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天使之纹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夏天的雪

天使之纹章 parry 3039 2003.06.16 23:16

    

  现在,唯一照顾我的爷爷也已经去世了。

  今后的我该何去何从?是否应该回去找妈妈?

  …………去也没有用,她只会认为我是累赘……

  既然如此,您当初就不应该让我降生在这个世上……

  ※※※

  ‘他们又吵架了……’我靠在门边,听着他们似乎永无休止的吵架。

  ‘这种情况,我应该做些什么呢?’我摇了摇头,走回了二楼的房间。

  ‘雪…又下雪了啊……’我看到窗户外面飘起了片片雪花。

  为什么?为什么人心灵就不能向雪那样洁白呢?为什么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吵架?我不明白……

  我走到窗户边上,可以从窗户的倒影中,看到我自己眼睛,仿佛…渴望着什么。

  看着窗户外面玩耍的小孩,我却只能待在屋子里,我也是应该在外面无忧无虑玩耍的年龄啊。

  或许,我现在正在幻想爸爸妈妈正陪同我一起堆雪人,盖雪屋。但,我明白,那是不可能的,那是一个永远奢望不到的梦想。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我却依然站在那里没有动,看着被白雪覆盖的世界,仿佛把一切不安都遮盖了起来。

  飘落的雪啊,请你将世界上的草地都覆盖起来吧…

  温柔的雪啊,请你给哀伤的心情一些放松的空间吧…

  随风而动的雪啊,请你让感到不安而沉睡的人们都做一个安心的好梦吧…

  洁白的雪啊,请你分一些安心的角落给我不安的心吧…

  ※※※

  终于…他们离婚了,而我,却成了他们都不需要的‘包袱’。

  在他们为了的归属问题争执的时候,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把我抱了起来。

  是爷爷,他只是看着爸爸妈妈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抱着我离开了那里,离开了充满我‘回忆’的家……

  新的家里面,只有我和爷爷两个人,从来没见过面奶奶已经去世了。看着奶奶和善笑容的照片,我的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不知为什么,爷爷从来不提奶奶的事情。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也许,那是一段不愿回首的过去。

  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爷爷也郁郁而终。我哭了,这是我从记事起第一次哭,可是,它却是因为爷爷的去世而从我的眼睛中流出。

  以前从来没有事情让我如此伤心,就算是他们正在吵架…因为,从他们的声音里我听不到任何感情,总是千篇一律的对话,总是千篇一律的指责…

  在爷爷‘出’的那一天,妈妈也来了,但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到爷爷那里做了祭拜,然后就匆忙的离开了。

  爸爸一直什么都没说,突然,他问我。“你就继续在这里生活吧,因为你还小,所以我会派人照顾你的,但你不要来找我。”

  我看着他那闪烁不定的目光,我答应了,不为什么,只是因为我不想离开我的 ‘家’,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家。

  爷爷把他的遗产都划给了我,爸爸也没有说什么,似乎因为现在的工作,对这点小钱不放在眼里。

  的确,所谓的遗产并不丰厚,充其量只是一个老房子,一些‘小钱’罢了,但是,这些钱却足够我二十年的生活费了。

  我并没有拒绝爸爸派过来照顾我的人,毕竟我还是个小孩子,虽然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学会如何照顾自己。

  今天又下雪了,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可能我的心比雪还要冷。

  看着爷爷奶奶并列在一起的照片,我默默的拜了一下。

  冷冷清清的房间,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了爷爷往常的笑脸,没有了爷爷为我讲述故事。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我也习惯了这种生活。依旧是一个下雪天,我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坐在附近公园里的一个秋千上,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雪。

  “小朋友,怎么了?为什么不和家长在一起?”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我身旁传来。

  “没什么。”我并没有转头去看她。

  “不想回家吗?”她也随即坐在我身边的秋千上问我。

  “家里面…已经没有关怀我的人了…”听到我用普通的语调说出这句话后,她似乎愣了一下。

  “这样啊?和我小时侯相似呢。”她似乎也想起了些什么,听到这句话后,我才转头看了她一眼。

  她的声音出奇的温柔,让我感到一丝安心。

  她也不在乎我究竟有没有在听,就在那里诉说起了自己的事情……

  的确,她所讲述的故事和我很相似,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动,经过了这一段时间后,身上已经积起了厚厚的雪花。

  她看到后,站起来轻轻的替我拍掉了身上的雪。

  “回家吧,天已经快黑了。”她蹲在我的面前,轻轻的对我说。

  当她站起来走出一段距离后,却发现我依然坐在那里没有动时又转身回来了。

  “不想回去吗?”听到她的话,我只是摇了摇头。

  “那…我送你回去吧。”她对我笑了笑,看到这个笑容,我发觉有什么东西流进了我的心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她拉着我的手,我并没有拒绝,只是默默的走着。

  “这里吗?”她看到我在一个房屋面前停了下来。

  “好了,进去吧。”她拍了拍我的背,示意让我回去。

  “谢谢你。”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她似乎并没有真正明白我的意思,只是笑着看我进了屋子。

  关上门后,我背靠着门没有动。

  从她那里,我似乎感觉到了一些温暖,她是爷爷之外第一个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人。

  经过一星期的考虑,我决定了,我要去南方大陆的桑古学院。因为那里有可以让我自己照顾自己的地方。

  或许,我应该等到明年直接上那里的小学。可是,我却想早日离开这里,虽然在那里无法回到这个家,无法看到天空飘落的雪,但那里有我新的目标。

  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爸爸的时候,他几乎立刻就同意了,我听到后,转身就离开了。

  由于明天就要走了,我恋恋不舍的看着窗外茫茫的白雪。洁白的雪啊,就让我当一名祭司吧,不是为了治疗别人,而是为了治疗自己……

  ※※※

  来到学院后,我或许变了,看不惯那些欺负别人的人。她们就象是秋后的蝗虫(这个比喻好象不恰当),总会在‘关键’时刻出现,然后用自己的理由欺负别人。

  每当看到这个场面,我也用自己的理由欺负了她们。或许,这样只是发泄一下我心中的那些不安。

  那天,我依旧是最后一个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看着对面发出银色的满月,我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窗户边。

  ※※※

  爷爷啊,我现在遇到了第一个所谓的‘朋友’,我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或许,我只是个很脆弱的人,脆弱到无法接受别人。

  或许,我在害怕,害怕以后我付出的感情被无情的抛弃。

  我该怎么办?来到这里是否是个错误?

  可能…我需要时间,时间会证明一切。

  可能会让我找到真正的自己,找到‘朋友’。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滴落。可是,我却不想寻找那个的痕迹。

  月亮啊,请把我的心情传达给远方的爷爷吧。

  银色的月光洒在大地上,仿佛又让我想起了家乡的雪,同样的颜色,不同的温度。

  这里的雪,让我的心感到一丝放松。

  夏天的雪啊,让我这个感到不安的人做一个安心的好梦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