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莫名其妙就成了邪魔外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莫名其妙就成了邪魔外道 柒十二 2026 2019.03.16 09:35

  (“想一想这个时间段,你就知道有什么意思了。”)

  凌灼一点就通,大为震惊:“不可能吧!”

  (“找个人,照着我说的问,马上就能知道。”)

  凌灼三两步追上还没离开的「天玄堂」弟子。

  “还没找到你要找了那位谢师兄?”对方有些不耐烦,“你既然跟陈堂主把关系打得那么好,为什么不直接找他要人。”

  凌灼没在意他的嘲讽,径直问道:“最近有没有哪位谢师兄忽然失踪?”

  “失踪?怎会有人失踪,没人失踪。”对方斩钉截铁地回答。

  可能是不想再被凌灼纠缠,对方稍迟疑了会儿,补充道:“不过月前是有一位谢师兄因家中有事离山了,也许就是你要找的那位,关于这个你大可去问陈堂主,他们是向他申请的。”

  “他们?”

  “还有另一位赵师兄也走了,”对方看着他,忽然是态度一转,变得怒气冲冲,“如此一想,从你莫名其妙跑「天玄堂」‘监督’我们练功开始,我们就走了两位师兄,你是不是跟堂主说了什么?”

  他看凌灼没有理会他,便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抽手离开了。

  “这下谢师兄也凶多吉少。”

  (“要是这样还真就好了,这人很聪明,识时务,当时在藏书楼是第一个站出赞同你,而若是陈友先找到他,很容易便能将他拉拢,之后让他躲起来,届时再用来将你一军。”)

  凌灼若有所思地点这头。

  不需要他说话,柳禹岚就已经开口回道:(“你想的没错,晚上你得去一趟地牢——朋友自是越多越好,敌人的话就是越少越好咯。”)

  凌灼也不知道自己的腰牌到底有没有用,但到入夜之后还是一并给带着了。

  地牢的位置虽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会有「天机堂」辈分稍高的弟子整日把守着。

  “我是先用腰牌试一试?”

  (“别让其他人知道你来了地牢,打草惊蛇。”)

  柳禹岚说话间,看守地牢大门的两人就已经倒地昏了过去。

  “你怎么做到的?”

  (“当你三条以上经脉能轻易压制对方时,就轻而易举。”)

  凌灼不费吹灰之力就从两人身上摸出了钥匙,开门沿着楼梯走下。

  摸着潮湿的墙壁,看着忽明忽暗的地面,凌灼长舒口气,差一点就是自己待在这里面了。

  地牢不大,总共就只有三间牢房,且每一间都是空的。

  “看来我们都猜错了——”

  (“傻子,要真是空的,何必还叫人来把守,你看藏书楼有把守吗?”)

  “但这里一眼看尽,没有人啊。”

  (“过去每个门都推开看看。”)

  因为这牢房木栏缝隙不小,光从外面就能看清出是空空如也,凌灼认为推不推开门都一样,不过也还是照做了。

  前两个推开后,里面跟透过栅栏看到的无异,柳禹岚也没多说什么。

  但到第三个时,凌灼发现门是锁着的。

  (“别用蛮劲儿,拿钥匙。”)

  总共四把钥匙,凌灼很快就试到了打开此门的那一把。

  然推开门后,里面依旧没有变化。

  (“找一找暗门或暗道。”)

  凌灼走入其中,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弄得他是连连干咳不止。

  柳禹岚继续催促:(“继续找。”)

  索性没花多少功夫,凌灼就在地面草席下敲到了空砖。

  那一个足有两人肩宽的地道,往下虽然有一长段距离是黢黑无比,但尽头处却能瞧见隐隐亮光。

  凌灼轻手轻脚地走了下去。

  当推开尽头那扇半开的木门时,凌灼和对方第一时间都愣住了。

  “怎么会是你?”谢师兄最先反应过来,赶忙是从椅子上跳起,仍下书就准备伸手去抓床边的短剑。

  但床忽然就像是流沙一般,先一步将剑给吞进了‘肚子’里。

  “别乱动,不然下一个消失的就是你了。”凌灼劝道。

  对方咽了口唾沫,确实没敢再乱动,只不过眼睛时不时看向凌灼身后。

  柳禹岚让凌灼转述道:“让我猜猜,陈友是不是告诉你我杀了姓赵的那人?”

  凌灼说完,自己就先不满道:“什么东西!他竟然诬陷是我杀的人?”

  (“集中精神。”)

  “你现在是要来杀我了?”

  “我要杀你的话,刚才进门那一刻,你就早已经死了。”

  谢师兄对此不置与否。

  凌灼看了眼掉在地上的书:“不瞒你说,这几本书陈友本来是替我准备的,他想让我待在这里,避过「阎王殿」的风头。”

  谢师兄还是没有说话,柳禹岚就告诉凌灼,叫他亮出了腰牌。

  “这是他给我的,允许我在派内任意走动,你那天应该也看到我去「天玄堂」的练武场了——”

  果不其然,对方在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开了口:“他说你实际是「阎王殿」的奸细……”

  “对,我是「阎王殿」的人,不过若如他所说,我杀了赵师兄,那他既知我的身份,为何不揭穿我,还准我任意走动。”

  “我想不明白,请指教为何?”

  ……

  半柱香后,门口的两人苏醒过来。

  诧异地互相看着对方,不过谁也没法向谁解释清楚。

  两人几乎是同时紧张地从地上跳起。

  一人去检查身后的大门,一人摸着身上的钥匙。

  门锁着,钥匙也在。

  “你怎的也睡着了,见我睡着也不先把我给叫醒!”

  “你还先怪我了?明明是我先睡着的,你怎么不叫醒我?”

  两人互相责怪了几句,见并无异常,也就都不再提。

  凌灼已经回了柴火房,现正躺在床上思忖着。

  “你把陈友堂主要杀掌门的事都给他讲了,是不是说明此人是值得信任的?”

  (“这件事就像一颗定时炸弹——某种在特定的时间或条件下爆炸的火药——相信我,他不想知道这件事的程度,就像你不想去杀曲明靖一般。”)

  “虽然我仍旧不明所以,但我信你。”

  (“你也只能是信我。”)

  凌灼本来是真信心满满,但第二天一大早,自己还在床上睡着,外面就有弟子来找他,让他赶紧去「天机堂」,堂主要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