌柜的又问他们是要交子还是现银。

  交子?啥玩意?跟现银相对,那应该是银票吧。

  李建刚憨笑,“掌柜的,咱农家人,还是喜欢现银,虽说重点,但拿着踏实。”又央掌柜的给了四个十两的银锭,其余的给碎银。闺女说了,银子比铜钱值钱,遇到世道不好的时候,一两银可不止一贯钱,比如鸦片战争的时候,一两白银都可以换到制钱一千六七百文了。

  王惠英装了二十两,李幼安装了十两,剩下的由李建刚收着。

  李幼安想着小说里那些个公主小姐的买个首饰动不动就是几百两,和老妈嘀咕被骗了。

  王惠英和闺女说,仔细寻思寻思,一两金十两银,一两银一贯钱,这还真没坑咱,又跟闺女说,可惜了她还有一个大镯子落家里了,就该都带身上。

  李幼安说,娘你就别心疼你那镯子了,心疼不过来,想想咱家的大house,那得好几百万吧。

  王惠英心疼得捂住心口,一抽一抽的痛呀,这几天没工夫想这事,现在这么一想,哎哟我的妈呀,心疼死啦!

  李建刚想着也不得劲了,难受的皱紧了眉,便宜那帮龟孙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