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天使之纹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话 观看比赛~调查(全)

天使之纹章 parry 7464 2003.10.09 23:27

    巴比伦塔里面的第75天上午。

  “哈~无聊死了,你确定我们要跟这两个队之一对战?”在观众席上看第一轮最后一场比赛的艾拉十分不雅观的打着哈欠。

  “应该没错吧,这场比赛的确是[名侦探组]对[怪盗队]啊。”艾丝琳看了看对战表,又看了看大屏幕上显示的字幕。

  “怪盗队出场人员:DARK、贞德、基德、辛巴达、D伯爵,名侦探组出场人员:工藤新一、金田一一、明日真映儿、鸣海步、洛基。哎~真是很奇怪的名字呢~”专门负责解说的樱叶拿着出场人员名单发着莫名其妙的感慨。

  (“等一下,我记得D伯爵好象不是怪盗吧?”雷回头问后面的西尔维娅。

  “对啊,没错,只是导演本来预约的‘猫眼’她们临时有事,所以就让他先上去演了。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是当指导员的说。”西尔维娅耸了耸肩膀。

  “……这未免也太扯了吧?”雷无语中。)

  “奇怪归奇怪,我最可气的就是,为什么我们就遇不到这种菜队?你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呢,竟然在比赛场开始比赛推理!这也太说不过去了!”一同过来观看比赛的[幻影旅团]的成员---南娜十分气愤的吼着。

  “那也没办法,谁叫她们比我们早进来这里的。”拉格西丝无所谓的说。

  “你闭嘴!当时如果我们直接在那里投降出去的话,那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没准还能比她们早呢!”南娜在拉格西丝面前晃动着出现一个青筋的拳头。

  “话不能这么说哦,如果不是我们在里面等着,那么小叶她老和哥的那个风雪组就不一定能不能晋级呢。这只能说明我的决断是十分明智的事情,哦呵呵呵呵~”拉格西丝对南娜发出‘女王’式的三段笑。

  青筋~“唔……”南娜被那种笑声刺激的浑身发抖。

  “好了,好了,坐下来看比赛吧。”虽然附近基本没什么观众,但影响到别人也不好,于是红冰急忙上来制止她们两个。

  “算了,我先回去了,这种比赛实在是连观看的价值都没有。”南娜一转身走了。

  “啊……南娜姐姐,等我一下。”诗寇蒂左看看右看看,看到红冰对她努了努嘴后,才想起来自己应该跟过去当‘导游’。

  “难道她们两个不能不吵架吗?”艾丝琳坐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的好,吵架是增进感情的桥梁,所以说,她们现在是‘恩爱’的表现。”樱叶在旁边给艾丝琳上哲理课。

  “那是哪门子俗话?我怎么没听过……”艾丝琳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拉格西丝站到了樱叶的身后,吓的她急忙后退了一大段距离。

  “啊?”正在为自己见解感到满意的樱叶突然感到天突然黑了下来。

  “奇怪?起乌云了吗?”樱叶仰起头看了一下,正好看到拉格西丝那带着青筋的面孔,正阴森恐怖的对着她笑。

  “你说谁和那个白痴恩爱!”拉格西丝用足力气在樱叶的脑袋上来了一下。

  “啊啦啊啦~”结果樱叶立刻被打的只能看到漫天金星乱飞,倒在那里眼睛变成蚊香圈不断的旋转。

  “看来被小叶说中她心中的‘痛’了。”艾拉和红冰两个人走到一边小声的议论着。

  “嗯,没错,在这个时候最好别惹她,否则她和我们拼命就麻烦了。”红冰点头附和。

  “那边的两个!你们在议论什么呢?”拉格西丝的声音把她们两个吓了一跳。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讨论该怎么应付下场战斗而已。”艾拉和红冰急忙干笑着的解释。

  “先不说这个了,你们的那个指导员大姐呢?怎么没看到?”艾拉急忙转换话题。

  “她?被雷叫去打扫房屋了,呿~真不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拉格西丝走回刚才的位置坐了下来,再怎么说她也是队长,不能就这么走掉,因为观察每一场比赛是她的职责(自己下的定义,结果把自己给套了进去)。

  “好在我们的指导员还算称职,对吧?辛格尔德先生。”红冰拍了拍辛格尔德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少来。”辛格尔德没好气的把红冰放在自己肩膀的手给打了下去。

  “哦呀,生气了?不会吧~”红冰在辛格尔德的四周绕了几圈。

  “………”辛格尔德把头一歪,不去看她了。

  “没劲~”看到自己的‘诱惑’没什么效果,红冰也坐回去继续看比赛了。

  “对了,对了,再过一个星期你们就开始第二轮比赛的第一场了吧,对手是哪个,厉害吗?”樱叶拿着对战表跑到帕蒂那里问她。

  帕蒂用手指了一下对战表上的那个队伍,然后摇了摇头。

  “是帝国华击团吗,你不知道厉害不厉害?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樱叶从帕蒂那里得到‘回答’后,点了点头。

  ‘也只有你能和她这么沟通。’其他人对樱叶那种超越人类语言的沟通能力感到不可思议。

  “加油吧,比赛的时候我会为你去打气的。”樱叶微笑着对帕蒂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帕蒂还是一如既往的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樱叶看着帕蒂的眼睛里突然多了一些红心。

  ‘不祥的预感……’帕蒂的头上多了一个不明显的汗滴。

  “你今天看起来也好可爱哦~”樱叶一下子把帕蒂抱进了怀里,亲昵的‘爱抚’着。

  ‘我就知道……’反正已经习惯了,帕蒂也没什么特殊的表情。

  “另外就是你,你来这里的话,你姐姐难道不会生气吗?”红冰看了一会比赛,把头转向后面。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姐姐也不能一直管着我,难道你就不想我这个老师吗?”坐在红冰她们后面的是那个‘久违’了的歆瞳,此刻她正微笑着看着前面。

  “是,是很想你。而且你干嘛笑的这么……难道这场比赛很有意思吗?”红冰一脸的受不了。

  “当然很有意思了,我是指你们。”歆瞳用手指了指红冰。

  “………”想到刚才她们几个的表现,红冰实在说不出什么来。

  “几年不见了,你们还是老样子呢,是该说你们长保赤子之心呢?还是说你们还没长大?”歆瞳伸手摸了摸红冰额头前面的刘海。

  “嗯…就当我们没长大好了。”红冰看了看下面的樱叶,然后笑道。

  “哎~还是你们好啊,这两年差点被姐姐给‘蹂躏’死,唔……”歆瞳真的很想回到回家之前的那段时光。

  汗~“有必要说的那么惨吗?不就是训练吗,我们这几年也没有间断的进行训练了啊。”‘虽说大家都不怎么想(有个长的像天使,内心却比恶魔还歹毒的……雷强逼她们练的)。’红冰在心里补了一句。

  “虽然没那么惨,但也够我受的了,如果我有帕蒂那种潜力的话,应该就不用这么累了。”前一阵子歆瞳在观众席上看到帕蒂的力量后,惊讶的合不上嘴。

  “虽然我姐姐不是战士系的职业,灵力也不突出,但她的智慧和办事能力却和我有天壤之别,和她比起来,我简直和傻瓜差不多。”说实话,歆瞳真的很羡慕自己的姐姐。

  “喂…喂…”看到歆瞳越说越有些不着边际,红冰头上多了几个大汗滴。

  “啊,好象说了些有的没的,你不要放在心上了。”发觉到自己有些奇怪,歆瞳一扫刚才有些阴郁的气氛,换上一副笑脸。

  “既然你好不容易来看我们了,就不要说什么比赛,练习之类的事情了,说些有趣的事吧,你先说。”艾丝琳也凑了过来。

  “有趣的事……有了,我就说一下……”结果,她们这几个人也根本就没有看比赛,在那里嘻嘻哈哈的聊起天来。

  此刻,在上面的一个入口处。

  “歆瞳好象很开心的样子,是不是你管的太严了?”在红冰她们看不到的角度,那名叫龙啸海的少女对歆瞳的姐姐---凤凰寺风小声说道。

  “现在来说是严了一些,但绝对是必要的,她的潜力比我要高很多,只是她没有发现罢了,等到她走出我这个在她前面的阴影,相信凤凰寺家将会达到一个新的顶点。”风很自信的笑了。

  “你啊…没什么不好的,就是这一点不好。”龙啸海抱着双臂说。

  “哪一点?”风笑眯眯的问她。

  “……算了,当我没说。”看了看她,海把头转到比赛场上。

  “说起来…这次叫你们过来而不是找家里的其他人来参加这个比赛,主要目的就是锻炼她,因为你们两个是最可靠的人,我认为。”虽然风平时那种冷静不为任何事情所动的神情让人很难靠近,但她此刻的表情,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给人一种微风轻抚脸颊的感觉。

  “那个李小狼你是从哪里找来的?以他那个年龄就这么强来说,应该很少有了。”因为一直相处的很好,所以海也一直没问这件事。

  “他?是在外面的时候,他问我说可不可以加入我们组,而且当时我们正好少了一个人,我就让他加进来了。”风很自然的说。

  “哦,这应该不是你平时的所为吧?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很意外的看她一眼。

  “因为他来参加这个比赛的原因我很感兴趣,所以才让他加入的,因为他说如果获胜,他的愿望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齐一个少女的记忆碎片,具体的回去我再告诉你好了。”风若有所思的说道。

  “也对,在这里好象不应该说其他的事情呢,对吧?赤尸先生?”海转过身体面向后面黑洞洞的走廊。

  “我只是路过而已,并没有权力干预别人的事情。”一个身穿大衣,头戴绅士帽的人由远至近的出现在黑暗中。

  “不过真是稀奇呢,作为和我们对战的队伍,竟然来这里观看第一轮比赛,而且还是你过来,难道‘联盟’那边已经打算对这里的人出手了?”此刻的风,又恢复成了那种冷静的样子,转过身面向那个人推了一下眼镜。

  “哦呀,哦呀,联盟那边的我可不管,我过来纯粹是个人意志,不过我可不知道其他人到底打算怎么样。”他用本来一直插在大衣口袋里的右手微微往下压了一下帽檐,嘴角挂起了诡异的微笑,不过最令人注意的是他双手都带着灰色的手套,这样除了他的脸,全身都被罩住了。

  “那是最好了,你应该知道这里的规则吧?”风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他的身上。

  “放心好了,只要在这个城里,我不会对别人下手的。”走到入口那里,他看了看下面的观众。

  “哼,我们回去吧。”风轻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和海一起消失在走廊的黑暗中。

  “嗯…作为对手很合适呢,可惜她不是队员…不过没关系,机会总是有的,嘿嘿嘿嘿。”等到风她们走了后,那个叫赤尸的男人自言自语的笑了。

  Now Loading……

  “呀。”快步走出去的南娜在走廊的一个拐角处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结果南娜一个没站稳坐到了地上。

  “你没事吧?”那个和她对撞的人好象一点事都没有,伸出手要拉南娜起来。

  “……我记得你好象是小叶的哥哥吧?”南娜没有扶着他的手,自己站了起来,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看清楚了对方的脸后改了说法。

  “嗯…你是南娜小姐吧?又见面了。”裕司收回手后并没有尴尬的表情,反而微笑着对南娜说。

  “是啊,又见面了,你老妹在那边,去找她吧。”南娜说完转身就走(看到他又想起了和拉格西丝的对话)。

  “等一下。”南娜还没走出两步,就被裕司给叫住了。

  “有什么事?”南娜不耐烦的说道。

  “如果你要出去的话,出口在那边,你走的那边是死路。”裕司指了指和南娜走的相反的方向。

  “………”南娜沉默中。

  Now Loading……

  “………”在咖啡店内,诗寇蒂吃着特大号的圣代(之后追上来的),眼睛不住的在南娜和裕司的身上移动。

  ‘难道说这个人对南娜姐姐……危机!绝对不能让他得逞。不过…他是樱叶姐姐的哥哥,我又不能下‘毒手’,哎~只能怪南娜姐姐太有魅力了。’诗寇蒂心里很复杂,复杂到她已经只能用吃来代替‘别的’行动。

  “我之前有去看你们的比赛,不过你好象没有出场,难道是因为‘她’的缘故吗?”裕司说的她很明显是指帕蒂。

  “不全是,也有别的原因。”南娜偷偷用手指了一下旁边的诗寇蒂。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喝了一小口咖啡后,裕司看了看窗户外面。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去找樱叶她们吗?嗯…这么问好象有点奇怪呢。”转过头对坐在对面的南娜笑着说道。

  “既然你想说的话,我就洗耳恭听了。”除了雷之外,南娜第一次和别的‘男人’单独出来喝咖啡,多少有些不自在(虽然身边有诗寇蒂,但她太小了,不算数。另外,如果没人和她一起出来,百分之百会迷路)。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现在不想和她作太多的接触而已,因为有不少队伍知道对‘三大除魔世家’这个字眼比较在意,而且我们的简介上也标明了……”说到这里,裕司放下了杯子。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有些事情不必全说出来也能让人明白。

  “唔…应该不要紧吧?”南娜突然想到刚刚她们还和歆瞳这个‘危险者’在一起。

  “什么?”很奇怪南娜突然说的这句话。

  “没什么,刚刚想到了一些事情。”南娜急忙摇了摇头。

  “嗯…看来我太小看这次的比赛了,否则…不过也好,你们就听雷老师的吧,反正一切有他做主。”裕司说的时候正好看到窗户外面有一道不明显的闪光。

  “好了,我就先走了,你们就继续在这里休息吧。”裕司和南娜打了声招呼后,就拿起桌子上的卡(就是帐单)向收银台走去。

  ‘还好走了,不过刚刚那是什么闪光?’诗寇蒂看到裕司走了后才彻底放心下来,不过她也看到了刚刚的那道光。

  “你还要点什么吗?”南娜看到诗寇蒂那个圣代快吃完了,低头问她。

  “不要了。”诗寇蒂虽然很想再吃一个,但为了自己的体重打算,还是忍一下的好。

  “哦,那等一会我们就回去旅店吧。”看到诗寇蒂摇头后,南娜拿出手帕擦了一下诗寇蒂的嘴边(比红冰还负责的‘保姆’)。

  咖啡店外面……

  “都查清楚了吗?”裕司一边走一边说话。

  “嗯,基本上所有队伍的来历都查了一遍,人也都核对了,不过有几个队的人实在是没办法靠近而且蒙着面,所以不清楚是什么人。”真琴的声音从空气中传了出来(忍者也不是白当的)。

  “哦?连你都无法靠近?看来你们以后的战斗会很艰难呢。”裕司向人少的地方走了过去。

  “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我不应该叫刚得到忍者资格的他们过来的。”虽然看不到真琴,但她现在一定很内疚。

  “没关系,你不要自责了,再说我们的目的也不是胜负。更何况,他们几个以后会很有发展的。”裕司没后悔把鸣门他们几个叫过来,毕竟在以后的时期,鸣门他们也是雪乃家的一部分助力。

  “现在回去吧,好好了解一下各个队伍的情况。”依旧对着空气说完后,裕司几个闪身消失在小巷里。

  此刻,在另一边……

  “呼~看来他们是派了可以隐藏自己能力的人来呢,否则早就知道是哪个队伍了。”雷翘着二郎腿躺在那个白天一直被他当床来用的沙发上。

  “就算知道是哪个队伍又能如何?我们又不能把他们撵出去。”西尔维娅坐在靠雷头旁边的一个小沙发上,漫不经心的吃着水果。

  “但是如果让他们得到第一的话,那岂不是必须和他们接触了?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人到底想干什么,为了做好最坏的准备,也早在以前就准备好了那个‘补完计划’来应付……”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外界的强制性力量给打断了……被西尔维娅拿那个吃了一半的水果塞住了嘴。

  “我一直就不怎么赞成你那个什么补完计划,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她们也已经转生了,你也没必要总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的。”西尔维娅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叹了口气。

  “………”雷一口把那个水果吃进嘴里,闭上眼睛什么都没说。

  “况且我不认为他们会有什么特别的企图,要不然早就主动来找我们了。现在他们会参加这个比赛,也说明事情没到你想的那个样子。毕竟我们也是他们的一份子,这个星球也是。”西尔维娅继续说着。

  “不管怎么说,我希望这次比赛结束后,事情就会告一段落,可能的话,我希望大气层外面的结界会打开,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宇宙了……”不管在地面上看到的星空多么美,西尔维娅还是怀念当初在宇宙飞船上看太空的情景。

  “嗯……如果他们真的取得第一的话,那就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不管了。”雷好象有些无精打采的翻了个身,把脸面向沙发背那边。

  “这件事情暂且不说,你为什么自从进来这里后一直不变回来啊?这样别人看起来好象我有恋童癖似的。”西尔维娅的话刚说完,雷就从沙发上滚到了地面上。

  “有没有搞错?能来这里的人都知道我是什么人的,而且如果我变成原来的样子走在外面会有很多麻烦的。”雷费力的又爬回了沙发上。

  “我知道,我只不过是想让你打起精神罢了。”西尔维娅微笑着看着雷。

  “那还真是谢谢了。”用这种话来让人打起精神,雷也只有投降的份。

  “好了,我去午睡了,吃饭的时候过来叫我。”西尔维娅拿起那盘水果站起来向后面的楼梯走去。

  “吃完就睡,睡完就吃,跟……”雷下面的话还没说完,他的脸就被一个椰子给击中了。

  “这种事情不用你来操心!”西尔维娅气呼呼的走了上去。

  To be continued……

  ※※※

  动漫短消息:

  名称:AX

  发行:日本SONY Magazines Inc。

  创刊:1998年4月1日

  发行日:月刊(每月1日发行)

  售价:880日元

  简介:已经休刊的动画咨询杂志。每期附送一张DVD,因而售价较高。整体风格十分大众化,通俗的内容给人一种多姿多彩的感觉,但同时也刊有著名监督、声优等业界人士的访谈,显示出一定程度的专业性。除此之外,设定资料的发布也是该刊的栏目之一,还有小说和漫画作品的连载。

  该刊在发行期间,曾有授权的台湾中文版《T-AX》出版。其关于日本动画咨询的内容全盘照搬原刊,但为了能与台湾本土的动漫业有所结合,每期都有固定篇幅的交流栏目和对台湾漫画人士及动漫相关活动的介绍。目前《T-AX》业已告停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