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天使之纹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话 对手

天使之纹章 parry 7257 2004.11.04 23:22

    离家出走日 第12天半夜。

  “虽然刚刚说过有机会再见的,但好像快了点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涅吉的身后传了过来。

  “哟~”听到声音后,涅吉下意识的回过了头。正好看到那个叫丝蒂拉的少女坐在过道的另一边向他们打招呼。

  “………”涅吉的头上落下了一个汗滴,他实在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究竟该说什么。

  “你们要去哪里?看你们的样子好像对这里不熟悉的吧?”丝蒂拉一点也不在意涅吉的反映,自顾自的问。

  “要去一个叫秋叶原的地方。”涅吉在依文洁琳旁边的座位坐下来后回答道。

  “去秋叶原?你坐这个飞空艇?”听到涅吉的话后,丝蒂拉一脸的不可思议。

  “很遗憾的告诉你,你坐错飞空艇了。”在愣了一下后,丝蒂拉才叹了一口气。

  “啊?那不好了……”听到她的话,涅吉急忙站了起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

  “本飞空艇即将起飞,请各位乘客暂时不要在艇内走动,谢谢合作。”乘务员小姐的声音从上方的喇叭中传了出来,随后飞空艇震动了几下。

  “………”看着窗外逐渐变小的人和建筑物,涅吉的头上落下几个汗滴。

  Now Loading……

  “哈哈哈哈,你买票的时候就买错了,我说你怎么过的检票口。”看着涅吉递过来的票后,丝蒂拉笑的弯下了腰。

  “奇怪,我明明是说买去秋叶原的票……”涅吉回想了一下,没想到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我看看…”丝蒂拉拿过涅吉的指南书。“原来如此,你要乘坐的是国内的航线,但你去的是国际航线那里买的票…虽然航班号是一样的,但目的地却差很远的。不过一般人就算不知道去哪里买票,从票价和航班的终点总会知道的,为什么你一直没有发现?”

  “我对外面…呃,这里的语言和文字不是太熟悉,所以没留意。话说回来,这个飞空艇的终点是哪里?”涅吉看了看票,发现上面的几个字不认识。

  “这个飞空艇的终点是被称为‘文化与竞技之都’的紫禁城。”回答涅吉话的不是丝蒂拉,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后面的…之前和依文洁琳战斗的那个橘黄色头发的少年。

  “放心好了,我已经辞去了工作,不用紧张,不过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这个飞空艇上,真是碰巧。”他很大方的对涅吉打了招呼,然后把头转到丝蒂拉那边。

  “金黄色的齐肩短发,紫黑的眼睛,身穿深蓝色与淡蓝色的吊带连衣裙……你就是那个在店里把顾客一脚踢翻,然后拿着顾客给的钱跑的人吧?”他盯着丝蒂拉上下打量了半天,看的丝蒂拉有些发毛。

  “你…你想干什么?”不知道他究竟什么目的的丝蒂拉有些显得畏畏缩缩的。

  “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黑崎一护,日本人,请多多指教。”这个名叫黑崎一护的少年对涅吉微笑了一下。

  “至于你嘛,我劝你以后还是别去东京了,虽说你是在那条街惹的事,但对方可是有东京黑道第一的新鲜组罩着,一旦你出现在东京街头,八成没半个小时就会被抓走。”

  “有没有搞错?之前明明是他们说好只跳舞就可以了,结果那个老头还要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当然生气了,所以才踢了他那里…呃…踢了他一下。结果现在连东京都去不了?还有没有天理啊?”丝蒂拉气鼓鼓的说道。

  “和黑社会说理?你没发烧吧?”一护煞有介事的摸了摸丝蒂拉的额头。

  “少趁机占我便宜,回你自己的座位去。”丝蒂拉咬牙把一护的‘爪子’给打了下去。

  “那还真是不巧,我的座位就是你里面的那个,从刚刚一直在外面的护栏旁边观看风景来着。”一护指了指丝蒂拉身边的那个座位。

  “…呿…”丝蒂拉轻啐了一声,把脸扭到另一边不看他了。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你们……”一直没说话的涅吉终于找到插嘴的机会了。“那个什么紫禁城…是什么样的城市?”

  “紫禁城就是位于一条名为黄河的河流的入海口的海上面,好别嘴…是一个从上往下观看是呈八角形的海上城堡。其实说是城堡,除了四周是用非常高大的围墙围起来的外,里面也和普通的城市差不多,不过城堡的中心存在一个名叫‘纳比斯汀方舟’的地方,名字很奇怪吧,其实这个方舟里面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地下竞技场,具体的等你们到紫禁城就知道了。”丝蒂拉索性坐到了依文洁琳旁边的空座位上,看来一护给她的印象非常不好。

  “哦……”涅吉听的有些莫名其妙。

  “总之,一切等到了那里你自己亲眼确认吧,已经后半夜了,我要睡了……”丝蒂拉打了个哈欠,然后戴上眼罩把座位向后放低,进入了梦乡。

  ‘但愿之前依文洁琳在街道上战斗的时候没被发现,虽然现在的样子变成了大人,但还是小心点的好……’涅吉看了看另一边的一护,发现也已经睡着了,于是他回想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魔法阵…天使…我记得外面世界有一种职业叫做天使的…不过不清楚详细的情况,明天问问丝蒂拉小姐吧,她应该对这种问题很熟的。’涅吉看了看旁边睡的比谁都安稳的依文洁琳,然后也闭上眼睛休息了。

  Now Loading……

  “………”

  “………”

  在第二天早上,涅吉和依文洁琳面对面的看着……涅吉的头上很明显的出现了一些黑道道。

  “飞空艇上?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依文洁琳的第一句话不是为了昨天的事,而是问涅吉睡在两边的那两个人。

  “这个…说来一切都是凑巧啦,反正那个人已经辞去了那里的工作,你没必要和他继续打了。”涅吉指了指刚睁开眼睛的一护。

  “哟,你醒了大小姐。”一护对依文洁琳打了个招呼。

  “哦?我们现在要去的是秋叶原吗?”依文洁琳根本都不看一护一眼,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

  “那个…说来也是凑巧啦,我不小心坐错了飞空艇……”涅吉干笑了几下,不过怎么看怎么好像是嘴角抽筋。

  “是吗?我们现在要去哪里?”依文洁琳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问道。

  “是一个叫做紫禁城的地方…你能不能不这么问问题?”对于依文洁琳这种用冰冷的语气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问,涅吉感到浑身发冷。

  “……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到达?”依文洁琳微笑了一下,刚才冰冷冷的气氛立刻消失不见了。

  “不知道。”涅吉很干脆的回答。

  “我买的那根杖呢?”

  “杖…?”涅吉努力的回想一下昨天晚上的情况……

  “呃…好像叫我给忘到地上了……”想起来当时把依文洁琳弄睡着的时候,那根手杖跟着倒在了地上,他也没有理会,结果走的时候就……

  依文洁琳听到后,盯着涅吉‘看’了半天,一直看到涅吉浑身发毛之后才把脸转了过去。

  “算了,我再睡一会。”依文洁琳又躺到靠背上。

  另外一边…从刚刚一直被晒在旁边的一护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你们是什么关系?”虽然听不懂依文洁琳和涅吉的谈话,但从他们的表情和动作来猜,也大概知道个七八分。

  “我们是……”涅吉这边刚要回答,躺在那里的依文洁琳就说了一句。“他是我未婚夫。”

  听到依文洁琳的话后,虽然涅吉没有说什么,但头上却多了一个大汗滴外带一排灰色的波浪线。

  “原来如此,我说你们看起来不想是兄妹或者姐弟……再问个问题,你们从哪里来的?我好像没听过你们说的语言。”一护一副‘这样啊’的表情。他看到依文洁琳的普通话说的比涅吉好很多,于是问了一下。

  不过依文洁琳似乎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半天一句话也没说。一护看向涅吉,涅吉也只是耸了耸肩膀。

  ‘看来办完这次的事情后还是回老家看看吧,外面的人越来越冷淡了~’在心里感慨‘世态炎凉’的一护,索性坐到窗户边看风景去了。

  Now Loading……

  “有新的任务下来了。”东京某处的一个房间里,一名坐在电脑前面的少女微笑的说道。

  “这么快?昨天晚上刚完成任务的,麻烦死了。”在房间的床上,一个暗红色头发的少女抱着被,在床上翻了个身。因为还没睡醒,所以声音有些沙哑。

  “和以往的任务不同,这次是个特别任务。”坐在电脑前面的少女转过了椅子,面向了她。

  她有着很少见的灰色头发和绿色眼瞳,端正的五官再配合她那个大大的细边眼镜,给人的感觉十分文静。

  “神乐~我饿了~”趴在床上的少女把脸从枕头里拿了出来。

  她的年龄大约在16、7岁的样子,暗红色的头发乱趴趴的搭在肩膀上,黑色的眼睛和纤细的五官,给人一种‘无害’少女的样子。此刻虽说把头抬了起来,不过显然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是,是,现在给你做早饭。”这个叫神乐的少女无可奈何的站起来走向厨房。

  “还是神乐对我最好了,不仅帮我做饭,还帮我收拾屋子。”少女笑眯眯的看着围上围裙在厨房做早餐的神乐说道。

  “我只是你的搭档而已,好像不是你的仆人吧?”神乐微笑着对她说。

  “这么好的搭档,世上难找呢。对了,新的任务是什么?”少女又把脸挪进了枕头。

  “是找人,找两个离家出走的小孩。”神乐一边说,手里一边熟练的翻着煎锅。“任务很明确,只要找到那两个小孩就行。”

  “找人?”她的头上浮现了一个问号。“我们可不是私家侦探哎,干嘛让我们去找人?”

  “不清楚,反正是任务,接不接看你了。”很快的,神乐把她的早餐端了上来,是一份炒饭+荷包蛋+牛奶。

  “我还有点事情要办,下午再过来,你先吃吧。对了,你昨天晚上的战斗好像很激烈吧?吃完之后你到‘博士’那里检查一下比较好。”神乐摘下围裙,拿起自己的背包走向大门。

  “对了,十夜,刚刚收拾屋子的时候,顺手把你的那些脏衣服给扔进洗衣机了,下午的时候别忘了拿出来晾。”说完这句话后,神乐关上门走了。

  “唔…真不想起来……”闻着炒饭的香气,床上这个叫十夜的少女满脸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连身上的睡衣都没换,她端起盘子,一边吃一边走到电脑前面,看屏幕上显示的任务内容。

  ‘嗯…满可爱的嘛…他们的年龄…男孩11岁,女孩12岁,嗯?好特别的女孩呢,应该很好认的。寻找的地点是……根据情报,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中国’的紫禁城或者,奇怪呢,情报这么准确的话,干什么非要我们去找?’十夜嘴里不停的吃着,等她看完的时候,也差不多吃完了。

  ‘任务的目的竟然不是把他们带回来,而是找到他们的行踪然后偷偷跟踪…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既然是选择性任务,还是不接的好。’十夜刚想在电脑上按取消按钮,突然想到了什么。

  ‘中国…?我记得神乐的家就是在中国的…嗯,去中国看看也好。’决定后,她在确定按钮上按了下去。

  ‘既然他们是昨天晚上去的,那我们今天晚上出发就可以了,在那之前……’十夜拿起桌子上的牛奶,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到那家伙那里去检查一下吧,如果不去的话,神乐又要唠叨了。’看了看时间,应该够买飞空艇票的。

  Now Loading……

  “什么?你不去?”十夜的声音让她对面的神乐不得不捂上耳朵。“我可是因为你才接下这种一大堆问题的任务的,你竟然不去。”

  “没办法啊,刚刚总部那里发来了通知,我作为分部的一个代表必须去参加一个会议的。”等到十夜激动过后,神乐才无可奈何的说道。

  “呿,平时没事的时候不开会,竟然现在才开会。”既然神乐去不了,十夜也只能对着地上的靠垫撒气。

  “不好意思了,作为补偿,帮你做一个星期的晚餐好了,等你回来之后的。”看着十夜好像小孩子一样的表现,神乐干笑了几下。

  “一言为定哦。”听到好康的事情,十夜的心情自然就好了。

  “那么我先去飞空艇广场了,房间里拜托你了。”抓起早就准备好的拎包后,十夜飞快的穿上鞋跑了。

  “房间?”一进门就被堵住的神乐这才走进屋子里。

  “………”看着地面上东一件西一件的衣服,厨房里胡乱摆放的餐具和中午惨遭十夜‘荼毒’的锅台…神乐的心里立刻升起了一阵无力感。

  “啊,任务信息更新了……”在她刚准备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电脑的屏幕上闪了一下。

  ‘已确定两人身上带有特殊道具,其中可能会有改变容貌的物品,请注意。’屏幕上的任务信息栏里,追加了一条信息。

  “哎呀哎呀,看来十夜一时半会还回不来呢,不知道她带通讯器了没有,算了,她总会和我联系的,到时候再告诉她吧。”摇了摇头后,神乐继续自己的清理房间大业。

  Now Loading……

  第二天清晨。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紫禁城,但十夜是第一次接到这种找人的任务,和以前那些目标地点和内容明确的任务不同,想要在这种超大型都市找两个人,比抢银行还麻烦。

  出了飞空艇广场来到大街上后,十夜看着街面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感到十分头疼。看来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人,还要通过特殊渠道才可以。

  ‘我记得中国支部的位置应该在着附近才对……啊,看到了。’走过几条街后,十夜在一个普通的小酒馆前面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她一进入里面,一名男服务生立刻走了过来。

  “一杯热咖啡,四个砂糖。”来到吧台前面,十夜在一个高脚椅上坐了下来。

  “好的。”酒保看了看十夜,然后走了过来。

  “咖啡需要加热,请稍等。”过了一会,酒保把一杯热咖啡端到十夜面前,杯子边放了三条砂糖。

  “我不希望被打扰,可以麻烦端到里面吗?”十夜看了看周围,因为是早晨,所以酒吧里一共就三名顾客,而且离的还很远。

  “没问题,喂,你帮这位小姐把咖啡端到里面。”酒保把刚刚的那名服务生叫了过来。

  服务生走过来小心的端着十夜的咖啡,把她带到了吧台后面的一个单间里面。这个单间里看起来很普通,一张长沙发,一个茶几和一台卡拉OK机,在角落里还有一台电脑。服务生把咖啡放到茶几上后,走过去把电脑打开了。

  “麻烦一下,请确认VIP卡。”

  “卡号:20041107。”十夜坐到沙发上后,撕开砂糖袋,把砂糖倒进了咖啡里。

  服务生在电脑中输入了十夜说出的卡号后,电脑的显示器上弹出了十夜的VIP卡和她的照片。

  “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吗?”确认之后,服务生关闭了查询界面。

  “能不能把前天下午到昨天早上的东京到紫禁城的飞空艇上的人员名单调出来,要带照片的。”十夜悠哉悠哉的喝上了咖啡。

  “请稍等。”服务生从壁柜里拿出了另外一套小型电脑,和屋子里面的电脑连接后,他在上面输入了一堆东西。

  没一会,十夜就在放到她面前的电脑上看到了飞空艇上的乘员名单。

  “航班一共是四次,乘坐人员一共384名,如果还有什么服务,请按铃。”服务生对十夜点了点头后,推门走了出去。

  两个小时后……

  ‘可恶…我早该想到他们不可能以资料上的样子出现的…还好给神乐打了个电话,不过现在又没有头绪了。先去方舟那里看看,说不定他们会在那里。’出了酒馆后,十夜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

  “………”刚决定目的地后,十夜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离十夜不远的前面,一对男女正从她前面走过去,男的长的很清秀,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吸引十夜注意的还是那个女孩,一头金黄色的长发,虽然眼睛被一条黑色的布遮着,但从露出来的面部来看,她是相当漂亮的。

  ‘虽然男的的黑色头发和红色的眼睛还有他身边那位的金色头发都是十分常见的。但资料上面的两个人也是同样的模样…巧合吗?跟过去看看。’正是因为那个女的眼睛被挡上了,十夜才由普通的怀疑等级提升到了高等级。

  在十夜前面的正是下了飞空艇和丝蒂拉他们分开的依文洁琳和涅吉,此刻他们正按照丝蒂拉所指的方向,向纳比斯汀方舟的方向走去。

  虽然在下飞空艇的时候,依文洁琳就提议直接乘坐飞空艇离开紫禁城。但涅吉很想见识一下纳比斯汀方舟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依文洁琳被涅吉软磨硬泡的拉了过来。

  “丝蒂拉小姐说她所在的‘上海幻乐团’好像在晚上有演出,我们去看看吧。”

  “……反正也留下来了,去看看也好,不过…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怎么总提她的事情?”依文洁琳用很平常的语气对涅吉说道。

  “别开玩笑好不?”涅吉摸了摸额头,感到一阵头疼。

  “本来就是开玩笑的,你那么认真干嘛?”依文洁琳耸了耸肩膀。

  “………”

  “啊,到了……”依文洁琳停下了脚步。

  他们两个走到了这条街的尽头,放眼望去,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其面积并不比东京国际飞空艇广场小,而且在广场的另一边是一座非常奇特的巨大建筑物。

  通体黑色的建筑物在平时是非常少见的,但在广场的另一边却耸立着十座高低不等的方柱型建筑,高的足有500层楼高,低的也有200层楼那么高。

  建筑物的上面凹凸浮现着很多不规律的直线纵横交错,从远处看来,好似神所雕刻的花纹,给黑色的建筑物上增添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在建筑物的周围空中,有很多小型的飞空艇飞行着,就好像所有的飞空艇都是被建筑物所吸引来的一般。在地面广场的周围,专门有一处停放飞空艇的地方,里面停留着的小型飞空艇和在天空飞的飞空艇,都属于私人的。由此可见纳比斯汀方舟里面不仅仅是竞技的地方,更是有钱人参与的赌博场所。

  To be continu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