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天使之纹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话 方舟

天使之纹章 parry 7130 2004.12.05 01:51

    离家出走日 第19天。

  “……只要对方身体中任何部位落到擂台外面或者投降,你们就算胜利。每次比赛可以上场两个人,有一个人在擂台下面。更换选手的时候只要在不离开地面的情况下碰触擂台上自己的同伴,就可以替换对方上场。”因为涅吉他们三个是初次参加比赛,所以负责接待的小姐对他们进行规则解说。

  “等级一样的队伍之间比赛的话,胜利一方可以获得点数10,输了会失去5点。挑战比自己等级高的队伍,每高一级…胜利会多得10点,同样,输了也要多扣5点,有一点要说明的是,不可以挑战比自己等级高两级以上的队伍。除非对方挑战,否则不可以对比自己等级低的队伍挑战,如果等级低方挑战输掉的话,等级高的一方会获得对方所被扣除的点数。”接待员给每个人发了一个类似手表一样的东西。

  “在这个记录器上面可以察看到所有参加比赛并获得5次以上胜利的队伍名称和等级,以及对战日程和时间的安排、自己持有的点数……最后要说明的一点就是,每一点都可以在一楼的工作台换取一万元,如果点数输没了变成负数,则必须交纳等量的金钱来购买点数才可以继续比赛。”解说完毕后,接待员微笑着指了指他们的‘手表’。“当此记录器受损的时候,要赔偿五万元,请小心使用。”

  “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交的五万元押金变成了这个手表?”明日菜怎么看怎么不觉得这个手表值五万。

  “现在我们是0点,如果输了就必须交纳五万元……”涅吉刚说一句,就听到手表上响了几声,然后手表的显示器上出现了他们今天的对战时间和对手。

  [时间:上午10:10分。地点:地下一楼三号擂台。对手:NO 13210。] “哦?也是今天参赛的队伍啊,看来我们只能和新手对战了。”涅吉他们队伍的号码是13213,因为号码离的不远,所以他才一眼就看了出来。

  “现在几点?”注意到上面显示的时间后,明日菜转头寻找时钟。

  “啊!已经10点了,我们必须赶快过去……”找到时钟后,看到了上面显示的时间。涅吉急忙拉着依文洁琳就冲楼梯跑了过去,明日菜也紧跟在后面。如果第一场就因为迟到而失败的话,他们可没多余的钱来购买点数了,因为之前的押金都是明日菜帮忙垫付的。

  在挤过层层的人群,绕过一圈圈的护栏,和工作人员一一进行核对登记之后,三个人终于来到了擂台下面……

  看着台上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对手---三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巨汉,涅吉下意识的躲到了依文洁琳的身后。依文洁琳二话没说,抓住涅吉的衣服领子,把他给扔到了前面。

  “………”和他们两个相处时间不长的明日菜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他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

  “时间已到,现在请替补选手走下擂台。”在指针指向10点10分的时候,裁判对两队的人员做了一下手势。

  依文洁琳二话没说,直接走下了擂台,根本不征求另外两个人的意见。

  “规定时间15分钟,如果到时间没有分出胜负,则由我来宣布胜利者。比赛开始!”看到依文洁琳和另外那队也有一个人走下去后,裁判宣布比赛开始。

  “蛾符•天蛾之虫道!”涅吉闪到后面立刻把三道咒符扔向前方,随着咒符发出来的一阵强光,咒符爆裂成无数的飞蛾向对面的两个大汉冲去。

  虽然涅吉的这一招是很有效果,光看对面那两个大汉不断攻击密集的飞蛾就知道…但是好像用的地方不对,因为明日菜也站在前面……

  “啊!我讨厌这种东西!!”明日菜立刻陷入暴走状态,抡起那把巨大的战刀开始向四周不断放出灵气刃,仅仅十几秒钟,擂台上就布满了一道道的裂痕,飞在天上的飞蛾也消失了一大半……

  不光是这样,就连涅吉都差点被打下擂台,更不用提那两个倒霉的大汉了,根本都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就已经趴在擂台下了。(裁判见机的快,早在涅吉放出飞蛾的时候就逃到擂台下面的结界后了)

  “呼…呼…”明日菜的暴走一直持续到天空中半只飞蛾都不剩…才停了下来。

  “……13213获胜!”看到危机已经解除,裁判才跳上了擂台。

  “那个…你还好吧?”涅吉小心翼翼的走到明日菜的前面,不敢十分接近明日菜。

  明日菜抬起头,满脸的疑惑:“……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啪~涅吉倒在了地面上。

  “我们胜利了?”明日菜依旧是满头的问号。

  “……没错。”涅吉叹着气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Now Loading……

  由于明日菜的‘出色发挥’,涅吉他们的队伍直接由F级上升到了C级,虽然摆脱了逐步升级的麻烦,但比赛的赛程却被拖长了。本来一天可以进行三场比赛的F级,现在只能一天进行一场比赛,而且如果指定对手,则需要两天才可以。

  “怎么办?一天的比赛才能赚十到三十万,要还清欠款一个月时间是不够的,而且虽然等级高了奖金也增加,但比赛的间隔也变得长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赢了之后用点数进行赌博…但是压自己的队伍赔率永远是1:1,我们得到的钱还是不足……”在旅店里,涅吉对着在床上躺的依文洁琳发表长篇大论。

  “你还记得吗?”依文洁琳打断了涅吉的絮叨。

  “啊?记得什么?”

  “那个纳比斯汀方舟…原本是一个要塞……”依文洁琳的嘴角露出一丝邪邪的微笑,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看起来好像吸血鬼看到美妙的血液一样……

  听到她的话后,一个大汗滴从涅吉的头顶慢慢滑落下来。“……难道你要我去修改主机数据?”和依文洁琳相处这么多年,涅吉对她的了解可以说比谁都彻底……除了‘某人’之外。

  “要修改数据也不是修改我们的比赛数据,我们参赛的场数这么少,肯定会被发现的。”依文洁琳并没有对涅吉的话给于肯定的回答,但她的话里明显包含了那个意思。

  “想要修改的是我们的赌博数据?只要调整赔率,我们的获得的点数就会提高…是没错…但是现在我们找不到合适的人来赌博……”涅吉不太确定依文洁琳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现在就有一个合适的人选,是不是?”依文洁琳把头转向房门那边。

  “你们在说什么?”刚刚推门走进房间里的丝蒂拉正好听到依文洁琳问自己‘是不是’,但她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出来没问题吗?剧团那边。”涅吉很奇怪的问,因为昨天她还那么紧张的走了,今天居然又拿着皮箱来到了旅店。

  “没问题,就算我不在,剧团也有人能代替我演出,正好让那些新人来锻炼一下,我就给自己放假了。”从她说的看来,又是没有征得团长同意就擅自跑出来得。涅吉真怀疑,就她这种工作态度,为什么到现在还没被开除。

  “有个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希望你能答应。”涅吉看到依文洁琳对自己点了点头后,对丝蒂拉说道。

  Now Loading……

  十天后,依文洁琳顺利的‘还’上了欠酒吧的钱,而且还多了几十万用来继续旅行用。而十夜则早就还上钱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依文洁琳也懒得猜她到底想干什么。至于丝蒂拉…继续放假中……

  “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希望我们没在这里留下太多的线索。”在这个城市停留这么长时间,涅吉也没指望‘他们’什么都没发现。

  “他们早就知道我们的行踪了,就算一开始的确没发现,但在到这里职业天使考试的时候就有人发现我们了,之所以没有人来带我们回去,八成和我老爸有关。”虽然不想承认,但依文洁琳只能这样认为。

  “你们快点啊,一会飞空艇就要开了。”丝蒂拉站在门口不耐烦的喊道。

  “知道了。”涅吉回应了一声,然后和依文洁琳一起走向门口。“有办法摆脱吗?”边走边问。

  “不知道,不过……”依文洁琳说到一半就没再说下去,因为丝蒂拉看到两个人跟散步似的走着,上来抓住依文洁琳的手就把她拉走了。

  为了避免依文洁琳和涅吉这两个旅行白痴,丝蒂拉包办了包括买票到上飞空艇的全部过程。直到把他们两个人按到座位上坐好,丝蒂拉才松了口气。

  “你为什么跟我们一起去?”明明才认识不久,明明她还有自己的工作,涅吉不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两个人一起旅行。

  “因为我从小就在团里长大的,但除了演出所到的城市外,对外面的事情认识的并不太多,一直想找机会出去游历一下,正好碰到你们了。”有依文洁琳这种超级保镖,丝蒂拉才不会轻易放手。

  “哦…很不错啊。”好像看穿了丝蒂拉的心思,依文洁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和丝蒂拉比较熟悉了以后,依文洁琳和丝蒂拉的话也多了起来,但语言问题还是一大障碍,因为丝蒂拉的说话速度总是非常快,结果导致依文洁琳这个听力不过关的人根本听不出来她在说什么。

  “旅行当然不错了…哈…哈…”丝蒂拉干笑了两声,然后当作什么都没听到,。

  “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飞空艇起飞后不久,涅吉问身边的丝蒂拉。因为依文洁琳只和丝蒂拉说了要去哪里,再加上买票的丝蒂拉,所以涅吉到现在也不知道要上哪里。

  “飞空艇的终点站是贝尔施洛特城,但我们要在中途的小站下飞空艇,具体在哪里下,她也没告诉我。”丝蒂拉耸了耸肩膀。

  “………”等涅吉转头看向依文洁琳那边的时候,依文洁琳已经睡觉了,而且如果依文洁琳不想说,那就别想从她嘴里问出什么来。

  “喂,我悄悄问一下,你们是不是离家出走的?”和上次在飞空艇上一样,丝蒂拉又神神秘秘的问涅吉。

  “我们……”涅吉说了两个字,然后回头看了看依文洁琳,发现她真的睡着后,才回过头继续说。“虽然不是离家出走,但也差不多,最主要就是想出来看看世界。”说是离家出走多没面子,涅吉才不会傻到直接说出来。

  “哦?那你们以前住什么地方?好像对社会上的东西一点都不知道似的…而且说的语言我没没听过…”趁热打铁,丝蒂拉可不想放过这个好机会,此刻她正在心里偷偷的笑着。

  “这个…是一个很偏远的小城镇…以前一直都是看书来了解外面世界的…其他的也没什么了。”虽然看出来丝蒂拉打算刨根问底,但涅吉本身也没说实话。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着,至于涅吉到底说了多少实话,丝蒂拉也不知道,不过她也没打算就这样能套出更多的问题,反正旅行时间还很长,到时候会知道的。

  和十夜不一样,丝蒂拉的兴趣就是东家长西家短,不象十夜她要判断涅吉和依文洁琳是否是自己的任务目标,所以她问的东西有很多都是无关紧要的琐碎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她为什么会这么厉害?”终于到了关键时刻,丝蒂拉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特殊能力。”涅吉考虑了一下,然后才回答。

  Now Loading……

  “这里是什么地方?”在一个小站停留的时候,依文洁琳让涅吉和丝蒂拉一起下了飞船,看来这里就是依文洁琳要下船的地方。

  “这里是阿尔卡弗雷斯塔大陆的安卡拉市…我们来这里干什么?这里好像除了热带雨林没别的东西了……难道我们要在这里探险不成?”丝蒂拉拿着旅游指南,结果根本没在上面的旅游城市中找到安卡拉的名字。

  走在前面的依文洁琳转过身:“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东方红魔乡。”

  “东方红魔乡?听着怎么这么耳熟?”涅吉歪歪脑袋想了一会,不知道是脑筋冻结了还是被彻底遗忘了,总之是没想起来。

  “你的咒符…不就是那里的特产吗?”依文洁琳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过来了。

  “啊,我想起来了,书里第一页上面有写……”涅吉经过提醒终于恍然大悟。“好像那里的人形符是所有咒符术村子当中最多的,看来有机会能获得新的人形了。”

  “具体怎么走,就交给丝蒂拉了。”既然丝蒂拉非要跟着他们走,依文洁琳也不客气,按照之前她在地图上看的距离,她和涅吉两个人走路去也就走两天左右。(之前也是走10天走到东京的)

  “人形符是什么东西?人偶吗?”因为在日本都把木偶叫人形,所以丝蒂拉才如此问。

  “差不多,但是人形符所叫出来的人偶是有自己思想的…应该说是AI。而且作为咒符使来说,人形符是战斗中必不可少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只要叫他们出来,就会持续消耗灵力,如果他们进行特殊攻击的话,灵力的消耗全部来自咒符使。所以一般只有高等级的咒符使才能长时间让人形来帮忙战斗。”三个人一边向电车站走,涅吉一边解释人形符是什么。

  “不同的人形符有不同的作用,我现在只能使用[苍符•博爱的仏兰西人形]这一种人形符,人偶的名字叫做[真红],是个性格十分不可爱的家伙。”一想起来每次都要受到真红的指示,涅吉就气不打一处来,而且依文洁琳还站在真红那边,搞的不知道究竟谁才是被召唤的。

  “人偶的能力不同吗?如果能力相同的话,你应该也不会找新的人偶了。”

  “据说是每个人偶的能力都不一样,真红的能力是使用玫瑰花瓣进行切割和操纵其他的物体,在环境复杂的地方战斗很方便,但在擂台那种地方却很难发挥,这也是我这么多天一直没叫她出来的缘故。”涅吉刚打算继续说,但一抬头就发现前面是电车站了。

  电车站离飞空艇广场并不是太远,因为有很多人都会在下了飞空艇之后直接乘坐电车。再加上本地人也要乘坐电车,如此一来就导致了在这个车站乘车的人员非常多,好在依文洁琳和涅吉他们两个在紫禁城乘坐了好几次电车,不至于被拥挤的人群给冲走。

  在这么挤的情况下,人和人挨在一起是很普通的事情,但对于依文洁琳这种不爱和别人接触的人来说,简直和地狱差不多。眼看着被挤来挤去的依文洁琳就要处于暴走状态,而且电车内的温度有上升的趋势…涅吉立刻把依文洁琳拉到靠边的位置,然后自己来当依文洁琳的人墙。

  ‘……这个姿势怎么看起来好像*?’虽然丝蒂拉没有说出来,但就算说出来,他们两个也不会明白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过去了好几站,但电车里的人却没有减少的趋势…就在涅吉马上要口吐白沫倒下的时候,终于到站了,把依文洁琳护送下电车后,涅吉趴到了站台里的座椅上。

  “你还好吧?”一个声音问趴在那里的涅吉,不过不是丝蒂拉和依文洁琳中的一个人问的,而是……一个比真红稍微矮一些的人偶问的。

  汗~‘就算这里的‘人形’比较多,但也不至于满街走吧?’涅吉的头上立刻落下了一个巨大的汗滴。

  “哇~这就是‘人形’吗?好可爱~”眼前的人偶对于80%的少女来说,是最缺乏抵抗力的。

  金色的头发一卷一卷的垂在四周,头上顶着一个粉红色带白色花边的巨大蝴蝶结。碧绿色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可爱的娃娃脸。身上穿着一身粉红色和白色搭配的连身娃娃装,胸口由一条红色锻带扎成的蝴蝶结系在中间。脚上是一双红色的小皮鞋,白色的长筒袜上装饰着交叉的红色锻带,使她看起来十分可爱。

  不过……毕竟她只是一个人偶,如果是真人的话,相信会迷倒一排罗莉控。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丝蒂拉眼睛放射着无数小红心蹲在那里问眼前这个可爱的小鬼。

  “我叫雛莓,刚好走到这里。”虽然丝蒂拉是蹲着的,但这个叫雛莓的还是要抬头才能看到丝蒂拉的脸。

  就在这个时候,涅吉的身上散发出一阵微弱的红光,随后在涅吉的后背上出现了一个人偶。

  “啊,是真红~”雛莓看到那个人偶之后立刻高兴的叫了出来。

  “哎呀,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小鬼。”从趴在长椅上的涅吉的后背上跳到地上后,真红走到了雛莓的身边。

  “哇,哇~这个就是真红吗?”本来就已经不住放电的丝蒂拉,现在已经快要无法控制自己的口水了……

  “无礼之人!她是谁?”真红轻巧的躲开丝蒂拉扑上来的拥抱,抬头问依文洁琳。

  “导游。”依文洁琳直接把丝蒂拉规划分类了。

  “哦?……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会在这里?”真红看了一眼那边因为失误撞到柱子上而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丝蒂拉没再说什么。最后两句是一边打量周围一边问雛莓的。

  “这里是叫‘东方红魔乡’的,在这里的结界内,我们可以不用结缔契约就可以自由行动。”雛莓一边解释,一边用手脚笔画着,和真红不同,她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似的。

  “我说的…她怎么自己就出来了。”听到她的解释,涅吉嘀咕了一句,不过他依然没有打算从长椅上爬起来的打算。

  “真红,真红,听我说,翠星石和苍星石也都在这里哦,我带你去找她们~我们有好长好长时间没在一起了的说。”雛莓也不管其他人,抓着真红的手臂就把她带走了。

  “不追上去可以吗?”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丝蒂拉揉着自己头上被撞的一个大包,问还趴在长椅上的涅吉,因为雛莓和真红已经消失在车站口了。

  “应该没关系吧…既然她们都认识,真红自己能找回来不会有事的,我们先去找个旅店吧……”腰酸背痛的涅吉每动一下都能听到自己脆弱的骨头进行抗议的声音。

  “……和书上描写的一样。”依文洁琳环视了周围的环境,除了这个电车站是比较先进的建筑物外,周围全部都是森林,根本看不到城市里的高楼大厦。而车站外面的建筑物也都和‘欧洲中世纪’的石造楼房一样,根本没有金属制造的房子。

  “走吧。”作为对涅吉的奖励,依文洁琳把飞星叫出来负责驮着涅吉,然后三个人走出了站台。

  To be continu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