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火影之转生之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表明身份

火影之转生之瞳 东武阳公 2556 2020.06.14 16:00

  津见的武士身份和带领两个小孩的举动,成功的迷惑了团藏,团藏本身就是一个多疑的人,他很想认定津见一队人就是雾隐的忍者,但这牵扯到村子的利益,他必须提醒自己要理性的分析,结果越是分析越是糊涂。

  “岩隐村那边有消息了吗?有没有雾隐忍者前去结盟?”他向一名手下问道。

  “派出去的小队并没有送来信息。”

  团藏缓了口气,至少没有听到坏的消息,他盘算道:“如果不理会这几人,继续搜查,这样几率太小!那么继续追杀这几人呢?再次组队也并不会比上一次强多少,我亲自出手的话,半藏那个老东西肯定会借机生事。那么应该怎么办才能利益最大化?”

  想了许久终于有了计较,“对了,半藏!”

  他转头继续问道:“那几人现在有消息了吗?”

  “并没有,团藏大人,他们被那个名叫‘晓‘的组织成员带出去后,不就就失去了行踪。”

  “‘晓‘吗?不错的组织,你们会为木叶和平做出贡献的!”说话同时,团藏脸上浮现出阴险的笑容。

  在团藏考虑怎么对付津见的时候,津见也在和弥彦讨论着他们。

  “津见大哥,听鸠助说你们受到了忍者攻击?有没有什么线索?以前的仇人吗?”此刻正是弥彦带领津见一行赶往总部的路上。

  “嗯……仇人的话……应该可以排除的。遇到鸠助他们的时候,我管了一档子闲事儿,在阻止盗匪抢劫时,失手杀了他们几人。本来没觉得什么,流寇么,死了也就死了,但当天晚上这群人的尸首就被取走了。”津见边赶路边回答。

  “你也怀疑后面来的那伙儿人,是死去那几人的同伴吗?”

  “嗯,应该就是一伙儿!”津见当时没留活口,当然了,逃跑的那个不算。所以事后梳理前因后果时,有种躺枪的感觉。

  “但是对方好像是木叶的吧,他们是因为你杀了他们的人而对你动手的吧,还是说他们的目标本来就是你?”弥彦盯着津见侧脸,想看出点什么答案。

  “啊……哈哈……这个么……”津见有点尴尬,这是弥彦再一次问自己一行人身份了,不过这次试探的比较隐晦,事不过三,再回避的话可能会产生不必要的隔阂,对自己的计划不利。

  “其实吧,我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武士。”

  弥彦听到后有些惊讶,这种侍将等级的人物,竟然说自己不是武士?

  “不是吧!津见大哥?你这么厉害的刀法居然说自己不是武士?”

  “额……那个……怎么说呢,刀术一道上我没有什么正轨老师,只是学过一些不入流的技巧,还有一个厉害人物的‘指点‘。”说到这里,他想起了自己刀术的启蒙“老师”木叶白牙。

  “木叶的人最初的目标就是我,还是后来把目标转向我,我并不清楚,能确定的就是我并没有得罪过他们。”

  弥彦陷入了沉思,他来之前对邀请津见加入组织并没报太大希望,亲自前来的目的只不过是想结交这名自称“流浪武士”的厉害人物,毕竟“晓”实在是很不入流的松散民间组织。

  在赶往这边聚点的途中,他收到了鸠助的不少信息,里面表达出了鸠助对津见的敬仰,还有津见对组织的浓厚兴趣。初次见面两人很是投缘,所以他才改变想法,诚挚邀请。

  现在听到津见说并非武士出身,那就很是耐人寻味了,如果背景强大的人,怎么会加入一个民间组织?如果没有背景的话,一个侍将等级的人,是怎么达到这种高度的呢?

  “津见大哥,你……你是在雨之国执行什么任务吗?”他的意思是问津见是不是忍者,说话的同时还看了看身后的两个小孩儿,不过说完他就尴尬的笑了起来。

  “嗯……这个么……怎么说呢……我是忍者!”

  “噗通……”正在赶路的弥彦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起身一脸惊讶的看着津见。“你说什么?”

  千鹤看到这种场面,扯了扯津见衣角,准备给他遮掩一下,却被津见抬手打住。

  “弥彦,我是忍者,不过不是来自你的敌对国。我们的任务是协助半藏调停木叶与岩隐的边境冲突,战争不止是两国之间的事,他影响的是整个忍界的连锁反应,如果冲突愈演愈烈的话,忍界大战必定办法。”

  “调停的话,那这样很好啊,但你们4人是……”

  “见面时我就说过,国与国之间的纷争是各种利益的分配和交换,是没有尽头的恶性循环,他们之间没有信任可言。不管半藏再怎么努力,他都代表着雨隐村,想要改变这种局面就需要一个不属于任何国家的组织作为媒介进行串联,你们就是这么一缕曙光。”

  “啊……哈哈,津见大哥,你也认同了我们的和平理念吗?”弥彦有些欣喜的问道。

  “我并不这样认为,一个新生的萌芽,在成长的过程中需要正确引导,如果他被带入歧途,那将会是忍界的一大毒瘤。”

  听到这种回答,弥彦很是不满,“不会的,我们都是为和平而奋斗的人,怎么可能会成为那种组织。”

  “梦想并非理想,一群有梦想的人在一起只会做梦,只有有理想的人在一起才会实现目标。有着同样梦想的‘晓‘,如果没有了你,他们会走向何方呢?”

  “他们的目标不会变的,就算没有我,还会有新的首领带领大家的,那将会是更加伟大的存在。”

  津见心说“不就是长门吗,就是那家伙走歪的。”

  “其实身份这种事我可以隐瞒,并且掩饰的会很好。之所以告诉你我的身份,是不想在我们中间造成隔阂。虽然不知道木叶的目的是什么,之后总会再次报复,并且实力会更加强大,这就是现实。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挑战,为此我会全力以赴,单凭我的刀术并不足以应对。面对这种身份的我们,你会如何安排呢?”

  弥彦没有马上给出答案,而是低头沉思起来,许久后开口道:“我们的梦想是构建忍界和平,不止局限于雨隐村。我们将会扩大自己的实力,扩大自己的影响,招募忍界各个国家的忍者,你是加入我们的第一位外村成员!我依旧相信你的内心。”

  “是进入,不是加入。以后组织要对每个成员登录入册,要形成约束。”

  “哈哈,一样一样,我们继续赶路吧。”弥彦笑着说道。

  千鹤微微松了口气,她真被吓到了,本来任务进行的很顺利,她想不通津见为什么要说自己的身份,那样的话,前期的伪装不就多此一举了吗?为此还白白受了伤。

  她并不知道津见的想法,津见对晓有着很深的感情,虽然说现在的“晓”还没有完成蜕变。晓是最终之战的重要棋子,想要避免将来大战的话,提前控制或者引导“晓”,是最直接的方法。

  想要影响到“晓”以后得路,完全融入是必要的过程,而融入他们,在最初的接触中坦白身份和目的是必须做的,不然后面的路会很难走。

  弥彦对津见很是认同,他们都是战争难民,所以极力缓解战争对平民带来的损失,但这种行为只能在雨之国境内行动,以他们的年纪和实力,很难招募实力强劲的忍者,就算有那么一个,很可能形成后来居上的局面,那样的话“晓”还能是“晓”吗?津见不仅有实力,还有善心,和这样的人接触,至少存在基本的信任和坦诚。

举报

作者感言

东武阳公

东武阳公

这两天夜班加班工作,没时间码字,抱歉了。

2020-06-14 16: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